|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05章 一刀门的高手
  (¤¤全文阅读)

  “师兄……”那个不知道什么名字,澳门赌博网站:但身份一点也不低的青衣少女缓缓说道:“来此之前,师父早就告诫过我们,说云母是一个脾气古怪的人,不能得罪她。既然她没把我们当做客人,我们又何必跟她多说,将来意告诉她,然后让她把话传给……给那个人就是了。”

  闻言,拓跋灭武双眉微微一扬,说道:“师妹,你这么说,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青衣少女正色道:“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身份,虽说这里是晶族之外,大武王朝的探子不可能到这边来,但我们现身的时间不能太长,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拓跋灭武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青衣少女此时已经望向城头上的墨语冰,说道:“云母,请你转告那个人,就说明年二月初八之前,请他务必回一趟臧天福地。”

  墨语冰道:“就这么多?”

  “对,就这么多,告辞。”话罢,青衣少女就要离去。

  “等等。”墨语冰喊道。

  “你还有什么事么?”青衣少女道。

  “本座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青衣少女微微一怔,说道:“你真想知道?”

  墨语冰道:“当然。”

  青衣少女想了想,也不怕告诉墨语冰自己是谁,说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实话告诉你,我叫拓跋青裳。”

  墨语冰道:“拓跋青裳,你既然叫拓跋灭武师兄,那你们就是同门了,你们师父是谁?与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拓跋青裳张口欲言,拓跋灭武陡然冷笑道:“云母,你够了,我们也是有底线的。你真想知道这些事的话,就去把那个人叫来,只要那个人来了,我们全都告诉你。”

  听到拓跋灭武语气如此强横,墨语冰双眉皱了起来,淡淡说道:“如果本座一定要知道呢。”

  拓跋灭武狂笑一声,说道:“云母,听你的口气,难道是想用强不成?”

  “有何不可?”

  墨语冰说完,正要下令早已做好准备的晶族高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动手,而这个安排,也是她与方笑武早已商量好的。

  但是,没等墨语冰来得及下令,忽听远传来了一声怪笑。

  瞬息之间,水晶城外鬼魅似的多了一个人,飘在半空中,双手背在身后,却是一个身材高瘦,身穿金衣的中年男子。

  “金衣卫!”拓跋青裳面色一变。

  然而与她相反的是,拓跋灭武不但没有半点忌惮之意,反而长啸一声,闪电一般窜起,犹如车轮一般转动,朝着那个金衣中年人扑了过去,打算与对方较量较量。

  “找死!”

  那金衣中年人眼见拓跋灭武扑来,一双浓黑的眉毛高高扬起,右手竖立如刀,直切出去。

  刹那间,一股刀气凭空产生,将拓跋灭武锁定。

  本来以拓跋灭武的修为,根本就不是那个金衣中年人的对手,因为那金衣中年人的修为已经高达合一后期,既不是一般的金衣卫,也不是金衣卫中的寻常头目,而是大有来历之辈。

  可是,那股刀气才刚锁定拓跋灭武,拓跋灭武周身突然发出了一道青铜色的光芒,却是具备了青铜之身。

  不但如此,拓跋灭武的腰间还猛然闪过了一道青蒙蒙的光彩,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

  下一瞬,那股刀气就被破掉,而拓跋灭武的手掌,也结结实实打在了金衣中年人的身上。

  “找死的人是你!”

  拓跋灭武将之前所受的气全都发泄在金衣中年人身上,不敢说使出了全身的本事,至少也使用了八成的力量,自信凭着完美青铜之力,以及自身功法的独特,还有腰间法宝的加持,就算杀不了金衣中年人,至少也能重伤金衣中年人。

  “师兄,小心!”拓跋青裳大叫一声,本来想动手,但已经晚了一步。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那金衣中年人身上突然涌出一种怪异的刀气,竟是可以防御肉身,挡住了拓跋灭武的掌力,而与此同时,金衣中年人伸手一抓,要将拓跋灭武擒下。

  拓跋灭武的反应也很快,一感觉到不对,就急忙向后倒飞出去,人虽然没事,但嘶的一声,却被抓破了一幅衣裳,惊出一身冷汗。

  “咦,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修为明明并不高,居然有这等本事避开老夫这一招。”金衣中年人虽然差点擒下拓跋灭武,但也吃惊拓跋灭武的实力,沉声说道。

  说话间,金衣中年人缓缓降落,四方气流一阵诡异波动,突然出现十三个金衣修士,全都是金衣卫中的顶尖高手。

  此时,拓跋灭武已经和拓跋青裳站到了一起,至于那三个手下,全都站在了他们的身后,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你又是什么人?挨了我的一掌居然一点事都没有。”拓跋灭武知道自己遇到了强敌,反问道。

  金衣中年人淡淡一笑,说道:“老夫卫闵煌。”

  “卫闵煌?”拓跋灭武皱了皱眉,说道:“金衣卫里面好像没有你这号人物。”

  卫闵煌嘴巴张开,像是要大笑,但只发出了“哈”的一声,十分怪异,说道:“金衣卫有多少高手,别说是你,就算是你拓跋一族的族长,也不可能全都知道。”

  “我知道了。”拓跋青裳突然说道。

  “小丫头,你知道什么?”卫闵煌问。

  “你是一刀门的高手。”

  “你,你怎么知道老夫出身一刀门?”

  “我看出来的。你刚才使用的那一招,应该就是一刀门独有的护身刀气,名叫‘刀魄’。能够将‘刀魄’练成的高手,整个一刀门不会多出五人,你在一刀门的地位绝对不低。”

  卫闵煌没想到拓跋青裳眼力之高,竟然识破了自己刚才使用的绝招,先是愣了愣,旋即怪笑一声,说道:“丫头,看来你也不是等闲之辈,说,你师父是谁?”

  “我要是说出师尊的大名,只怕会把你吓个半死。”拓跋青裳道。

  “哼!”卫闵煌沉声道:“小丫头,你以为你们的行踪没人知道吗?老夫实话告诉你,早在两天前,老夫就已经知道你们的行踪,只是没有打草惊蛇而已。现在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无处可逃,还是乖乖地说实话,免得受皮肉之苦。”

  (晕死,这一章应该是605,写错了。)来的。你刚才使用的那一招,应该就是一刀门独有的护身刀气,名叫‘刀魄’。能够将‘刀魄’练成的高手,整个一刀门不会多出五人,你在一刀门的地位绝对不低。”

  卫闵煌没想到拓跋青裳眼力之高,竟然识破了自己刚才使用的绝招,先是愣了愣,旋即怪笑一声,说道:“丫头,看来你也不是等闲之辈,说,你师父是谁?”

  “我要是说出师尊的大名,只怕会把你吓个半死。”拓跋青裳道。

  “哼!”卫闵煌沉声道:“小丫头,你以为你们的行踪没人知道吗?老夫实话告诉你,早在两天前,老夫就已经知道你们的行踪,只是没有打草惊蛇而已。现在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无处可逃,还是乖乖地说实话,免得受皮肉之苦。”

  (晕死,这一章应该是605,写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