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604章 拓跋一族
  (¤¤全文阅读)

  方笑武尚未看到那对男女之前,还以为来人是一个看上去要比那三个绝世强者年纪更大的修士。

  可没想到的是,来人并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且都是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不禁微微一怔。

  当然,由于他脸上戴着面具,所以他的表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咦,这对男女是什么人,竟然让那三个绝世强者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方笑武心头想着。

  事实上,那对男女不但年纪轻轻,而且还长得一点也不普通。

  女子一身青衣,美艳绝伦,乃千中无一的美人儿。

  至于那个男子,身穿白衣,长得极为英俊,足以用美男子来形容,只是面上带着桀骜不驯之色,一看就知道是高傲之辈。

  两人出现后,并没有立即出声,而是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城头上的一干人等。

  片刻后,那白衣男子问道:“你就是晶族的国师云母?”

  墨语冰淡淡地道:“是又怎样?”

  那白衣男子道:“如果你真是云母,那就该请我们入城,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做。”

  墨语冰冷声道:“本座为什么要请你们入城?”

  那白衣男子傲然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墨语冰很想问一问。

  但是,她现在的身份是晶族的国师,当然得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不能表现得太过急于知道,以免露出马脚。

  她感觉得出来,这对男女比那三个绝世强者更不好对付,自己一不小心,有可能就会被对方识破假国师的身份。

  墨语冰哼了一声,说道:“对于本座来说,你们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来干什么。”

  白衣男子正要开口,忽听青衣女子开口说道:“师兄,你与她说这么多干什么,我们让她把人喊出来就是了。”

  白衣男子听了,却是眉头一皱,说道:“师妹,你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

  “按理来说,我们找上门来的事,那个人应该也知道了,怎么不见那个人出现?”

  “那个人之所以不出现,可能是因为他有什么事耽搁了,或者正在闭关修炼,无法分身。”

  “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说话的人是墨语冰,冷声道:“你们要找的人,本座知道是谁。”

  白衣男子道:“既然你知道我们要找的人是谁,那就快去把这个人叫来,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他说。”

  “凭什么?”

  “就凭我们来自臧天福地。”

  此话一出,包括方笑武在内,所有人都确定了这五个人正是来自拓跋一族,只是这五个人来找剑百岁到底为了什么事,澳门赌博网站:在方笑武的事先安排中,是打算先让墨语冰弄清楚的。

  所以,墨语冰并没有下令出手,而是淡淡一笑,说道:“你们拓跋一族虽然势大,但威胁不了本座,有什么事,你们现在就说出来,本座自会转告那个人。”

  她也没有点名那个人就是剑百岁,而这正是她的机警之处。

  白衣男子面色一沉,喝道:“云母,我实话告诉你,我们这次到你们晶族来,是为了见那个人,见不到那个人,我什么都不会说,你最好是派人去把那个人叫到这边来……”

  “放肆!”

  一个戴着面具的晶族高手怒喝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对国师如此说话,你再敢对国师无礼,别说你是拓跋一族的人,就算你来自大武王朝金衣卫,老夫也照打不误!”

  闻言,那三个本来是低着头的绝世强者全都将头抬了起来,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为首那人伸手一指,冷冷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跟公子说这样的话,你知道公子是什么人吗?”

  “他是什么人?”那戴着面具的晶族高手趁机说道:“老夫倒想知道知道。”

  “哼,这位公子乃是我们拓跋一族鼎鼎有名的大人物。”那人说到这里,稍微顿了一下,没有听到白衣男子有何异议,便继续说下去:“公子名讳拓跋灭武,他的父亲乃是本族的副族长,在本族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们要是惹公子不高兴了,整个晶族都会跟着一起倒霉。”

  话音刚落,有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拓跋灭武怒问道。

  出声大笑的人是方笑武,只见他耸了耸肩,说道:“我笑你的这个手下不会说话。”

  “他怎么不会说话?”

  “这里不是你们拓跋一族的地盘,而是晶族,他说这种话岂不等于是放屁?我说他不会说话还算轻的。”

  “你!”

  “我告你们,你们说的那个人正在闭关修炼,不能过来见你们。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用不着遮遮遮掩掩,也用不着耀武扬威。如果你以为拓跋一族这四个字就能吓唬我们,那你就错了……”

  话未说完,突听砰地一声巨响,一条人影撞在了光幕上,却被光幕的力量震飞出去,而光幕连一丝波动都没有,感觉有好像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似的。

  蹬蹬蹬……

  那人落地后,根本就收不住脚步,连续向后退了十多步才勉强站住,但上半身还忍不住晃动了几下,正是那三个绝世强者中的一个位,但不是为首那人,而是那两个修为高达天人境后期的修士中的一个。

  此人好歹也是一个绝世强者,在使出八成力道的情况下,居然连光幕都有些撼动分毫,足见光幕的强大。

  自然,这家伙的面色很不好看,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一般。

  方笑武发出一声轻蔑的讥笑,说道:“这道光幕存在了上万年以上,固若金汤,要是连你这种人都能闯的进来,岂不是笑掉大牙?”

  拓跋灭武本来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凭借强大的实力和身上的一件法宝硬闯一下光幕,但他看到那个手下无功而返,在光幕的力量面前显得十分渺小,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拓跋灭武这次来晶族,确实是有重大的事要跟剑百岁说,只是他身为拓跋一族副族长的儿子,从小就高人一等,无论是做什么事,都从来没有失败过。

  他本以为自己这次到了晶族之后,晶族的国师一旦知道他的身份,会对他很客气,但结果呢,晶族的国师居然不把他当做尊贵的客人,且还任由手底下的人讥笑他们。

  要不是前方有一道光幕挡着,以他的脾气,早已大打出手,岂容晶族的人在他面前这般嚣张?况下,居然连光幕都有些撼动分毫,足见光幕的强大。

  自然,这家伙的面色很不好看,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一般。

  方笑武发出一声轻蔑的讥笑,说道:“这道光幕存在了上万年以上,固若金汤,要是连你这种人都能闯的进来,岂不是笑掉大牙?”

  拓跋灭武本来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凭借强大的实力和身上的一件法宝硬闯一下光幕,但他看到那个手下无功而返,在光幕的力量面前显得十分渺小,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拓跋灭武这次来晶族,确实是有重大的事要跟剑百岁说,只是他身为拓跋一族副族长的儿子,从小就高人一等,无论是做什么事,都从来没有失败过。

  他本以为自己这次到了晶族之后,晶族的国师一旦知道他的身份,会对他很客气,但结果呢,晶族的国师居然不把他当做尊贵的客人,且还任由手底下的人讥笑他们。

  要不是前方有一道光幕挡着,以他的脾气,早已大打出手,岂容晶族的人在他面前这般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