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99章 太虚真人
  (全文阅读)

  方笑武听了那个声音,不禁一怔。

  “谁?”方笑武问道。

  “我。”回答方笑武的正是先前那个声音。

  下一刻,那个老者双目微微睁开,眼神虽然十分平和,但有一种仙气在里面微微闪耀着。

  方笑武顿时有一种赤身**,被老者看光了的感觉。

  片刻之后,那老者的目光依旧平和,但里面的仙气已经隐匿而去,看上去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毫无武力,也没有什么修为的普通老人。

  只见他轻启嘴唇,温和地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方笑武稍稍迟疑了一下,接着回答道:“晚辈名叫方笑武。”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原来你姓方,你认识我吗。”

  方笑武摇摇头,澳门赌博网站:道:“不认识。”接着,他又补充道:“晚辈正要请教前辈。”

  老者呵呵一笑,说道:“我自号太虚,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太虚真人。”

  方笑武先是愣了愣,旋即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什么?你就是太虚真人!?”

  太虚真人听了,却是越发高兴,笑道:“方小友,听你的口气,原来是听说过贫道之名的。”

  方笑武惊诧不已,略微定了定神,问道:“你……你老不是已经仙逝了么?”

  太虚真人展颜一笑,说道:“不错,我当年确实已经死了。不过我修炼成内丹之后,又怎么能轻易死干净?加上这《丹武遗书》不是凡物,我的一缕仙灵投身其中后,我便可以借着它的力量产生了第二个自己。”

  方笑武听得似懂非懂。

  太虚真人也没有要跟方笑武解释清楚的意思,问道:“方小友,现今是什么年代了?”

  方笑武道:“大武王朝……”

  太虚真人满脸疑惑,说道:“大武王朝?”

  方笑武思索了一下,就换了另外一种方式说话,问道:“前辈,你听说过魔教吗?”

  “魔教?”太虚真人愣了愣,道:“这是什么势力?”

  “这个……你老应该知道武春秋这个人吧?”

  “知道啊,我与武春秋属于忘年之交,我当年临死之前,就是把《丹武遗书》送给他,请他找一个有缘人,把我的一生所学继承下去。”

  “你老有所不知,魔教正是武春秋一手创立的,他自称元魔,又叫武魔。”

  闻言,太虚真人沉默了下来,表情略显愕然。

  未几,太虚真人面露微笑,说道:“看来他取得的成就很大,竟然开创了宗派,对了,他现在还好吗?”

  方笑武苦笑一声,说道:“晚辈实在惭愧,魔教创立已有许多年头,教主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武春秋是不是还好,晚辈并不知晓……”唯恐太虚真人会问魔教创立了多少年,接着补充道:“据晚辈所知,万年之前,魔教就已经存在,但它是什么时候开创的,晚辈就不知道了。”

  太虚真人想了想,笑道:“照这么看来,我在《丹武遗书》之中已经呆了至少万年以上。方小友,你能进入《丹武遗书》的空间,说明你与我有着莫大的缘份,我将来能不能从这里出去,还需要你多多帮忙啊。”

  方笑武诧道:“你老不能自己出去?”

  话刚出口,便反悔了。

  他这种问法等于是废话,太虚真人自己可以出去的话,早就出去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实不相瞒,我虽然在《丹武遗书》之中修炼成了第二个我,但我想要出去的话,需要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将《丹武遗书》炼化。”

  “将《丹武遗书》炼化?”

  “对。本来以我的本领,炼化《丹武遗书》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我自身就在《丹武遗书》之内,一旦由我自己炼化,等于是作茧自缚,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我需要借助外人的力量……”

  “晚辈明白了,你老的意思是让晚辈帮你炼化《丹武遗书》,但不是晚辈妄自菲薄,以晚辈现在的能耐,别说炼化它,就算是使用它,也十分困难,恐怕会耽误你老的时间。”

  闻言,太虚真人哈哈一声大笑,说道:“我都等了那么多年,怎么还会在乎多等几十上百年?”

  听他的意思,好像方笑武想要炼化《丹武遗书》的话,也就几十上百年的时间而已。

  方笑武沉吟道:“能帮忙的话,晚辈一定帮前辈的忙,只是……”

  “方小友,你尽可放心,只要你学了《丹武遗书》中的功法,不出百年,你就能将《丹武遗书》炼化,而你炼化了《丹武遗书》之后,我敢说你到时候的实力会增加至少一倍。”

  “话虽这么说,但《丹武遗书》里的功法深奥难懂,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也看不出个名堂,想学也无从着手,反倒是你老人家留在里面的那些炼丹术,我学会了一些。”

  “原来你是担心没办法学会,这一点你更不用担心。你能深入《丹武遗书》之中与我相遇,说明我能不能出去要应在你的身上,你就是我的大救星。《丹武遗书》是我创造的,有我帮你,除非是你的资质太差,否则你又怎么可能学不会?”

  事实上,方笑武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他假装糊涂而已。

  毕竟他与太虚真人非亲非故,也不是太虚真人的徒弟,太虚真人凭什么指点他修炼《丹武遗书》中的功法?

  但现在,太虚真人自动要求指点他,也没有说要收他为徒,主动权就在他手里了。

  “有你老指点晚辈的话,晚辈修炼起来当然事半功倍,但晚辈是个俗人,还有许多俗事需要处理,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全部解决,只怕……”

  “你是担心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材料炼制丹药吧?”

  “是啊,如果要修炼《丹武遗书》中的功法,肯定需要炼制大量的外丹来补充,先不说能不能炼制成功,单说搜集材料就已经很头疼了。”

  “哈哈哈……”太虚真人突然大笑起来。

  方笑武听他笑的古怪,就好奇的问道:“你老笑成这样,莫非晚辈说错了么?”了。

  “有你老指点晚辈的话,晚辈修炼起来当然事半功倍,但晚辈是个俗人,还有许多俗事需要处理,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全部解决,只怕……”

  “你是担心自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材料炼制丹药吧?”

  “是啊,如果要修炼《丹武遗书》中的功法,肯定需要炼制大量的外丹来补充,先不说能不能炼制成功,单说搜集材料就已经很头疼了。”

  “哈哈哈……”太虚真人突然大笑起来。

  方笑武听他笑的古怪,就好奇的问道:“你老笑成这样,莫非晚辈说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