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73章 百绝之力
  (全文阅读)

  欢宴是在晚上,趁着有点时间,方笑武便去看望了白婵和高铁柱。

  高铁柱的情况倒还好,只是一直昏睡着。

  而白婵的情况要诡异一些,从她的体内一直发出淡淡的光芒,想来是那颗珠子在作怪。

  但不管这么说,他们两个人确实是没有性命之忧,如果有的话,也不会过了那么多天还是这样。

  方笑武见识有些,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个什么名堂,就没再看下去,打算等已经来到晶族的令狐十八现身之后,再向令狐十八请教,而目前来说,还是什么都不要做的好。

  当晚,王宫的一座大殿内,墨语冰、金红长老等人,在此设宴款待方笑武和贺长瓠。

  晶族美酒不少,而用来招待方笑武和贺长瓠的酒,更是极品中的极品,不但味道美味,而且喝了之后,对人身有极大的好处,名叫“冰纯”。

  这种酒融合了晶族数百种特有的药材,极难酿制,本是珍藏在王宫的酒窖中,一旦有贵宾到来,便取一点来招待贵宾,数量极少。

  但今晚情形不同,一个是爱酒如命的贺长瓠,一个是拯救了晶族的绝世大恩人——方笑武。

  冰纯酒再怎么稀少,也全都从酒窖里被人拿出来,摆到了酒宴上,任由方笑武和贺长瓠开怀畅饮。

  结果一场欢宴下来,墨语冰、金红长老等人只喝了三两杯,方笑武和贺长瓠倒像是两个酒鬼似的,将绝大部分的冰纯酒全都喝了,要是他们两个知道自己喝的这种酒已经属于绝品,恐怕也不敢喝光了。

  第二天,方笑武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而他醒来之后,就发现下丹田之中蠢蠢欲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蹦出来一样,感觉怪怪的。

  于是,他就在床上盘膝打坐,暗中运起了《九重九劫功》。

  片刻后,方笑武的下丹田里涌出了一股淡淡的气息,正是百绝之气。

  百绝之气在体内的经脉中迅速运行一个大周天后,力量增加了不少,如果折算成元力的话,应该有五亿左右。

  一下子增加了那么多力量,方笑武自是满心欢喜。

  现在的他,除了紫府中的那八十一亿元力之外,体内再无任何元力,因为元力是以元气为依托而存在的,他下丹田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元气,当然就没有元力了。

  但奇怪的是,他却能感觉到自身的修为情况,即便是别人,也看不出他的诡异之处。

  不过有一点,方笑武自己是清楚的。

  他发出来的百绝之力,也可以用元力来形容,且比起元力来,他的百绝之力还要更强,差不多等于是一倍的威势。

  打个比方,同样是一万的力量,他的一万百绝之力等于是别人的两万元力。

  他现在可以发出一百多亿的百绝之力,也就等于是别人的两百多亿元力,倘若遇到同级修为的修士,抛开各自的实力不谈,光是这种力量上的差别,就足以震慑对手,令对手一败涂地。

  本来这种不符合元武大陆修炼常理的事发生在许多修士身上,一定会疑神疑鬼,总以为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毛病,但方笑武不这么认为。

  第一,他有着九绝命脉的体质,产生这种现象,可能跟这种体质有关。

  第二,他的紫府与别人一样,连元魂也不一样。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修炼的《九重九劫功》不是凡人级的功法,说不定修炼了这种功法,就会产生这样的情况,只是龚剑秋当初传授此功法给他的时候,没有跟他直接说明,而是想要让他以后自己去琢磨。

  如果因为这种事而大惊小怪的话,他也就不是方笑武了。

  方笑武收了功,正要下床,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

  ……

  就在昨晚的欢宴上,贺长瓠借着酒意,曾经对他说过自己就算调元好了,今后也难有作为。

  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问贺长瓠。

  据贺长瓠自己说,他的几处经脉被封死了,就连元魂也处于一种怪异的状态中,他炼制的五味酒再怎么独特,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即便是他将来回到总教,如果找不到一个正确的治疗之法,纵然有神丹妙药,也没办法让他真正的恢复健康。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以后突破修为,就算是寿命,也会大打折扣。

  ……

  方笑武对这件事早已留心,只是他当时正要问下去的时候,贺长瓠说到了其他事,他不想扫贺长瓠的兴,所以就没有深问。

  而现在,方笑武一想到这件事,就打算帮一帮贺长瓠。

  于是,方笑武坐在床上思索了一会,心头猛然一动,已经有了打算。

  至于能不能真的可以帮到贺长瓠,那就看贺长瓠的运气了。

  半个时辰后,方笑武吃了一些王宫的美食,就去到了贺长瓠的屋里。

  他与贺长瓠闲聊了几句之后,随口问道:“贺大哥,你要上路的话,估计是什么时候?”

  贺长瓠想了想,道:“如果从今天算起,差不多需要三十六天,而这三十六天内,我得一直处于闭关之中,不能受到任何打扰。”

  方笑武眼珠一转,说道:“不如让我帮帮你吧。”

  贺长瓠微微一怔,说道:“你想帮我?你打算送我一颗神丹吗?不必了。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你就算给我神丹服用,也不能彻底解决我的问题,你还是留着以后有需要的时候自己用吧。”

  方笑武笑道:“贺大哥,你误会了,我不是打算送草还丹给你治疗,毕竟它不是仙丹,可以解决任何问题,我是想……”顿了顿,接着说道:“贺大哥,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让我试一试,如果我的方法不行,你就依照你的方式去疗伤,怎样?”

  贺长瓠不清楚方笑武除了神丹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帮自己,本来想问问,可他一看到方笑武那张满是真诚的脸,心想:“贺长瓠啊贺长瓠,这位小兄弟如此对你,你怎么可以怀疑他?”

  一点头,说道:“那好,既然你想帮我,那就姑且试一试吧,不过说真的,普天之下,能够解决我这个毛病的人还找不出几个来,你要是真不行,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免得拖累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