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63章 疯狂的赌局(上...
  (du;全文阅读)

  方笑武不知道“天晶尺”是何物,但他感觉得出来,天晶尺的力量应该要比玉髓剑强大得多,因为天晶尺是玉髓剑与晶族六大至宝形成的,足以称得上是晶族第一强。

  在这样的神兵面前,那九孔乌金塔和云母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抵挡得住,水晶一定可以将人与塔一起毁掉。

  但结果呢,九孔乌金塔可以“死而复生”,就连云母也只是被打得头发变了颜色,这也未免太强悍了!

  那白发女子一只手上放着变小的九孔乌金塔,而她的另一只手上,却有着一个光圈。

  光圈里面,坐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人儿。

  那小人儿面色痛苦,似乎将要死去,应该就是琥珀公子。

  那白发女子望着光圈中的小人儿,看出小人儿存在不了多久,自己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他,顿时有一种费尽万般心思,最后却一败涂地的挫败之感,至于悲痛,反倒是其次。

  蓦地,白发女子仰天狂笑,似已发疯,竟是将光圈吸进了自己体内,就连圈内的小人儿也被她吞噬,化作自身之力。

  下一刻,白发女子力量暴涨,在原本就很强大的实力之上,具有了完美的琥珀之身。

  她目中射出道道琥珀光芒,杀气弥漫全身,怒喝道:“你们这些害死我儿的贱民,全都要为我儿陪葬,去死!”

  这一瞬间,方笑武与白婵忽然觉得一股强大的气息涌来,身不由自己的凌空飞起,无力反抗。

  “破!”

  本来已经消耗了过多力量的水晶,就在此时灵体巨震,似已将万灵之身的完美气息全部发挥出来,手中的天晶尺突然变成一颗水晶球飞出,轰的一声,狠狠地打在了白发女子身上,险些将白发女子打得形神俱灭。

  然而,水晶发出的力量看似强大无比,但也不是真正的完美之境,加上白发女子手上的九孔乌金塔不是凡物,而是超越了天级宝物的存在,在最后时刻帮白发女子化解了一些力量,所以她尽管受了伤,但并没有死掉。

  至于水晶自己,在发出了那么强的力量后,再也坚持不住,灵体下坠,平躺在地上纹丝不动,似已睡着。

  水晶球闪电返回,变回天晶尺,嗖的一声,化作一道光芒,进入了水晶体内。

  方笑武有玉髓剑在手的话,因为可以使玉髓剑的力量,倒是可以和云母斗一斗,但玉髓剑不再是玉髓剑,而是变成了天晶尺,且进入了水晶体内,他也只能依靠自己的手段了。

  “鬼丫头,照顾好大个子。”

  方笑武担心白婵乱来,澳门赌博网站:话落之后,便向前冲数十丈,意念一动之下,拿出了水石剑。

  尔后,方笑武脚下不丁不八,气势如龙的拔剑出鞘,剑身宛如一道秋水,指着天空中的白发女子,喝道:“云母,看来你我这一战是势在必行了,你知道这把剑的来历吗?”

  “本座当然知道,它不就是天石剑吗?”云母高高在上,手持九孔乌金塔,一脸不屑道。

  “既然你知道它就是天石剑,你就该知道它不是凡物,而是仙剑,我可以用它杀死你。”

  “笑话!你要是能用它来杀死本座,早已动手,又何必等到现在?你根本就不能使用它的力量,受死吧。”

  云母说完,就要动手。

  方笑武眼见云母要对自己施展杀手锏,自忖没有玉髓剑的情况下,远远不是云母的对手,而云母只要一出手,除非是自己现在就能将“血河王冠”拿出来,否则的话,他就算有水石剑在手,也不可能是云母的对手,便急忙大喝一声:“慢着!”

  云母一怔,问道:“临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方笑武哼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实力强横,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你要杀我,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不过我不服。”

  “你不服什么?”

  “我不服死得这么不清不楚,我就算要死,也要死个明白。”

  “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我不明白的事多了,譬如说琥珀公子怎么会是你的儿子?如果他是你儿子的话,你明明有许多次机会打败我们,却迟迟不动手,难道你就不在乎你儿子的性命吗?”

  听了这话,云母面色陡然一沉,怒道:“谁说本座不在乎珀儿的性命?”

  方笑武为了拖延时间,便傻愣愣的反驳道:“既然你在乎他的性命,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事实上,云母看似要动手,但她自己也摸不清方笑武究竟能不能使用“天石剑”,如果方笑武可以使用的话,因为她也不知道“天石剑”到底有多大的威力,所以她也没有把握接下。

  于是,她也想借这个机会暗中观察一下方笑武,一旦方笑武露出破绽的话,她就会选择立即向方笑武出手。

  “既然你想知道,在你死之前,本座就统统告诉你吧。”

  云母顿了一顿,面上突然闪过了一丝诡笑,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布的一个局。”

  方笑武一怔,问道:“局?什么局?”

  云母想了想,问道:“你既然是水晶的朋友,应该知道水晶当年为什么会离开晶族吧?”

  方笑武摇了摇头,道:“不知道。(http://)。”

  “不知道?”云母有些意外,但是很快,她便说道:“原来她没告诉你,不过也好,她既然没有告诉你,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反正这件事也无关紧要。我问你,水晶离开晶族后,在水晶城外被抓的事,你应该知道吧?”

  方笑武点头道:“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抓住水晶的那个人就是阳灭天的一个手下……”

  说到这里,他心头不由一动,暗想:“既然琥珀公子是云母的儿子,难道阳灭天除了是琥珀公子的师父之外,还是琥珀公子的父亲?”

  他虽然这么想,但他不敢这么问。

  因为他感觉得出来,自己一旦这么问的话,说不定会触怒云母,对自己施展杀手,就没办法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