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47章 一刀灭杀
  剑百岁当然知道什么是分身术。

  不过据他所知,分身术属于一种法门,除非是有特别的秘诀,否则的话,想要达到真正的分身术,只能依靠强悍的肉身和修为。

  剑百岁的修为已经是合一境巅峰,且不是初级,而是达到了中级,足以称得上是傲视群雄。

  但在没有分身术秘诀的情况下,到目前为止,剑百岁也不能凭着强横的实力施展真正的分身术,说明他想要施展此术的话,至少得有合一境巅峰的高级修为。

  而千古以来,在没有分身术的秘诀情况下,只有极少数的绝世天才可以在修为没有达到合一境巅峰之前,通过自悟,做得到真正的分身,但显然,剑百岁还不在此列。

  那大头鬼能施展分身术,难道他有分身术的秘诀?

  突然,一道剑光飞起,犹如一道闪电,快得谁也没有看清。

  剑光过后,才看到剑百岁手中拿着一把又宽又长的宝剑,剑光闪耀,力量强得连大地都在颤抖。

  这把宝剑的级别乃是最顶尖的天级兵器,以剑百岁的修为,若是用这把剑来对付手持玉髓剑的方笑武,也绝对没有问题。

  方笑武不知道大头鬼能不能对付剑百岁,毕竟剑百岁的修为实在太高了,不是白毛将能够比的,大头鬼当初可以杀掉白毛将,不代表大头鬼这一次也可以傻杀得掉剑百岁。

  一念之间,方笑武身形一动,打算上去与剑百岁对抗。

  就在这时,忽听一个声音对他传音道:“别乱出手,你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让我来收拾他,但以后的事,就看你的了。”

  电光石火间,一抹光芒划空而过,外人根本就看不清,只能让人强烈的感觉到得出那是一道刀光。

  至于是什么样的刀光,就没有人看得到了。

  刀光的力量并不是很大,但它有一股斩开天地的威势,遇到剑光之后,直接将剑光斩灭了。

  无声无息中,剑百岁手中那把刚递出去的最顶尖的天级宝剑,便在一瞬间化作一片灰烬,居然就这么毁掉了。

  就算是玉髓剑,也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那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把刀,竟然可以发得出这么变态的威力。

  在方笑武的感觉中,大头鬼使用的那把刀可以说是宇内第一刀,就算是水石剑,也远远比不上,能与此刀相比的兵器,大概也只有连令狐十八也看不出来的大荒剑。

  而事实上,那个大头鬼就是令狐十八装扮的。

  “我以为你的剑法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不好玩,我走了。”

  令狐十八一刀毁掉了剑百岁的宝剑后,嘻嘻一笑,将身一转,披着披风如飞而去,转眼消失踪迹。

  方笑武怔了一怔,心想:“这老骗子既然毁掉了剑百岁的宝剑,为什么不直接将剑百岁杀了,一了百了,难道他……”想到这里,便把目光看向仍是站在半空中,浑身透出强大气息的剑百岁。

  没有人清楚剑百岁现在的情况,因为剑百岁就算没有了宝剑,但他的身上的气势依然可以傲世群雄,无人能比。

  蓦地,剑百岁脸上那副鬼王面具在“嗤”的一声之后,从中分开,一分为二,随风飘飞出去,露出了一张看上去只有四十余岁的脸庞。

  本来这张脸可以说是颇为帅气,但现在就在这张脸上,表情却十分怪,或者说,一点表情都没有。

  按理来说,剑百岁有着那么高达合一境巅峰的修为,就算已经被令狐十八一刀劈断了生机,可在临死之前,他的脸上应该也会露出不相信自己会死在令狐十八刀下的表情。

  但事实是,他脸上就是没有任何表情。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在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令狐十八一刀杀了。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刹那间,剑百岁身上的气势消散而去,面容开始显得苍老起来。

  未几,只听“呼”的一声,剑百岁的尸体从半空中掉落,居然直直地站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形同僵尸。

  虽然众人都看出了剑百岁已经命归西天,不会作怪,但由于剑百岁生前的实力太过恐怖,有那么一段时间,包括方笑武在内,也没人敢上去碰一下剑百岁的尸体。

  过了片刻,方笑武确定剑百岁真的已经死翘翘后,这才飞身而起,落在了这个不知道来自什么势力,但修为已经是合一境巅峰,却又被令狐十八一刀灭杀了的修士身边。

  方笑武伸手一推,突然间,剑百岁的尸体就化作了一片轻烟,而随着当啷几声过后,也掉下来了四样东西,分别是一个令牌,一个瓶子,一块拳头大小的灵石,以及一个储物袋。

  本来以令狐十八那一刀的力量,这些东西都要跟着剑百岁一起毁掉,但令狐十八出手的时候多了个心眼,并没有毁掉它们,显然是打算留给方笑武的,好让方笑武拿走。

  没等方笑武弯腰去捡,白婵突然来到方笑武身边,抢在方笑武前头捡起了那块灵石,面色十分惊讶,说道:“咦,这不是传说中的……坏小子,可以把这块灵石送给我吗?”

  方笑武不知道那块灵石头属于什么级别,但既然白婵说要,他就点了点头,爽快的道:“你想要的话,就拿去吧。”说完,便将其他三件东西从地上捡了起来。

  此时,其他人都来到了附近,脸上充满了骇然之色,似乎还沉浸在剑百岁被杀的震惊当中。

  “玄龙老弟,把你手中的那块令牌仍给我看看。”贺长瓠像是认出了那面令牌是何物,面色古怪的道。

  闻言,方笑武也没犹豫一下,直接将令牌扔了过去,说道:“贺大哥,你认识它吗?”

  贺长瓠将背上的傅采石放在地上,拿着那面令牌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面色陡然一变,叫道:“果然是它!”

  方笑武问:“是什么?”

  贺长瓠面色凝重地道:“天皇令!”

  方笑武愣了愣,说道:“天皇令?”

  白婵在听到“天皇令”这三个字以后,面色也是一变,娇声道:“难怪这个剑百岁的修为会那么高,原来他是来自‘臧天福地’的拓拔一族,这么看来,他不该叫剑百岁,应当叫拓拔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