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502章 鬼丫头回归
  方笑武点了点头,澳门赌博网站:说道:“略有所闻。”

  贺长瓠道:“既然你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我魔教有一部宝典,包罗万象,堪称魔功总录,叫《元魔武经》,共有三十六门功法,谁要是学会了其中一门,便能纵横天下,所向无敌。

  然而这三十六门功法不是一般人可以学得会的,而且就算是绝世天才,若没有适合的机缘,也没办法领悟其中精髓。

  早在许多年以前,除了《魔战诀》一直完整无缺的流传下来之外,其他功法要么丢失,要么只剩下一部分,残破不堪。

  本来三千多年前,上一代‘武魔’已经将三十六门功法找回,并重新补录,形成合集,但就在‘武魔’输给萧师道的那一天深夜,我们魔教内部发生了一次动荡。

  一夜之间,三十六门功法突然失去了三十一门,还剩下五门,而这五门功法就是《魔战决》、《魔转乾坤》、《魔道合一录》、《魔龙心经》,以及《混世魔功》。

  《魔战决》因为属于教主之物,所以一直保留到现在,而《魔转乾坤》从那时候起,便开始由魔后修炼,而其他三大功法,除了教主和魔后之外,谁也不知道它们到底由谁来修炼。

  一千多年前,本教出了一个叛徒,将《混世魔功》盗走,这门功法从此失去了下落。

  至于其他两大功法,还在本教高手手中,所以魔僧修炼的不是《魔道合一录》,那就是《魔龙心经》。”

  方笑武原本没想过要听贺长瓠说这么多关于魔教的事,但贺长瓠竟然全都说了出来,说明贺长瓠并没有把他当作外人。

  事实上,贺长瓠是魔教的巨头,他想告诉谁就告诉谁,根本就不受任何人的约束。

  况且贺长瓠看得出来,方笑武就算听他说了这么多魔教的秘密,也不会说出去,而他这么做之后,无疑会加深方笑武对自己的好感,将来说不定对魔教有意想不到的帮助。

  方笑武心道:“那个盗走《混世魔功》的魔教叛徒绝不会是温百川,因为温百川的年纪远远不足够……”

  贺长瓠见方笑武沉思不语,于是问道:“对了,玄龙老弟,你究竟是怎么认识百忍和尚的?”

  “其实不是我认识百忍和尚,而是大个子认识。”

  “大个子认识?”

  “你之前不是问过他师父是谁吗,他师父就是百忍和尚,只不过那百忍和尚十分奇怪,没有让大个子拜他为师,一直坚称大个子不是自己的徒弟,也不让大个子叫他师父。”

  闻言,贺长瓠愣了好一会,突然哈哈一笑,说道:“如此看来,大个子也是我们魔教的弟子……”

  说到这里,面色突然一变,显得十分凝重:“不对,这件事有些古怪。玄龙老弟,你最好是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我,千万不要有半点疏露,否则的话,大个子将来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听到高铁柱将来会有生命危险,方笑武不得不小心,就将高铁柱跟自己说的事全都说了。

  贺长瓠一字不漏的听方笑武把高铁柱的遭遇说了一遍,面上惊疑不定,说道:“难怪魔僧会将自身修炼的那门功法传给大个子,原来那条‘魔花虫’是被大个子吃掉了。我现在终于知道魔僧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了,他修炼的正是《魔龙心经》。想要修炼这门功法,就必需吃‘魔花虫’,而‘魔花虫’几百年也未必会出现一条。”

  方笑武问道:“贺大哥,那魔花虫到底是什么宝物?”

  贺长瓠想了想,道:“在我们魔教的传说中,魔花虫是魔龙的异种,不吃‘魔花虫’,一旦强行修炼《魔龙心经》,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势必真气溃散,继而散功。

  以我看来,那条被高铁柱吃掉的‘魔花虫’要是被魔僧吃掉的话,现在的魔僧,应该可以成功渡劫了,可惜,可惜。只因大个子无意中吃掉了那条‘魔花虫’,所以魔僧只好将《魔龙心经》传授给他。

  不过这里面有件事很奇怪,魔僧既然把《魔龙心经》传授给了大个子,为什么没有收他为徒?

  如果大个子不是魔僧的徒弟,那大个子就不算我们魔教的弟子,只能算是修炼了本教的功法。难道魔僧不想让大个子成为魔教的弟子?奇怪,魔僧这么做岂不是背叛了魔教?他到底想干什么?”

  贺长瓠越说越觉得这件事充满了蹊跷。

  他沉思了一会,便神色凝重地对方笑武道:“玄龙老弟,我把当你朋友所以才跟你说,大个子的事你千万不要对外人说起,尤其是我们魔教的人,一旦让本教其他人知道大个子修炼的有可能是我们魔教的功法,而他又不是魔教的弟子,只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方笑武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心想:“当初那个暗杀温百川的人,有可能就是因为温百川修炼了《混世魔功》,但又不是魔教的弟子。看来我已经修炼了《混世魔功》的事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

  不知不觉,又一天过去了。

  到了第五天中午,两条人影突然从远处过来了,除了水晶之外,另外一个人竟然就是白婵。

  方笑武见到白婵,倒有些激动,险些跑上去给白婵一个熊抱。

  而等白婵和水晶来近之后,方笑武十分关心白婵的情况,问她现在身子怎么样,是不是全好了。

  白婵简单的说了两句很好,便将目光落在了巨大的阴阳五行炉上,面上露出沉思之色。

  过了片刻,白婵面色微微一变,说道:“坏小子,这个炼丹炉难道就是你上次在拍卖大会上买到的那个?”

  方笑武点头道:“就是它。”

  白婵怪异的看了方笑武一眼,道:“你真是好运气,仅仅只花了三万两,就买到了这种无价之宝。”

  方笑武听她这么说,还以为她看出了阴阳五行炉的玄机,急忙问:“难道你看得出这个炼丹炉属于什么级别?”

  “我看不出。”白婵道:“不过以我的判断,这不是一件普通的炼丹炉,就算是最顶尖的天级宝物,也不足以形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