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74章 柳叶飘仙
  施朝中见了那块金黄色的灵石,讶然说道:“金黄石。”

  方笑武问道:“什么是金黄石?”

  施朝中解释道:“金黄石是一种上品灵石,可以用来治疗伤口,十分罕见,这块金黄石有半个巴掌那么大,价值估计有两亿。”

  方笑武呵呵一笑,说道:“那我这次真是发财了。”

  其实除了那块金黄石之外,其他四件加起来,价值也有一亿左右。

  林家果然不愧是京城四大世家之一,龚江友只是一个人,身上便带着这么多贵重之物。

  “多谢贺大哥送了我这么多好东西。”方笑武将五样贵重之物收起后,感激地道。

  “不要跟我客气。”贺长瓠将剩下的那些东西,包括双木令在内,全都收起,说道:“对了,你们来此,是想得到灵泉之水吗?”

  方笑武道:“是的。”

  贺长瓠正要开口,忽见三条人影朝这边过来了。

  那三个人施展的是乘风飞行术,澳门赌博网站:但气势完全不一样,赫然是圣宫的人,也就是丁圣乐和那两个蒙面女子。

  “糟糕,圣宫的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找我问话。”方笑武暗道。

  贺长瓠目光冷冷地望了一眼丁圣乐三人,陡然喝道:“圣宫!”

  丁圣乐带着两个蒙面女子来到后,目光全都凝视在贺长瓠身上,分明就是在打量贺长瓠,猜测贺长瓠到底是什么人。

  “不错。”丁圣乐应声道。

  贺长瓠哈哈一笑,说道:“来得正好。”

  丁圣乐眉头轻轻一皱,问道:“什么意思?”

  贺长瓠伸手一指自己的鼻子,笑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闻言,丁圣乐的两条眉头皱得更深,几乎要连在了一起,沉声道:“你是谁?”

  贺长瓠笑道:“我叫贺长瓠。”

  丁圣乐微微一怔,道:“贺长瓠?”

  “对。”

  “你是……”

  不等丁圣乐说下去,贺长瓠又问:“看你的样子,在圣宫地位应该不低,你叫什么名字?”

  “大胆!”

  那两个蒙面女怒喝一声,左右飞出,各自向贺长瓠拍出了一掌,掌法奇特,宛如柳叶。

  “原来是柳叶飘仙掌。”贺长瓠怪笑一声,单手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向外一推,一道手印发出。

  嘭!

  那两个蒙面女子的掌法虽然神奇,但在贺长瓠的面前,却一点用处都没有,顿时被破掉。

  以贺长瓠的修为,原本可以在这一瞬间将两个蒙面女仔打伤,甚至是打死,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收回手掌,笑道:“哈哈哈,圣宫的掌法果然名不虚传,厉害。”

  “柳叶飘仙掌”是圣宫的一门上乘武技,修炼成功之后,手掌完全可以当作柳叶刀来使,一旦打中人身,哪怕身上有罡气保护,也非得被破掉不可,而这种掌法又轻盈飘逸,变化莫测,令人防不胜防,所以威力极强。

  换成是别人,就算修为比那两个蒙面女高一个层次,也未必能招架,只能先闪避找机会反攻。

  能破掉柳叶飘仙掌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贺长瓠之所以能够轻松破掉柳叶飘仙掌,不单单上是因为他的修为在两个蒙面女子之上,而且还是因为他知道怎么破解这门掌法。

  “退下!”

  丁圣乐眼见贺长瓠破掉柳叶飘仙掌之后,已经知道了贺长瓠来自何处,只是尚未确定贺长瓠的身份,担心那两个蒙面女子死在贺长瓠手上,急忙把两个蒙面女子叫回。

  随后,丁圣乐屈指一弹,朝天发出了一道白光。

  白光过处,却是写了八个大字,乃:圣宫驾临,八方回避。

  四周那些远远旁观的修士看到这八个字以后,无论是谁,修为多高,均不敢留在附近,而是匆匆离去。

  片刻后,除了方笑武等人之外,方圆百里之内,已经看不到其他修士的踪影,圣宫的威势由此可见一斑。

  云游子虽然是黑白榜上的高手,但也不敢招惹圣宫,低声对方笑武道:“玄公子,圣宫要找的人是贺长瓠,我们还是先避一避……”

  方笑武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他虽然不懂圣宫的规矩,但他已经看到了那八个字,如果不走的话,等于是冒犯了圣宫。

  所以,他朝贺长瓠拱了拱手,打算先离开。

  不料,丁圣乐突然说道:“年轻人,你可以留下来。”

  方笑武一怔,道:“这……”

  突听贺长瓠冷笑道:“你圣宫虽然势大,但也不能一手遮天,他是局外人,让他走。”

  丁圣乐淡淡一笑,说道:“老夫没有说过要为难他,只是想问他一些事。”

  贺长瓠不知道方笑武已经和丁圣乐见过的事,听了这话之后,不免一愣,狐疑的看了一眼方笑武。

  方笑武干笑一声,对云游子等人道:“四位前辈,你们先请吧。”

  云游子想了想,道:“那好,玄公子,你保重。”

  方笑武笑道:“四位保重。”

  很快,云游子、施朝中、柳洞仙、星空大师便走了。

  当然,他们没有走远,只是往东去了几百里。

  他们这次来封神谷原本是为了玄兵图,但玄兵图已经毁掉,他们就想寻找其他的宝物,而他们到这边来,就是想看一看有没有机会拿到灵泉之水,他们连灵泉之水都尚未看到,又怎么会轻易离开呢?

  场上,云游子四人走后,方笑武虽然很想听一听丁圣乐究竟要跟贺长瓠说些什么,但是他自己也知道,丁圣乐要跟贺长瓠说的话一定属于重大之事,不会让无关的人听去。

  而他,就是无关的人。

  就算丁圣乐愿意说,他也不想听,因为他一旦听了,就等于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

  以圣宫的势大,万一某一天要找他的麻烦,除非是他从此躲起来,否则的话,就算上天入地,只怕也会被找到。

  所以,他不等丁圣乐和贺长瓠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开口,便向丁圣乐拱了拱手,笑道:“丁前辈,不知你要问我什么事?只要是晚辈知道的,晚辈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