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71章 黑衣壮汉
  龚江友目光狠狠地一瞪,道:“你们竟敢与我林家做对,等着吧,半年之内,你们谁都逃不过双木令的追杀。”

  施朝中冷笑道:“姓龚的,你林家虽然势大,但也未必放在我们眼中,若还敢大发厥词,就算大哥不杀你,我也要杀,滚!”

  本来以龚江友的实力,如果不是受伤,抛开云游子不提,其他三人就算联手,他也有信心对付。

  但现在,他觉得自己有些类似于虎落平阳被犬欺,心中纵然有万般恼恨,也不敢和施朝中动手。

  云游子既然敢动手打伤他,说明云游子已经不在乎他们林家势大,他不动手的话,性命一定可以保下,可他一旦动手,等于是触怒了云游子等人,云游子等人不杀他才怪呢。

  是以,龚江友连狠话也不敢说了,身形一起,化作一道电光,向外而去。

  眼见龚江友就要消失在天边,忽见大地的尽头陡然腾起一道不算强大,但却有着惊人煞气的气息,来了一个虎背熊腰,颇为雄壮的汉子。

  那汉子身穿黑衣,相貌平平,一点也不起眼。

  如果要说他还有一些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他的一双眼睛,微微泛出一丝红色,就好像喝醉了酒似的,而他的腰间,也确实挂着一个酒葫芦,一尺多长,呈暗红色。

  “闪开!”

  龚江友看到黑衣壮汉冲着自己来了,虽然有伤在身,但自忖对付一般的绝世强者还是可以的,黑衣壮汉就算修为高达天人境前期,甚至是天人境中期,他也照样可以一掌拍飞。

  那黑衣壮汉好像是一个聋子,没有听到龚江友的喝声,继续迎着龚江友飞来。

  两人速度都很快,转眼只剩下不到百丈。

  一瞬间,龚江友突然出手,将之前受到的侮辱,全都发泄在黑衣壮汉身上。

  他一拳打出,方圆一里之内,全都是拳风笼罩,已将黑衣壮汉锁定。

  黑衣壮汉面上闪过一丝怪异之色,似乎没想到龚江友会向自己动手。

  砰!

  百丈一闪而至,龚江友一拳重重地打在了黑衣壮汉的身上。

  而以他这一拳的威力,就算黑衣壮汉真的是绝世强者,修为高达天人境中期,不死也要重伤。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幕令人难以想象,甚至连云游子都为之大惊的场面出现了。

  那个挨了龚江友一拳,可以说是九死一生的黑衣壮汉,嘴角突然轻轻一掀,泛起一丝讥嘲似的冷笑,也不知道发动了什么功法,竟是令局势瞬息转变,让龚江友堕入了九幽地狱。

  咔嚓一声,龚江友手臂折断,软塌塌的垂下来,面色死一般的灰败。

  不过这家伙的修为毕竟高达合一境前期,又是从林家秀林院里出来的,除非是黑衣壮汉一下子将他打死,否则的话,以他的修为,哪怕只剩下一口气,他也有能力离开。

  刹那间,他运足所有元气,将瞬移**施展出来。

  而他施展出来的瞬移**,可以瞬移到三百里外。

  当然,以他现在的情况,三百里的瞬移**一旦完全施展,等他出现在三百里外的时候,他也会累得够呛。

  人影一晃,龚江友失去了踪迹,但几乎是在同时,黑衣壮汉伸手一抓,感觉明明是抓了一个空,可一瞬间,龚江友消失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原处,竟是被黑衣壮汉破掉了瞬移**。

  “噗”一声,黑衣壮汉的五指宛如五把锋利的小刀,直接插入了龚江友的面门中,而黑衣壮汉的身体一直往前飞,所以也就推着龚江友的身子朝前去,一转眼就是数百丈。

  龚江友尽管受了那么重的伤,但他还有能力动手。

  再怎么不济,他也可以自损元气,甚至是自爆元魂,拼了老命也要和黑衣壮汉同归于尽。

  可是,他刚一发功,才发现自己的元魂竟然已经被黑衣壮汉锁住了,这才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级别的高手。

  看似修为一般,不足以称为高手的黑衣壮汉,其实是个恐怖的绝世强者。

  而在龚江友的心里面,黑衣壮汉的修为比他高了不止一个层次,应该是合一境后期。

  换句话说,龚江友就算没有受伤在先,在黑衣壮汉的面前,他也无法招架对方一招。

  黑衣壮汉这种级别的高手,哪怕龚江友是林家的人,一般情况下,他也不会轻易招惹,因为修为到了这种境界的绝世强者,往往都是万里无一的大人物,即便是超级大势力,也不会为了一些小矛盾而与对方为敌。

  但现在,龚江友已经得罪了对方,受到了对方的严惩,十分后悔。

  龚江友本来想张嘴喊一声“手下留情”,但他喊不出,就那么被黑衣壮汉用五指插在面庞上,鲜血一直流,人也一直往前飞。

  片刻后,在无数双充满了惊骇的眼睛注视下,那黑衣壮汉推着前方的龚江友来到了近前。

  只见黑衣壮汉随手一挥,一股奇怪的元力发出,虽然没有爆掉龚江友的肉身,但也震碎了龚江友的心脉和元魂。

  “呼”一声,龚江友宛如一堆死肉从黑衣壮汉手中飞出,落在了百丈外的地上,双脚微微抖动了一下,便断气了。

  一个合一境前期的绝世强者就那么死在了自己眼前,许多人修士都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跳出胸膛。

  望了望龚江友的尸体,然后又望了望黑衣壮汉,他们的心在颤抖,无论身处何处,都是向后退了数百丈,在他们的感觉里,这个黑衣壮汉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魔,杀人如杀鸡的魔。

  那黑衣壮汉杀了龚江友以后,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似的,解下腰间的酒葫芦,仰首大口大口喝起来。

  咕咚咕咚~

  黑衣壮汉喝酒就像牛饮,或者说,他不是在喝酒,而是在喝水。

  奇怪的是,无论黑衣壮汉怎么喝,酒葫芦里的酒永远都是满的,他一口气喝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底。

  突然,黑衣壮汉放下酒葫芦,双目泛出红光,瞪着方笑武,问道:“小子,你也想喝?”

  原来方笑武见黑衣壮汉喝得那么痛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当即被黑衣壮汉发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