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69章 黑白榜不是吃素的(上)
  韩剑芬道:“当然,修真势力实力强大不一定意味着每个人都很强。反之,实力不强的修真势力也不代表每个人都很弱。就拿飞羽宗来说,它在登州连一流门派都算不上,可飞羽宗的‘飞羽登天’却是一门顶尖身法,据老身所知,能够将这门身法修炼到大成之境的,可以说是千年难见,而你……”

  听到这里,方笑武忙道:“韩老太太,晚辈已经不是飞羽宗的弟子。”

  韩剑芬道:“老身不知道你不是,不过你不能否认你已经学会了飞羽宗的这门最高身法。”

  方笑武点头道:“这一点晚辈不否认。”顿了顿,问道:“韩素儿打伤的那个少年是哪个门派的人?”

  韩剑芬笑道:“那少年就是来自于白虎城西秋府,名叫西秋宏,他的祖父名叫西秋正德,乃西秋府的家主。”

  方笑武虽然不太清楚白虎城“西秋府”的底细,但他知道“西秋府”是白虎城第一大修真势力,可以叫做西秋世家,就跟金天城的金家、风波城的韩家、雷音城的唐家等等,差不多。

  既然韩素儿打伤的人是“西秋府”的人,而且还是家主的孙子,那也怪不得韩家家主韩道临会责罚韩素儿,让韩素儿去飞羽宗修炼了。

  而事实上,这与其说是韩道临让韩素儿去飞羽宗修炼,倒不如说是让韩素儿去飞羽宗磨练。

  别看登州修真势力不少,但最强的十大势力,也就是三大佛宗、四大道门、飘渺宫、指环门、蝙蝠洞,在整个大武王朝也排不上名号。

  当然,这只是从整体实力来排名,涉及到各方面的原因,不一定就是说势力小就出不了真正的高手。

  既然连登州十大势力都排不上号,澳门赌博网站:那飞羽宗就更别说了。

  所以,韩素儿去飞羽宗只能说是接受处罚。

  要知道韩素儿的父亲是韩家的家主,如果处罚地点是在韩家,除了韩道临之外,谁又敢真的把韩素儿当作处罚对象?

  将韩素儿送去飞羽宗,让飞羽宗的人来教育韩素儿,这应该就是韩道临的初衷。

  此时,只听水晶说道:“韩老太太,你们刚才说的灵泉之水,那是什么?”

  不等韩剑芬开口,方笑武就把灵泉之水的事说了出来。

  水晶听说灵泉之水边上有一只最顶尖的天级怪兽守着,面色不禁微微一变,道:“如果要拿到灵泉之水,势必先要打败那只吞云吐雾兽,但它不是普通的怪兽,真要和它斗起来,我们未必有胜算。”

  方笑武道:“无论有没有胜算,我都想去试一试。”

  水晶望着他道:“你真要去?”

  方笑武点头道:“非去不可。”

  水晶道:“那好,既然你想去的话,我就陪你一起去。”

  方笑武挥挥手,道:“不用了,你留在这里陪着韩老太太,七天之内,我一定回来。”

  “可是……”

  水晶还想说什么。

  然而,方笑武却是笑道:“放心吧,我修为虽然不太高,但论手段,即便是绝世强者,也未必能斗得过我,等我的好消息吧。”

  话落,方笑武独自一人离开场上,朝着灵泉之水所在的那座大山方位,展开乘风飞行术,闪电一般而去。

  方笑武一走,韩剑芬便问道:“丫头,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你什么人?”

  水晶低声道:“朋友。”

  韩剑芬笑了笑,说道:“朋友?依老身看来,只怕不是朋友那么简单。”

  水晶面孔微微一红,道:“韩老太太,你想多了,我与他确实只是朋友,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韩剑芬见她这个模样,知道她面庞薄,也就不再多说。

  此时,方笑武已经远在了数十里外。

  他浑身充满了力量,就算是施展乘风飞行术急速飞行,也消耗不了多少元气,而以他现在的速度,要不了一天的时间,就让他凭着一口浑厚的真气,去到了灵泉之水所在的那座大山附近。

  来此之前,方笑武本以为这座大山附近没有人。

  谁曾想,他距离这座大山还有上百里的时候,就看到了不少修士的踪影。

  一些修士见过他,见他竟然可以活着到这边来,无不大惊失色,均是在猜测他的实力究竟有多高。

  方笑武不管这些修士的异样目光,只管朝前飞去。

  咻一声,方笑武尚未飞出十里,前方人影一花,突然多了一个人,赫然便是龚江友。

  方笑武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没走,倒是吓了一跳,急忙飘身落地,如临大敌。

  龚江友阴沉沉一笑,将身一晃,从半空中落下,站在方笑武数十丈外,说道:“玄龙,你究竟是什么人?”

  方笑武反问道:“你说呢?”

  龚江友皱眉道:“难道你真是玄武城武家的人?”

  方笑武不出声,但看在龚江友的眼中,以为他是默认。

  龚江友面色微微一变,道:“既然你是玄武城武家的人,为什么不姓武,而是姓玄。”

  方笑武哈哈一笑,说道:“龚江友,亏你还是绝世强者,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化名吗?”

  “哼。”龚江友道:“玄龙既然是你的化名,那你的真名叫什么?”

  “无可奉告。”

  “你要是不说,别怪老夫对你不客气。”

  “随便你,不过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我敢说你绝对活不过一个时辰。”

  “你敢威胁老夫!”龚江友目光四周一扫,沉声道:“说,韩老婆子是不是也来了。”

  方笑武一怔,旋即笑道:“你说呢?”

  龚江友冷声道:“玄龙,你少得意,韩老婆子不会庇护你一辈子,总有一天,老夫就算不杀你,也会让你知道老夫……”

  话未说完,忽听“嘶”的一声,一块拇指大小的石头向这边射了过来,目标正是龚江友。

  龚江友屈指一弹,将小石头弹得粉碎,但他的手指也在同时觉得微微一疼,不由吃惊,心想:“就算是邓长庚那个家伙,也不可能有这么深厚的功力,此人是谁?”

  就在此时,突听一个声音传来:“玄公子,他要为难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