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403章 大战前夕
  事实上,那斗篷人的修为并不是高得逆天,他的修为再怎么高,也比不上合一境前期的陶句容,乃天人境巅峰,但是,他身上却有一股怪异的气息,强如陶句容,也不敢说自己就能胜得过他。

  “陶丹王,这么晚了,你刚去了什么地方?”斗篷人说道。

  “这……”陶句容面色一变,道:“不瞒公子,老朽刚从葛家回来。”

  斗篷人问道:“你去葛家做什么?”

  陶句容道:“是葛朴子把老朽请去的。”

  斗篷人又问:“葛朴子请你去做什么?”

  在斗篷人的面前,陶句容的胆子似乎特别小,不敢对斗篷人有半点隐瞒,将自己去葛家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斗篷人听了之后,也没有吭声,像是陷入了深思之中。

  至于那两个斗篷老者,他们就像是哑巴似的,由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站着纹丝不动,形同雕塑。

  陶星河和灰衣老人听说陶句容已经答应了和葛朴子联手,惊疑不定,本来想多问一下,但斗篷人没有开口,他们也不敢擅自发问。

  过了片刻,那斗篷人发出一声轻笑,说道:“区区一个病书生就把你们吓成了这样,你们以后还怎么跟本公子一起做大事吗?”

  陶句容道:“公子,那病书生……”

  斗篷人将手一挥,道:“不用多说,无论那个病书生是什么人,本公子都有办法对付他,本公子这次出来,是想打听一件事。”

  陶句容问道:“不知公子要打听什么事?”

  斗篷人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本公子问你,这半个月来,武神城是不是来了可疑之人?”

  “可疑之人?”

  陶句容暗暗苦笑,想道:“武神城那么大,要说可疑之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如果要一个个去查的话,短时间内,又怎么能查得清楚?”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一点也不敢怠慢,把目光望向陶星河,问道:“星河,最近武神城来了什么可疑之人吗?”

  陶星河虽然是陶家的家主,但他也不知道斗篷人说的可疑之人是指谁,说道:“回公子和丹王的话,最近一段时间,武神城确实来了不少可疑之人,只不过,这些可疑之人数目太多,我现在也没办法……”

  不等他说下去,那斗篷人便打断他的话道:“不必那么麻烦,我说的可疑之人是一对夫妻。”

  “一对夫妻?”陶星河想了想,问道:“公子,你说的这对夫妻莫非就是在拍卖大会上买走晶族十个女人的那对夫妻?“

  “对,就是他们。”

  “据我所知,那对夫妻早已离开了武神城,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也没人知道他们夫妻的下落。”

  “不可能。”那斗篷人道:“这对夫妻至今还在武神城里,只是你们肉眼凡胎,看不出来而已。”

  听了这话,陶星河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因为无论他说什么,都有可能会引起斗篷人的不快,索性装聋作哑,等斗篷人继续说下去。

  “那对夫妻对我非常重要,只要他们还在武神城里面,我都要把他们找出来,我本来想让你派人去找,但你们葛家明天将会有一场大战,那就等大战过了之后再说……”

  那斗篷人说到这里,目中射出一道精光,问道:“对了,你们最近有没有看到一个奇怪的老婆子。”

  “老婆子?”陶星河微微一怔,问道:“公子,不知道你说的这个老婆子是什么人?”

  那斗篷人道:“她是什么人,我目前还没有摸清楚,但这两年来,她进出封神谷不下二十次,除了想得到‘玄兵图’之外,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不可不防。”

  除了陶句容之外,陶星河与灰衣老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玄兵图”,却又不敢多问。

  “公子,玄兵图不是凡物,那老婆子本事再大,应该也没能力拿到吧。”陶句容道。

  “这可不一定……”斗篷人冷冷地道:“陶句容,这些年来,你只顾着练功炼丹,根本就没有去过封神谷一次,焉能知道玄兵图现在的变化?”

  陶句容面色变了变,道:“公子,你的意思是……”

  斗篷人道:“两年前,那老婆子进入封神谷,施展无上手段,破掉了玄兵图周围的防护,要不是玄兵图还有天阳乍现保护的话,玄兵图早已落到了那老婆子的手中。”

  陶句容骇然道:“如此说来,那老婆子的修为岂不是已经达到了合一境中期?”

  斗篷人冷笑道:“你说错了,她的修为不是合一境中期,而是合一境后期。”

  “后期!”陶句容面色微微一白。

  在他看来,合一境中期的绝世强者就已经相当可怕了,譬如傅采石,那老婆子竟然是合一境后期,如果他遇到对方的话,对方要找他的麻烦,他岂不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斗篷人瞟了一眼陶句容,道:“在你们的眼里,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可能已经强大到无人能敌的地步,但对我来说,合一境后期的绝世强者再怎么强大,只要我发狠,根本不足为惧。”

  陶句容、陶星河、灰衣老人虽然不太相信斗篷人的话,但他们不敢多说,以免斗篷人发怒。

  以斗篷人的聪明,岂能不明白陶句容三人的想法,但他也不点破,而是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陶家的事我不想多管,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用不着听我的吩咐。”

  说完,站了起来,一副将要离开的样子。

  当然,斗篷人不是离开陶家,而是离开大厅,他来陶家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每次来,陶家都会给他准备最好的客房。

  不用斗篷人开口,陶星河早已心领神会,让灰衣老人带斗篷人和两个斗篷老者下去休息。

  “丹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等斗篷人走后,陶星河问道。

  “按计划行事。”陶句容沉声道,那张看不出真实年纪的老脸显得特别严肃:“明天的行动事关重大,不容有失,无论琥珀公子会不会出手,我们都要做好全力以赴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