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329章 大荒剑
  闻言,方笑武仍是一脸笑嘻嘻的道:“无论你信是不信,反正我都这么说,好啦,我们走吧。”说完,知道白婵定是不相信自己的鬼话,会追着问个不停,索性向外跑去。

  果然,白婵不放过他,从后面追了上来。

  于是,两人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转眼从小树林里跑出来,宛然一对正在打情骂俏的情侣。

  冯纶带着一大帮冯家高手远远看到这个场景,均是惊异不已。

  明明小树林里只有方笑武一人,怎么突然多了一个女人?

  难道那个女人之前一直躺在土堆里面,也就是方笑武口中说的那个“女朋友”?

  奔跑中的方笑武突然一个转身,白婵收势不及,登时撞在了他的身上。

  蓬!

  两人都是向后退了几步。

  方笑武“哈哈”一笑,揉着自己的胸口道:“鬼丫头,你好大的力气,将哥哥撞得好疼。”

  “呸,你是谁的哥哥,别不要脸,我白婵乃是鬼谷派的掌门人,没工夫在这里和你这种无聊之徒胡闹,走啦。”

  说完,白婵身形一晃,突然不见,施展的赫然瞬移**。

  见状,方笑武不觉一惊,心道:“这个鬼丫头什么时候成了武仙?我的修为明明已经到了返璞境中期,足以施展瞬移**,但是我现在都没办法掌握这门身法的初步要诀,她怎么一下子就学会了?”

  眼见白婵就那么走了,方笑武顿时觉得有些无聊,跟冯纶说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而目送方笑武远去,冯纶心里禁不住想道:“你这个小子就是个瘟神,自从你出现在木天城之后,先是我冯家倒霉,然后是血龙山无端端的失踪了,再然后,你杀了木王府的高手,而木王府事后却连一个屁都不放,希望你赶快离开这里吧,再有下一次,只怕连木天城都要被你毁掉了。”

  此时,正走在路上的方笑武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自言自语的道:“谁在念叨我?”

  ……

  两日后,方笑武、白婵、薛宝儿、高铁柱、水晶,以及赵伯舟,一起离开了万梅山庄,出得木天城,踏上前往水晶城的道路。

  当然,在他们前去水晶城之前,方笑武还要去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就是鸡鸣山。

  赵伯舟所以会跟方笑武等人去水晶城,那是因为赵伯舟曾经去过水晶城附近,颇为熟悉路径,有他带路的话,不但能节约不少时间,而且还可以打探消息。

  鸡鸣山位于木天城以北七百多里外。

  传说,很久以前,这座山里有一种鸡,叫做三脚鸡。

  顾名思义,三脚鸡就是长着三条腿的鸡。

  早些年的时候,鸡鸣山有数十万只三脚鸡,路过附近的人都会听到鸡鸣声,山因此而得名。

  然而,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坏心眼的人打起了这种三脚鸡的注意,最后将山里的三角鸡全差不多都捉干净了。

  鸡鸣山再也听不到鸡叫声,幸存的那些三角鸡畏惧人类,躲到了大山的深处,很难再看到一只,被视为珍奇动物。

  方笑武等人来到鸡鸣山外以后,方笑武便一个人进了山。

  木晟要见的人只是他,如果木晟想要害他的话,有的是机会,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胆的一个人去见木晟,再说,他还想弄清楚木剑的来历呢,而一旦弄清楚了木剑的来历,或许就能够查清楚他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了。

  方笑武在鸡鸣山走了一会之后,不见木晟出来,便扬声道:“木晟,我来了,你快出来吧。”

  “小声点。”木晟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不远处,双手背在身后,道:“你跟我来,我们到别的地方说话。”

  于是,木晟在前面带路,方笑武跟在后面,脚下走得飞快。

  不多时,木晟将方笑武带到了一个山洞中,转过身来,说道:“方笑武,把你的木剑拿出,让老夫看一下。”

  方笑武稍微犹豫了一下,木晟便冷笑道:“哼,你以为老夫会抢夺你的兵器?”

  方笑武干笑一声,将木剑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来,递给木晟,道:“你看看吧,是不是你以前见过的那把木剑?”

  木晟接过木剑仔细看了看,点点头,道:“正是这把木剑。”

  话罢,随手挥舞了一下,感觉虽然很有威力,但事实上,那只是他的手劲很大的缘故,以他绝世强者的修为,也没有办法激发潜藏在木剑里面的奇异力量,更不可能发动寒羽。

  也就是说,除了方笑武之外,这把木剑就算是落在了别人的手中,也不可能发挥它的真正实力,木剑与方笑武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别人无法琢磨,类似心心相印的关系。

  木晟发挥不出木剑的真正力量,便将木剑还给方笑武,道:“果然是大荒剑。”

  方笑武问道:“这把木剑的真名叫大荒剑?”

  “对,它的外表看看上去类似坚木,实际上,它里面藏着一股谁也猜不透的神奇力量……”木晟抬起头来,略微沉思了一会,突然长叹一声,颇为感慨的道:“你要是老夫曾孙的话,那该多好。你比木飞鸿那个小子强多了,那个小子除了吃喝玩乐之外,什么都不会,他要是老夫的孙子,老夫早已一掌把他劈了。”

  方笑武微微一怔,澳门赌博网站:道:“你这话的意思是说……”

  木晟感觉到了方笑武的疑心,不想让方笑武多疑,便摇摇头,佯装轻描淡写的道:“没什么。”

  方笑武见他不说,也就没有深究,问道:“对了,你还没说你是在哪里见过这把大荒剑呢。”

  “你真想知道?”

  “当然。”

  “如果你知道这件事的话,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

  “因为这件事十分复杂,一时之间,老夫也没办法跟你说清楚,而且内中详情到底怎么样,老夫直到现在也搞不清楚。”

  木晟越是这样,方笑武越是疑心,道:“你赶快说吧,你只要说出你在什么地方见过大荒剑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事,你可以选择不说,我以后会慢慢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