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319章 圣宫使者
  入夜时分,澳门赌博网站:冯家。

  家主冯纶刚吃过晚饭,正打算休息一会,然后就去修炼。

  突然,一个下人走了进来,在冯坤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冯纶面色一变,急忙说道:“快把此人请来。”

  “是。”

  那个下人迅速退去。

  不多时,只见一个风姿秀逸,面如冠玉的蓝衣公子背负双手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之前进来的那个下人。

  冯纶挥了挥手,示意那个下人退出大厅之后,双手朝蓝衣公子一拱,道:“不知方公子……”

  “我不姓方,你叫玉公子好了。”

  “是,玉公子,不知你有何吩咐?”

  望着眼前的这个蓝衣公子,也就是方宝玉,冯纶心中尽管充满了疑问,但是,他却不敢多问。

  他不不清楚方宝玉与方笑武之间有什么的关系,但他凭着武圣的修为,却是可以看出方宝玉的修为要在方笑武之上,而且比方笑武高出甚多,不过,他并不认为方笑武会很差。

  那天,方笑武能够杀掉他们冯家的几个顶尖高手,而且最后一招还杀掉了冯坤,可以说极为凶残、霸道,方笑武的实力足以当得上高深莫测,根本就不能单纯用修为来形容。

  方笑武冷冷地道:“冯纶,我曾经跟冯坤说过,如果你冯家敢对我不利的话,我就要让你冯家从木天城永远消失,你知道吗?”

  闻言,冯纶面色一白,忙道:“玉公子,冯某……”

  不等他说下去,方宝玉突然拿出了一块令牌,正是那天她拿给冯坤看的那面令牌。

  只不过,冯坤当初不认识这枚令牌是何物,所以不听警告,而现在,冯纶见到这面令牌之后,先是一怔,接着便面露恐惧之色,双膝跪在地上,全身发抖,连头也不敢抬一下。

  整个冯家当中,也只有冯纶认识这块令牌是何物,这块令牌在他冯家祖上每一代家主的口中,均是具有无上强大的威力,此令叫做“海舟令”,来自于圣宫,而圣宫的实力,别说他们冯家,就算是整个大武王朝,也没有一个势力敢不听圣宫的号令。

  “不知使者驾到,小人有眼无珠,还请使者处罚。”冯纶战战兢兢的说。

  他不清楚冯家祖上与圣宫是什么关系,但他却知道,身为冯家的家主,一旦看到了圣宫的“海舟令”,就要无条件服从,否则,冯家必定会在一夜之间遭受面顶之灾。

  别看他们冯家之前有一个绝世强者,而且还是天人境后期的绝世强者,可一旦面对圣宫,那就什么都不是。

  圣宫的强大,在传说中可以说是天下无敌的,没人敢招惹,即便是萧家和魔教,除非是和圣宫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不然的话,一旦遇到了圣宫的人,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冯纶,你既然知道我来自什么地方,你就应该明白你们冯家这次闯了大祸。”

  “小人明白。”

  “你想不想保住冯家的三千年基业?”

  “小人很想。”

  “好。”

  方宝玉点了点头,道:“如果你还想保住冯家的基业,那你以后就是我的手下,只听从我一个人的命令,要是让我知道你阳奉阴违,哼,我保证你冯家一夜之内必定灰飞烟灭。”

  冯纶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急忙说道:“从此以后,小人就是玉公子的奴才,玉公子叫小人往东,小人绝不敢往西,就算玉公子想要小人性命,小人也心甘情愿。”

  据他所知,凡是持有“海舟令”的人,不但是圣宫的真正弟子,而且还是圣宫的核心弟子,他不敢问方宝玉在圣宫的身份,因为这是大忌,但方宝玉既然持有“海舟令”,说明方宝玉在圣宫的身份极高,绝不是他能知晓的。

  或许方宝玉并不可怕,可一旦让方宝玉不高兴了,他们冯家的下场将会很惨,惨得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起来吧。”

  方宝玉说着,同时将“海舟令”收了起来。

  冯纶从地上爬了起来,却是低着脑袋,像是担心自己多看了一眼方宝玉就会遭受大祸。

  只见方宝玉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扔给冯纶,道:“你看了这封信之后,就把它碎了。”

  冯纶赶紧伸出双手将那封信接住,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迅速扫了一遍,生怕自己看错了一个字,字字记在脑海中以后,便运功将信纸震碎,弓身道:“小人明白了。”

  方宝玉点头道:“既然你明白了,我就不多说了,记住,以后见了我,我还是方宝玉。”

  “小人明白。”

  “那好,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话罢,就跟来时一样,方宝玉双手往身后一背,转身走了出去。

  而等方宝玉走了以后,冯纶这才敢站直身子,用手抹掉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道:“早知道这位爷是圣宫的使者,我就算与冯坤撕破脸,也不会让冯坤胡来,唉,冯坤那个老匹夫真是把我冯家害惨了,活该他下地狱!”

  ……

  同样的夜晚,月色朦胧,四野寂静。

  两条人影疾步行走在通往血龙山的那条道路上,而这两个人正是梅惊木和方笑武。

  万梅山庄虽然有四大高手,但说实话,那四大高手是冯纶早年收服的手下,虽然个个有着超凡境后期的修为,但他们与梅惊木比起来,就好比是星火之光比之于日月。

  所以,梅惊木上次去冯家的时候,不但没有带上他们,反而将他们留在了万梅山庄,而这一次,他去血龙山想办法弄到一枚血龙果,也没有带上他们四个人。

  换言之,倘若连他“木神”都没有办法拿到血龙果,别说只是四个武圣,纵然是四百个武圣,对他也毫无帮助。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不一会,距离血龙山越来越近。

  眼看就要到了山下,忽见山脚某处闪出一条人影,赫然是卢啸风。

  “原来是你,方兄。”卢啸风说着,然后瞥了一眼梅惊木,像是认识梅惊木似的,并没有多问。

  梅惊木则是笑着问道:“卢啸风,你的剑法练成了吗?”

  在梅惊木的面前,卢啸风不敢摆出唯我独尊的样子,道:“多谢梅庄主关心,晚辈的剑法还没有练成。对了,梅庄主,你与方兄突然到血龙山来,莫非是有大事不成?”

  梅惊木点了点头,道:“是有大事。我这次前来血龙山,是想试一试自己的运气,可否拿到一枚血龙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