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94章 可笑的小公子
  听了方笑武诧异的话,梅惊木也没有点明是谁要找方笑武,只是说道:“方公子去了就知道。”

  当下,梅惊木就让那个下人带方笑武去见那个前来找方笑武的人,而他自己,则是留在了梅园。

  很快,方笑武回到了那间大厅,只见厅里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正是昨天所见的那个酒楼管事。

  方笑武见了他,不觉一怔,道:“怎么是你?你……”

  那个中年男子神色显得十分着急,一开口就说道:“方公子,大事不妙。”

  方笑武面色一变,问道:“什么大事不妙?”

  “有人要找方公子的麻烦。”

  “谁要找我的麻烦?”

  “木王府的人。”

  “木王府的人?奇怪,我与木王府无怨无仇,木王府的人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

  方笑武说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昨晚遇到木王府那支人马的事,难道是那个年轻人不甘心,查到他们所住的客栈之后,今天跑来找麻烦?

  只听那个中年男子道:“方公子,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在下是受了我家公子的叮嘱,前来请公子到客栈看一眼,主持大局的。”

  “我的朋友呢?”

  “他们还在客栈那边等着。”

  方笑武想了想,便跟万梅山庄的那个下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跟着那个中年男子离开了万梅山庄。

  两人都是修真者,速度非常快,要不了多久,他们便已经赶到了客栈外。

  此时,客栈外的形势却是剑拔弩张,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像是随时会打起来。

  方笑武这边少了一个方宝玉,不知何处去了,而薛宝儿因为要在客栈里照顾昏迷不醒的水晶,没有出来,所以也就是白婵、罗城、高铁柱三个人。

  而另一边,却是站了两伙人,均是几十个。

  一伙是木王府的人,而另一伙,却是冯家的人。

  回来的途中,据那个中年男子说,不久之前,木王府的小公子木飞鸿,带着一伙人来到了客栈,说是要见方笑武一行,而高铁柱出去的时候,木飞鸿就说要把高铁柱带走。

  结果,高铁柱打伤了木飞鸿的几个手下,木飞鸿正要用强的时候,冯家的四少爷冯克芎,奉他老子冯纶之命,前来拜访方笑武,见到双方要打起来,就跟木飞鸿交涉。

  然而,木飞鸿根本不听冯克芎的劝说,非要将高铁柱带走不可。

  冯克芎也不敢太过招惹冯克芎,便只好先稳住木飞鸿,叫人去万梅山庄把方笑武请来,让方笑武做主。

  ……

  方笑武到了现场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冯克芎,见这个冯克芎二十多岁的样子,长得还不错,而且身上没有一般年轻人的那种傲气,印象也就在木王府的那个木飞鸿之上了。

  本来方笑武之前对木王府的人还有一些好奇,但现在,这个木飞鸿所做的事,却引起了他的愤怒,以他的性格,绝不会轻易放过木飞鸿,只是木飞鸿终究是木王府的小公子,属于地头蛇,如果能把这件事说清楚的话,那是最好。

  但是,万一真要打的话,他也绝不会退让,因为他得罪的人也不少了,难道还会怕得罪木王府吗?

  白婵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跟方笑武说了一下,与那个中年男子说的果然差不多。

  这时候,木飞鸿在上下打量了一会方笑武之后,语气十分傲慢的说道:“喂,大胡子,你就是那个什么左手武神方笑武吗?”

  方笑武点点头,道:“我就是方笑武,你就是木王府的小公子木飞鸿?”

  “放肆!”木王府的一个高手喝道:“方笑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直呼小公子的大名。”

  不等方笑武开口,木飞鸿将手一举,道:“不要插嘴。”

  木王府的那个高手听了,吓得面色一白,再也不敢乱开口。

  木飞鸿则是一副孝子的口吻:“娘常常教导我,说要与人为善,我绝不能忘记娘说过的话。”话锋一转,道:“方笑武,你来得正好,这个大个子是你的手下吧?”

  “是。”

  “他出手打伤了我的人,你说该怎么办?”

  “不知道你觉得怎么办才好?”

  “本来我想把你们全都抓走,但我看在他那么能打的份上,就放过你们,不过你得把他送给我。”

  “什么叫把他送给你?”

  “就是让我把他带回去,从此以后,他就是我木王府的家将。”

  听了这话,方笑武淡淡一笑,扬声道:“大个子,你说,你要不要跟木王府的小公子去木王府做家将?”

  高铁柱大声道:“方少,你对我这么好,我绝不会背叛你,也不会去什么木王府当家将。”

  方笑武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对木飞鸿道:“木公子,你听到了,我的这个手下不想跟你去木王府,我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他打伤贵府的那几个人,我会负责治好他们……”

  方笑武原本以为自己这么一说,木飞鸿就会收手,但没想到的是,木飞鸿从小骄纵惯了,在城里属于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从来只有别人怕他的份,绝没有他息事宁人的时候。

  只见木飞鸿面色微微一沉,问道:“方笑武,你知道在你来来之前我为什么没有动手吗?”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我娘伤心,她要是知道我打人,她就会很难过。”

  “既然如此,你就不应该瞒着你娘做这等仗势欺人的事。”

  “哼,仗势欺人?我已经说了许多好话,甚至放弃了追究你们的责任,你居然还说我仗势欺人?方笑武,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不让这大个子跟我走,休怪我今天对你不客气。”

  方笑武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明明是自己没有道理却把自己说得很有道理的人,不禁又气又笑。

  “木公子,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方笑武,看来你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你知不知道在这木天城里,我木王府就是主人?凡是来木天城的外地人,我都有权力查问来历,你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们是乱党,将你们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