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89章 灵木
  擎天兔走后,白婵问了一下方笑武被吸进怪树中的情况。

  可是,身为当事人的方笑武,也不知道自己掉进怪树里面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之所以能够醒来,也是在木剑将怪树打碎之后,在此其间,他对外界根本就一无所知。

  而对于薛宝儿来说,只要方笑武没有事就行,她不怎么关心方笑武在怪树中的经历,她现在唯一关心的人是水晶。

  此前,薛宝儿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能保护好水晶,但水晶如今昏迷不醒,人人束手无策,她觉这是自己的过错,要不是自己逞强的话,也就不会让水晶变成这样了。

  薛宝儿虽然没有开口,但她的脸上写满了深深的自责。

  方笑武一眼就看出了薛宝儿心里在想什么,安慰道:“宝儿,你不用这样,谁也想不到那个冷无忧会是个绝世强者,况且冷无忧已经死了,而我们大家都没有事。”

  薛宝儿道:“可是水晶她……”

  不等她把话说完,白婵打断她的话道:“水晶的事可以从长计议,我现在担心的是赶尸天尊。”

  “赶尸天尊到底是什么人。”罗城问道。

  白婵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望了一眼方宝玉,说道:“姓方的,你不是见识广博吗,你说说赶尸天尊是谁?”

  方宝玉苦笑着道:“白掌门,你这话把我问住了,赶尸天尊这个名字我今天也是第一次听说。”

  白婵听他这么说,心中不觉有些高兴,因为方宝玉也有不知道的事,而这件事自己正好知道。

  方笑武当然知道白婵的鬼心思,说道:“鬼丫头,你就不要和玉兄在这种事上争个长短了,快说吧,这个赶尸天尊是什么人?”

  白婵白了方笑武一眼,道:“你慌什么?我这不就说了嘛。说起这个赶尸天尊,乃是荆州的一个高手。此人精通法术,年纪不详,来历不详。许多年以前,我师父曾经与此人见过一面,还为此人看过一次相。此人当时的修为虽然没有达到绝世强者,但已经是中级武圣,而现在,我敢说,他的修为至少也是一个中级绝世强者。”

  方笑武笑了笑,道:“那当然,他的徒弟冷无忧都这么厉害,更何况是他?”

  白婵道:“本来我师父当年为赶尸天尊看过相,所以冷无忧早些时候说过会放我们走,可没想到的是,结果却是我们合伙杀了冷无忧,虽说赶尸天尊早已不管世俗之中的事,但冷无忧是他的徒弟,谁也不能保证赶尸天尊不会一怒之下,出山为冷无忧报仇,而赶尸天尊一旦这么做了,我们必死无疑。”

  方笑武沉吟道:“这倒未必。”

  白婵问道:“你有对付赶尸天尊的办法?”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说这种大话?”

  “如果赶尸天尊真要出山为冷无忧报仇,我就叫老骗子对付他。”

  “哼,你别以为老骗子实力深不可测就什么人能对付,依我看来,就算老骗子能对付赶尸天尊,到时候肯定也会两败俱伤。”

  听白婵这么一说,方笑武倒不觉有些怀疑起来。

  记得上一次,令狐十八无缘无故的吐血,还说要跑去找一个地方好好疗伤,几天后才回来,如果令狐十八当时真的受伤,那就是因为在和石龙和尚交手的时候,伤到了某处。

  虽然令狐十八说过自己的真正实力很强,绝不在那个“剑主九界”的剑十三之下,但是令狐十八的身体有问题,修为一直处于超凡境前期,而就算是《神碑疗伤篇》,对治疗他的身体问题一点用处都没有。

  这说明什么?

  当然是说明令狐十八的身体问题严重到了几乎是没办法恢复的地步。

  令狐十八与石龙和尚交手的时候尚且会受伤,要是遇到实力高过石龙和尚甚多的赶尸天尊,能够拼个两败俱伤就很不错了,万一令狐十八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自己害了他?

  就在方笑武思索的时候,忽见远方人影一晃,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来近之后,却是那个“万圣刀”郭百器。

  郭百器目光一扫,没有看到那棵怪树,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问道:“灵木树呢?”

  “什么灵木树?”方笑武问,其实早已猜到郭百器说的“灵木树”多半就是那棵怪树。

  郭百器道:“就是那棵长得奇形怪状的树。”

  闻言,方笑武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哦,你说的就是那棵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怪树啊,它已经毁掉了。”

  郭百器面色一变,失声道:“什么?灵木树已经毁掉了?不可能!”

  方笑武听他语气古怪,于是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灵木树不是凡间之物。”

  “不是凡间之物?什么意思?”

  “距今三千五百年前,天上掉下一块灵木,就落在这桃花山中。这块灵木经过五百年的造化,将这桃花山中所有桃花精华吸收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所以这桃花山中就再也没有看不到半点桃花的踪影。传说,灵桃三千年结一次果实,这灵木树吸收了数以千万计的桃花精华之后,本该在今年开花结果,而以它的奇异,在没有开花结果之前,就算是绝世强者,也拿它没有办法。”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

  “我之所以知道这么多,那是因为我从前人口中得知,当年亲眼看到那块灵木落到桃花山的人就是我隐仙谷的第二代祖师爷。”

  听了这话,方笑武不由想道:“难道木剑击中灵木树中的那个球一样的东西,就是灵木树快要结成的果实?这灵木树既然可以吸收桃花的精华,我又不是桃花,它之前为什么要吸我呢?莫非它真正想要吸收的不是我,而是木剑?奇怪,木剑是坚木做成的,又不是桃木,灵木树为什么会吸它呢?莫非木剑看上去是坚木,实际上是一种类似于坚木的桃木?”

  “对了,你说灵木树被毁掉了,它是被谁毁掉的?”郭百器问道。

  “我毁掉的。”方笑武毫不客气的答道。

  “你?”

  郭百器不相信的看着方笑武,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会方笑武,见方笑武满脸大胡子,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问道:“难道你就是在琅琊城杀了九头妖怪的那个左手武神方笑武?”

  方笑武愣了愣,问道:“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字?”

  郭百器道:“不久之前,我遇到一个朋友,澳门赌博网站:从他口中知道你的事迹,如果真是你毁掉了灵木树,看来你这个武神确实有点不一样,难怪有人会说你是第一武神。”

  随后,他叹了一声,道:“我原本是想来碰碰运气,要是能得到灵木树结成的果实,即便是无上灵丹也比之不上,但现在灵木树既然已经被你毁掉了,那只能说是命中注定的事。”

  说完,他转身要走。

  忽听方宝玉喊道:“前辈请留步。”

  郭百器转身问道:“你有何事?”

  方宝玉含笑问:“敢问前辈真是隐仙谷的高人吗?”

  郭百器道:“我不是高人,我只是隐仙谷的一名弟子。”

  方宝玉听他承认,便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郭百器眉头一皱,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宝玉笑道:“没什么意思,我有一位长辈与贵谷的一个宿老认识,所以我才会这么问。”

  “你的那位长辈是谁?”郭百器来了兴趣,问道。

  然而,方宝玉却不回答,而是卖着关子道:“这件事以后有缘相见再说,前辈有事的话,就请先走吧。”

  郭百器见他不说,也真的怀疑他的那个长辈与本谷的某位宿老认识,所以就没有追问下去,转身如飞而去。

  不久之后,方笑武等人也离开了桃花山,至于昏迷中的水晶,则是由薛宝儿背在背上。

  方笑武等人走后不多一会,一条人影突然从远处一闪而至,却是个身材矮小,胡须发白的锦袍老头。

  这锦袍老头像是早已来到,只是没有出现,一直躲在远处窥视。

  只见他到了现场以后,目光宛如鹰眼一般的扫视了四周半天,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最后,锦袍老头双手背负,缓步走到灵木树以前存在的那片土地上,一脸叹息的道:“都怪老夫来晚一步,要不然的话,灵木树又岂能会被那个小子毁掉?这方笑武到底是什么家伙,居然可以毁掉灵木树。唉,老夫等这棵灵木树开花结果已经等了一百多年,没想到的结果还是一场空,白白浪费了一百年多年光阴,早知如此,老夫当初就应该离开……”

  锦袍老头自言自语的说着,转身要走。

  下一刻,他突然停下脚步,目中射出道道精光,似乎是想通了一些什么:“不对,灵木树乃天降之物,又吸收了桃花山中所有桃花之精粹,可以说是桃木之魂,就算没有开花结果便被毁掉了,但它的精华应该还在才对,难道灵木树的精华已经转移到那个方笑武的身上?嗯,应该是这样。哼哼,看来老夫还有希望拿到。方笑武啊方笑武,你就算毁掉了灵木树又怎么样,老夫倒要看看你怎么躲得过老夫的手段。”

  话罢,人影一晃,这个锦袍老头便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