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80章 黄衣男
  银芒一闪,澳门赌博网站:快如电光石火,却是寒人扔出的那根针穿透飞天猪身体,从飞天猪的体内飞了出去,飞天猪的惨叫才刚响起,那根针在天空中陡然一变,竟是变成了一把宝剑。

  宝剑极长,差不多有六丈,浑身透出一道雪白的光亮。

  而就在飞天猪受到重创,力量急速减弱的一瞬间,宝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下连续两劈,宛如一把巨斧似的将飞天猪的两个庞大的翅膀割掉下,而翅膀一脱离飞天猪的身体之后,转眼就变成了两根一尺来长的羽毛。

  寒人身形一晃,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身法,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先收起宝剑,然后伸手朝两根羽毛抓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黄色的人影凭空出现,尚未看清这个人是谁,此人就一脚踢出。

  “嘭”的一声,寒人的反应很快,却是没能及时闪开,被这人一脚踢飞出去,远远落在地上,不知死活。

  哼!

  那人不屑的冷笑一声,像是认为寒人必死无疑,左手一抓,已经将两根羽毛拿着在手中。

  随后,这人右手微微向下一挥,一道剑光便从他的手中飞射出去,就像是一道雷电,以谁也看不清的速度将失去两个翅膀的飞天猪劈成两半,而飞天猪的身子一分为二以后,便有一颗妖丹飞出。

  这颗妖丹是飞天猪修炼多年之后在体内形成的兽丹,具有相当强大的威力,要是有人吃了,不但能够增加元力,提升修为,而且还能具备一定的变化能力,当然,能够变化出来的东西就是跟飞天猪一样的兽类,奇丑无比。

  不料,那个人对于飞天猪的妖丹却是看也不看一眼,右手又是一挥,剑光再次出现,“轰”的一声,直接将那颗妖丹粉碎,分明就是对妖丹一点都不感兴趣,也不想让妖丹落在别人的手里。

  此时,寒兽在地方滚了数丈之后,眼见寒人落在远处一动不动,因为寒人是它的主人,它便急忙跑了过去。

  至于擎天兔,向后滚了十多圈以后,感觉到那个将寒人踢飞出去的家伙太过强势,急忙跑到了方笑武身边,向方笑武发出了咕咕的警示声。

  方笑武身为擎天兔的主人,当然听得懂擎天兔的叫声是什么意思,加上看到寒人被这人一脚踢飞出去,简直就是不堪一击,虽不清楚对方的修为有多高,但以对方的实力,即便不是绝世强者,应该也是个顶尖武圣了。

  方笑武暗暗运功的同时,目光一聚,朝悬空而立的那人望去。

  只见那人是一个黄衣男子,年纪看上去不大,也就四十出头,身材颇高,至少也有六尺三寸,也就是一米九左右,左手拿着两根羽毛,右手放在身后,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

  “你是何人?”罗城将古皇剑横在胸前,右手握住了剑柄,一股剑气透身而出。

  黄衣男人瞥了一眼罗城,其实,他真正看的不是罗城,而是罗城手里的古皇剑。

  “你手里拿的可是古皇剑?”黄衣男人开口问道。

  “是!”罗城斩钉截铁的道。

  “很好,我找了许多年,一直没能找到一把称手的宝剑,你的这把古皇剑正适合我的身份,我要定了。”

  “凭什么?”

  “就凭我一举手一投足就能将你们全都杀死在这里。”

  闻言,罗城当然不相信黄黄衣男子的话,面色一冷,陡然拔剑出鞘,而在拔剑的一瞬间,他便自损元气,发动了青铜之身的力量,闪电一般的飞起,一剑向黄衣男人刺了过去。

  他这一剑有个名堂,叫做“剑飞天地”,是莫仁敌传授给他的,可以说是他的杀手锏。

  自从出山以来,他从未没有在外人面前施展过这一招,因为这一剑的力量实在太强,连他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

  他之所以要在这个时候对黄衣男子施展这一剑,那是因为黄衣男子的话已经深深的羞辱了他。

  莫仁敌当初把古皇剑传给他的时候,他就在莫仁敌的面前发过誓言,绝不会让古皇剑从手中丢失。

  对于用剑的修真者来说,剑就是第二生命,但对于罗城来说,剑是他的第一生命,他宁愿丢掉性命,也不会在临死之前让别人将古皇剑从他的手中夺走,他要让黄衣男子知道自己的决心。

  不是他死就是黄衣男子死!

  铛!

  面对罗城这一剑的力量,即便是顶尖武圣也不能小看,然而,那个黄衣男子的嘴角却是泛出了一丝讥嘲,像是没有把这一剑放在眼里,右手从身后拿出,直接弹中了古皇剑。

  “哇”的一声,罗城自信“剑飞天地”的威力可以让黄衣男子动容,可没想到的是,黄衣男子的手指弹中古皇剑之后,一股古怪的力量竟是沿着古皇剑迅速传来,击中他的全身,让他受了极重的内伤。

  “年轻人,你应该是剑皇莫仁敌的徒弟吧?”黄衣男人目送罗城连人带剑飞出去,眸子内闪耀着天下唯我独尊的光芒,说道:“别说是你,就算是你师父,他也不敢在我的面前放肆。”

  高铁柱本来想上去抱住罗城将要落地的身子,但方笑武阻止了他,罗城是个什么样的人,方笑武太清楚了,只要罗城还有一口气在,别人对他的帮助就是一种侮辱。

  果然,罗城落地之后,强忍内伤,慢慢的站了起来,目中射出冷冷的坚毅之色,道:“你是绝世强者!”

  黄衣男子一脸傲然的道:“我若不是绝世强者,又怎么可能一招将你打成这样?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叫冷无忧。”

  话音刚落,忽听“呜……”的一声,宛如狼叫,却是寒兽发出来的。

  霎时间,寒兽寒气大涨,目中闪耀着惊人的光芒,浑身透出一股恐怖的气势,竟是比之前更要强烈,分明就是恢复了更多的力量。

  下一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寒人站了起来,竟是没事。

  只见寒人像人似的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伸手放在了寒兽的头上,让寒兽收敛气势。

  “你,你没死?”冷无忧眼见寒人站起并活动手脚,目中不自觉闪过一丝惊疑。

  他刚才那一脚暗藏着巨大的威力,自认连中级武圣都能踢得死,更何况是寒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寒人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