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57章 诡异的石龙
  华阳君本以为平西王受了伤,澳门赌博网站: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自己用不着和平西王同归于尽。

  但没想到的是,两人的手掌刚一相碰,华阳君便觉得一股强大的劲道突然从平西王手掌里涌来,将他逼得连连后退,而他自身修炼的功法,竟然也没办法挡住平西王所用的功法来势,当即受了内伤。

  这一瞬间,华阳君大吃一惊,知道自己低估了平西王的实力。

  原来平西王的修为不但比他高,而且就连修炼的功法,也要在他的功法之上,只是平西王以前从未在他面前施展过这种功法罢了。

  “华阳君,本来你用不着死,但我曾经对我死去的妻子发过誓,谁要是敢伤害我女儿,我绝不会放过他,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自爆元魂吗?”

  就在平西王这么说的时候,一直向后退的华阳君原本想自爆元魂,但他发现自己竟然没办法施展,不由得冷汗狂流。

  而他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中了《霸王玄经》的力量。

  想当初,平西王正是施展了《霸王玄经》,将修为和自己差不多的公孙白击败击杀,连自爆元魂都没法完成。

  而现在,平西王面对的人是修为比公孙白还要低,但功法要在公孙白之上的华阳君,这么一算的话,华阳君再怎么强,也就和公孙白差不多,所以,华阳君没办法自爆元魂也是理所当然的。

  石龙和尚修为乃绝世强者,只是看了一眼,就看出了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他本来可以解救华阳君,但他知道自己一旦动手,惊尘大师一定会动手,所以他选择了见死不救。

  而钱麻子原本也有机会救华阳君,但这家伙与华阳君没什么交情,他真正要对付的人不是平西王,而是长春教,所以他也是一副作壁上观的样子。

  再者说,相斗中的两人早已有言在先,谁也不能请帮手,华阳君真要死在平西王手中的话,那就只能说他学艺不精,怪不得谁。

  华阳君向后退了数十丈之后,面色突然变得通红,竟是将自身修炼的功法催动到极致,元力暴增。

  眼看平西王的气势压制不住华阳君,就要让华阳君自爆元魂,与平西王同归于尽,忽见平西王身躯微微一抖,体内发出了一股奇怪的力量,一股佛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而平西王集合了《霸王玄经》与这股佛气的力量之后,瞬间便将华阳君才刚起来的气势彻底压住。

  只见平西王将手一收,让华阳君一掌打中了自己的胸口,但也就在同时,华阳君也被《霸王玄经》的力量震碎了全身经脉,而华阳君的元魂,却被那股佛气震碎了。

  随后,平西王一掌轻轻地打在了华阳君的头顶上,低声道:“华阳君,我已经给过一次你活下来的机会,只是你自己不珍惜,本来我可以碎掉你的肉身,但我还是留你一个全尸吧。”

  “砰”的一声,平西王手掌发力,将尚未死绝的华阳君打得魂飞魄散,死在了平西王的掌下。

  平西王身形一晃,退回己方阵前,而这个时候,华阳君的尸体才缓缓倒下,蓬一声,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在此之前,钱麻子一直以为平西王的手段再怎么高明,但因为修为只是出神境前期,不可能很厉害,但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真要打起来的话,他的修为虽然是超凡境后期,比平西王高两个层次,但恐怕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胜过平西王。

  换言之,他要是有平西王那样霸道的功法,他又何必要去抢长春教的《不死道诀》呢。

  “平西王,你用的是什么功法?”

  问话的人是石龙和尚。

  “《霸王玄经》。”

  “老衲问的是第二种。”

  “石龙,以你的目力,应该早已看出来了,本王用的第二种功法乃佛门绝学,它正是灵鹫寺六大绝学之一的《伽蓝神功》。”

  “老衲终于明白了,你是惊梦的徒弟。”

  “不错,家师正是惊梦大师。八岁一年,本王曾经到灵鹫寺学艺,学了五年才出来,而本王的师父,就是惊梦大师。”

  “难怪你会懂得《伽蓝神功》,这门功法本来就是惊梦最擅长的。以你在这门功法上的造诣,肯定是比不上你的师父,但老衲敢说,你将来的成就,一定在惊梦之上。”

  听了这般类似称赞的话,平西王并未得意,略微一想,沉吟道:“石龙,本王与你一无往来,二无过节,现在罪魁祸首华阳君已死,不如就到此为止,如何?”

  “你想罢手?”

  “如果你肯点个头的话,我们转身就走,今后你神碑寺还是仍和以前一样,无拘无束。”

  闻言,石龙和尚哈哈一笑,道:“老衲是想罢手,不过你得答应老衲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把那个小和尚交给老衲。”

  “小和尚?”平西王微微一怔,旋即明白过来,道:“不可能,他是本王的朋友。”

  “这么说,那就是没得商量了?”

  “没有。”

  “那你凭什么要老衲罢手?”

  平西王沉声道:“石龙,你不要忘了,本王的师叔惊尘大师就在这里,你要动手的话,对你没好处。本王之所以想和你罢手,不是怕你,而是不想造成更多的伤亡。”

  “哼,你以为老衲受了伤就斗不过惊尘吗?”

  话音未落,石龙和尚气势大涨,突然向惊尘大师扑了过去。

  惊尘大师本来要接招,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瞬间,他师的面色微微一变,竟是向外避开,不敢接石龙和尚的这一招。

  石龙和尚追了几次之后,没有追上惊尘大师,便讥笑道:“惊尘,你不敢和老衲交手吗?”

  惊尘大师一言不发,仍是不断的闪避着石龙和尚的攻势。

  方笑武站在地上看了一会,面上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暗中嘀咕:“咦,这个石龙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可以逼得惊尘大师不敢和他交手,难道……难道他领悟了我说给听他的东西?”

  突听“砰”的一声,惊尘大师终于不再闪避,与石龙和尚对了一掌。

  尽管惊尘大师的掌力在石龙和尚之上,瞬时将石龙和尚震飞出去,但石龙和尚居然没有什么事,实在是诡异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