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50章 男儿气概
  “各位,澳门赌博网站:今晚发生这种事实属不幸,宴会到此为止,散会。”

  此时此刻,平西王再也顾不得什么礼节,将手一挥,面色凝重的退出了广场。

  他可以不在乎华阳夫人,但他不能不在乎他的女儿。

  朱菁雯是他唯一的血脉,朱菁雯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觉得自己会对不起朱菁雯死去的母亲。

  当初他妻子死的时候,担心自己死后他对女儿不好,要他发誓绝不能让女儿受到半点伤害。

  然而上一次,朱菁雯被公孙白掳走,虽然没有少一根头发,但也已经算是受到一次伤害。

  没想到的是,这次只因为自己一时疏忽大意,竟然又让女儿再次被掳走。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他女儿不利的人!

  “华阳君,当初你身负重伤逃出华阳城,我念在你曾经是我义兄的份上,没有派人追杀你,只是对外假称你已死掉,让你一条生路。没想到的是,你竟然还敢找上门来,掳走本王的女儿,你要是敢伤害本王女儿一根头发,本王定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痛苦的滋味。”

  平西王心里狠狠地想道。

  而他离开广场之后,众宾客也都纷纷告辞离去。

  没人说要帮平西王对付钱麻子和华阳君,因为这种事谁也帮不上忙,而且一旦插手的话,势必会让人以为平西王没用,连自己的女儿和女人都救不回来,岂不是给平西王难堪吗?

  方笑武、罗城、高铁柱,再加上不属于他们阵营的方宝玉,一行四人,从平西王匆匆走出来,往武神府而去。

  走远之后,方笑武开口问道:“阿城,你能对付那个钱麻子吗?”

  “颇有难度。”

  “难道他的修为在你上?”

  “应该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这次平西王有麻烦了。”

  忽听方宝玉说道:“方兄,我听说你与菁雯郡主关系很好,你不想出手救她吗?”

  方笑武微微一怔,道:“谁说我与菁雯郡主关系很好?”

  方宝玉道:“我听城里人说的,难道那些人都是胡说?”

  方笑武耸了耸,道:“当然是胡说,我与菁雯郡主没什么关系。不过,平西王对我颇为照顾,这次菁雯郡主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得做些事情,只是现在我没有半点头绪,得等回去之后再说。”

  四人脚程虽然不慢,但武神府与平西王之间相距甚远,四人走了千米之后,便展开身法,往武神府疾奔过去。

  在此之前,方笑武从未见过方宝玉任何身法,此时,他见方宝玉展开身法以后,竟然可以跟得上他们三个,心底暗暗纳闷,越发猜不出这个家伙到华阳城来的真正目的。

  很快,四人回到了武神府。

  方宝玉因为与他们三个不是一伙的,所以进了武神府之后,就告辞而去,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方宝玉刚一走,突见人影一晃,令狐十八从天而降。

  他一脸惊异的道:“哟哟哟,义弟,我听说朱菁雯和华阳夫人被人抓走了?”

  “老骗子,你的消息倒很灵通,不错,朱菁雯和华阳夫人确实被抓走了,而且抓走她们的人还是传说中已经死的华阳君。”

  “原来那个家伙就是华阳君啊。”

  “什么那个家伙?”

  “就是重伤华阳夫人,将华阳夫人和朱菁雯一起抓走的那个独眼瘦老头。”

  “独眼瘦老头?”

  方笑武面色微微一变,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亲眼看见华阳君抓走了华阳夫人和朱菁雯?”

  “是啊。”

  “那你怎么不出手救她们?”

  “我与她们无亲无故,为什么要救她们?本来你答应取朱菁雯做老婆的话,她就是我的弟妹,凭着你我的交情,我拼了老命也要救她,但你又不喜欢她,我救她干什么?我已经过救过那个小妮子一次,再救她的话,岂不是变成了她的护花使者?”

  方笑武没时间和这个老骗子多说,问道:“华阳君抓了人之后,往那个方向去了?”

  “好像是北方。”

  “什么好像,到底是哪个方向?”

  “你急什么?反正已经有人追踪下去了。”

  “谁追踪下去了?”

  “神无名。”

  “是他?”方笑武不觉一怔。

  令狐十八嘻嘻一笑,道:“对,就是那个家伙,他与华阳夫人好像有点不寻常的关系,这几天经常出现在华阳夫人住的地方,偷偷摸摸的,像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方笑武眉头一皱,道:“那你呢?无缘无故的,你跑去华阳夫人住的地方干什么?”

  “我在大街上遇到一个老熟人,所以就跟着去了。”

  “老熟人?什么老熟人?”

  闻言,令狐十八四周看了看,像是担心自己说的话会被外人听到,压低声音道:“我不能告诉你这个老熟人是谁,反正我在城里看到了他,只是他没有看到我。我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的是,他与华阳夫人竟是认识的,竟然找到了华阳夫人住的地方。

  这个老熟人与华阳夫人说了好半天的话,刚离开华阳夫人住的地方,神无名便出现了。我本来要去追那个老熟人,但我后来想了想,没有跟上去,而是躲在暗中观察神无名,想看看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要偷窥华阳夫人洗澡。

  我等啊等,结果先是等来了朱菁雯和她的那两个丫鬟,最后就等来了华阳君。那家伙好凶残,刚一出现,就一掌重伤华阳夫人,抓了两个女人就跑,至于朱菁雯的那两个丫头,连他的人影都没有看到,就被他发出的元力震昏,怕是要昏睡好几天。”

  听了他的话,高铁柱讶然道:“令狐前辈,你好厉害。”

  “我哪里厉害?”

  “你能把当时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其他人却没有发现你的存在,这岂不是很厉害吗?”

  “嘻嘻,是吗?你不说的话,我倒没发现,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我自己却是很厉害。”

  闻言,方笑武就知道这老骗子的老毛病又犯了。

  这老骗子明明有实力救下朱菁雯和华阳夫人,之所以不出手,肯定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与这两个女人无亲无故,而是另有原因,只是这老骗子既然不肯说实话,那就没人可以逼他就范。

  想了想,方笑武道:“既然神无名已经追踪下去了,以他的实力,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我们回屋等着吧。”

  当下,他们一行去到东院的大厅,在大厅里坐着等神无名的消息。

  一个时辰后,神无名果然回来了。

  “你们……”神无名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你们聚在一起干什么?”

  “无名前辈。”高铁柱道:“你不是去追华阳君了吗?他把华阳夫人和菁雯郡主抓到了什么地方?”

  闻言,神无名面具后的双眸闪过一丝诧异,目光扫了一扫,最后落在令狐十八的身上。

  “令狐十八,你跟踪我?”

  “谁说我跟踪你?我只是正好看到你追出去罢了,别说得我好像很喜欢跟踪似的。”

  转眼之间,神无名的眼神又恢复了常态。

  但他的心中,却是万分震惊:“这老骗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我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超凡境后期,即便是修为比我高一层的武圣,也休想跟踪我,他是怎么跟踪我的?我怎么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随即,他说道:“方笑武,我可以告诉你华阳君把华阳夫人和朱菁雯抓到了什么地方,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平西王。”

  “为什么不能告诉他?”

  “你要是告诉他,就别想从我口中得知华阳夫人和朱菁雯的下落。你想讨好平西王,不能光说不练,要拿出你的男儿气概,凭你的真本事将朱菁雯救出来,到那时候,平西王想不把朱菁雯许配给你都难了。”

  方笑武哭笑不得,道:“怎么你们一个个都希望我娶朱菁雯?”

  令狐十八出来搀和:“这有什么不好?男人娶了老婆,性子才能定下来,你那么好动,就是因为没有老婆。”

  “去去去……”方笑武挥了挥手,意思是自己没工夫与他胡搅蛮缠,对神无名道:“既然你非要我这么做,那你就说吧,华阳君把华阳夫人和朱菁雯抓到了什么地方?”

  “由此北去,五千里外有一座山,那山里有一座寺院,寺院里有一群酒肉和尚,华阳君就把她们关在里面。”

  “事不迟疑,我……”

  “现在还不能去。”

  “为什么?万一朱菁雯受到伤害,我就算救了她,她恐怕也会要死要活的。”

  “我保证她不会有事。”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

  “华阳君痛恨的人只有两个,也就是平西王和华阳夫人。他之所以要抓朱菁雯,是想用朱菁雯当作人质,用来要挟平西王,根本就不会伤害朱菁雯。现在已经是深夜,你要去救人的话,要等到天亮,以免华阳君狗急跳墙,做出伤害朱菁雯的事。”

  闻言,方笑武这才明白神无名的真正用意,原来是担心天黑之下,不好救人,万一误伤了朱菁雯,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必需等天亮之后再出手,到时候一目了然,想怎么救就怎么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