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49章 宴会之变
  方笑武原本以为这个钱麻子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因为他不但有两亿四千万的人头金,而且在座的那么多人里面,也只有他的敌人最多,钱麻子最有可能是找他,没想到的是,钱麻子找的人居然不是他,而是那个看上去永远不会与别人起冲突,始终一脸微笑的卫青宗。

  “不知前辈有何见教?”卫青宗站了起来,当此之时,他的脸上居然还能保持微笑,像是不觉得自己将要大祸临头。

  “老夫问你,你是谁的弟子?”

  “家师名讳空洞道人。”

  此话一出,许多人都大吃一惊。

  这空洞道人虽然不是长春教的第一高手,但他却是长春教第一高手的师弟。

  长春教有四大长老,均是武圣级的高手。

  排名第一个的名叫空虚道人,乃长春教第一高手。

  排名第二的就是空洞道人。

  排名第三的乃空同道人。

  排名第四的乃空元道人。

  论修为,空洞道人位列第二,即便是长春教的教主玄兵子,见了此老,也要尊他一声空洞师叔。

  卫青宗如果是空洞道人的弟子,那他的身份在长春教内,绝对是极为特殊的。

  要知道长春四老都已经是年过六百的宿老,除了卫青宗之外,四老的其他弟子都已年纪不小,少说也有一百五六十岁。

  卫青宗以二十岁不到的年纪成为空洞道人的弟子,辈分之高,即便是教内三四百岁的高手,也不得不叫尊他一声师叔。

  难怪平西王介绍卫青宗的时候,只说卫青宗是长春教的高徒,却未言明他是谁的弟子,原因就在于不想太过宣扬。

  “原来你是空洞道人的徒弟,老夫还以为你是空虚道人的弟子,不过,就算你不是空虚道人的徒弟,你也是长春教的重要弟子,老夫现在想跟你借一样东西。”

  “敢问是什么东西,只要晚辈可以借的话,定当遵从。”

  “这件东西是你长春教的至宝,也就是你长春教的第一功法,《不死道诀》。”

  闻言,全场大吃一惊。

  这家伙口气好大,居然敢抢长春教的第一功法,而且还是当着平西王的面,如果平西王不管这件事的话,恐怕有碍平西王的威风和名声。

  奇怪的是,平西王并没有开口,像是要把这件事交给卫青宗自己处理,不到最后关头,他绝不会出来掺合。

  “原来前辈对我长春教的至宝如此感兴趣,只不过,晚辈资质平凡,才疏学浅,别说《不死道诀》,即便是教内的诸多功法,也为尚未学到十之三四,又怎么能学至高无上的《不死道诀》呢?还请前辈见谅,晚辈没办法将这件东西借给你。”

  “你当真不借?”

  “不是不借,而是没有。”

  “你若不借,那就别怪老夫再向你借另外一样东西。”

  “不知是那一样东西?”

  “你的人头。”

  听了这话,卫青宗居然还能保持微笑,道:“晚辈的人头从不外借,这次要让前辈失望了。”

  钱麻子眼见卫青宗居然还不动怒,也觉得这个小子颇为不凡,冷笑一声,道:“卫青宗,老夫知道你是锦衣侯的儿子,但是老夫连平西王都不怕,更何况是你老子?你乖乖跟老夫走,老夫不为难你。”

  “我老子是我老子,我是我,你要对付我的话,尽管动手。”

  “对付你?哼,卫青宗,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老夫真要杀你,挥挥手就能办到。”

  “那你还等什么?”

  闻言,钱麻子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方笑武听得出来,这个钱麻子与长春教之间一定有仇怨,不然的话,他不会冒着得罪平西王的危险,前来找卫青宗的麻烦。

  按理来说,以钱麻子的修为,即便是罗城这种级别的高手,恐怕也没办法将他怎么样,他一旦动手,在场这么多高手之中,一定没人是他的对手,就算联手对付他,也未必能奈何他。

  他还在等什么呢?

  难道他还有同伙?

  一想到这个问题,方笑西不觉暗暗吃惊,心想:“这家伙本来就很厉害了,如果再有同伙,岂不是更厉害?”

  蓦地,钱麻子哈哈一声大笑,道:“平西王,老夫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平西王道:“什么问题?”

  钱麻子阴沉沉一笑,道:“听说你杀了你的义兄华阳君,是不是真有其事?”

  平西王眉头一皱,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与华阳君认识?”

  “不错,我就是与他认识。”

  “你想为他报仇?”

  “报仇?用不着,他原本就没有死,我为什么要为他报仇。”

  此话一出,全场都是大吃一惊。

  华阳君没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笑武想道:“听这钱麻子的口气,好像知道不少华阳君的事,他为什么要说华阳君没死?难道华阳君真的没有死?”

  奇怪的是,平西王听了钱麻子的话之后,居然没有当场反驳钱麻子的话,像是被钱麻子说中了心事。

  “平西王,你不说话,那就代表默认了?”钱麻子道。

  “华阳君现在何处?”

  平西王暗中吸了一口气,问道。

  他这么说,显然是承认华阳君没死,登时引起一片哗然。

  “你想知道的话,老夫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让老夫把卫青宗带走。“

  “不可能!卫青宗是本王的客人,你要是把他从本王这里带走,今后本王如何向他父亲交代?”

  “你这么说,那就是没得商量了。”

  “没有。”

  话音一落,澳门赌博网站:平西王将手一挥。

  电光石火间,数百个平西王府的高手一拥而上,将钱麻子围在了当中,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忽听钱麻子一声狂笑,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就算是罗城,也禁不住皱了一下眉头,手里的古皇剑微微一紧,就要动手。

  轰!

  没等罗城动手,钱麻子便已经动手了,一股巨大的掌力发出,将数十个王府高手震飞出去。

  然后,他身形一晃,早已飞出了重重包围之中。

  不等其他人动手,钱麻子怪笑一声,倒飞出去,并且是一闪之下就消失无踪,远在数里开外。

  “平西王,老夫实话告诉你吧,就在老夫过来的时候,华阳君已经把华阳夫人和你女儿抓起来了,你不想让她们有事的话,就不要追踪老夫。三天之内,老夫与华阳君一定会找你谈判。”

  平西王听说华阳夫人和自己的女儿落入了华阳君手中,面色大变,喝道:“别追了,快去别墅那边看看。”

  霎时间,上百个高手飞出了王府,朝华阳夫人所住的别墅疾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