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47章 木剑的变化
  “禽兽不如?这话怎么解释?”

  “义弟,你有没有听说过虎毒不食子?”

  “有啊。”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抛妻弃子?”

  “废话,这话谁没有听说过?”

  “那好,我说的禽兽不如就是指这两者。”

  闻言,方笑武不太敢相信,道:“老骗子,你的意思是说,方大山不但想加害自己的儿子,而且还做出了抛弃妻子和儿子的坏事。”

  “据我所闻,是这样的。”令狐十八稍稍想了想,道:“他妻子大有来头,乃是木天城木王府的郡主。”

  木王府与北斗府一样,都是大武王朝的家族势力。

  只不过,北斗府已经存在了两千年,而木王府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一百多年前,大武王朝的皇帝御驾登州,走到距离木天城还有六百多里的时候,突然遇到大批高手袭击,有一中年大汉路过附近,以神一般的手段击杀匪首,解救皇帝。

  皇帝感激中年大汉,听说中年大汉姓木,就封为木王爷,镇守木天城,将木天城的的几大势力全都比了下去。

  现任木王就是中年大汉的孙子,名叫木承祖。

  “奇怪,他妻子并不是等闲之辈,他为什么要抛妻弃子?”方笑武问道。

  “谁知道呢,反正我听来的就是这样,而且事实就是,他妻子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离开了方家,被她老子木王,接回了娘家。”

  “那方大山的儿子呢?”

  “好像也回到了木王府。”

  方笑武本来想多问一下有关方大山的事,因为这个方大山居然就跟他前世的老子同名同姓,换作他人,也会忍不住好奇心。

  然而,令狐十八像是已经失去了说的兴趣,打了一个呵欠,道:“好困,我几天没睡觉了,先去睡一会儿,我的屋子没变吧?”

  方笑武不知道他是真的困还是假的困,但他既然说困了,那就让他去睡吧,道:“没变。”

  “那好,我走了,你们聊。”

  话落,令狐十八转身走了出去。

  等令狐十八走后,方笑武转过来问东郭老实道:“老实,这个方大山的事,你没听说过吗?”

  东郭老实摇摇头,道:“没有。”

  “那就更奇怪了,方大山是方戈诀的儿子,按理来说,应该也很出名才对,怎么连你也没有听说过?”

  “方戈诀有几个儿子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方戈诀有一个儿子叫方子俊,现年三十四岁。”

  “方大山,方子俊,听上去好像不是同一个娘生的。难道方大山是大老婆的孩子,方子俊是二老婆的孩子?”

  “有可能。”

  东郭老实说这话的时候,觉得今天的方笑武有些奇怪。

  虽然都是姓方,但天下姓方的何其多也,方笑武的好奇心也未免太重了。

  况且方笑武好奇的对象还是京城四大修真世家中的方家。

  要是让方家的人知道方笑武对方家的私事如此好奇,说不定会平白招来杀身之祸。

  “公子爷。”东郭老实道:“依我想来,方大山的事属于方家的密事,所以许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也不敢胡乱议论,我们私底下说说还行,要是在公众场合,我觉得还是不要多说为妙。”

  闻言,方笑武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不好奇了。”

  口中虽然说不好奇,但内心深处,却是暗暗记下。

  次日,方笑武练功完毕,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许久未曾用过的木剑。

  他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却是一无所获。

  自从寒羽上次跑进木剑之中以后,寒羽就像是永久的沉睡了一样,直到现在,仍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从地上缓缓站起,方笑武随手一挥手中的木剑,发出呜呜的声音。

  随后,他便在练功房内练起了剑法。

  当然,他练的剑法就是“百绝九剑”。

  这门剑法他虽然早已学会,但学会不等于造诣深厚,而且这门剑法不是一般的剑法,是龚剑秋专门为方笑武在灵蛇剑法的基础上创造的,威力极大,方笑武练到现在,尚未觉得自己已经将它练到了巅峰,顶多也就是炉火纯青。

  这座练功房极为宽敞,方笑武在里面练了一个多时辰后,觉得略有增进,便收剑站立。

  他正要将木剑收起来,忽见剑尖冒出了一团白光,因为光芒极为微弱,险些没有看到。

  “咦,难道是寒羽可以出来了?”

  他抖了抖剑尖,发现那团白光不但变亮了一些,而且还变大了一倍。

  暗中吸了一口气,他将心神全都灌注在右手手腕,运起元气,木剑凭空轻轻一划,却见木剑透出一股白光,而剑尖上的那团白光,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羽毛,乍一看去,就像是从木剑里面长出来的。

  他正要仔细察看一下,羽毛突然消失,就连木剑上的白光,也收敛而去。

  任由他怎么心神合一,人剑合一,都没办法再让羽毛从剑尖里露出来。

  刚才那种现象似乎属于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境界不够,即便是再怎么努力,再怎么用心,也只能是徒劳无功,无法复制。

  “算了,心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之中,刚才那种心境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我现在再怎么追寻,也属于无用之功,与其浪费精力,倒不如留待下次。”

  想罢,方笑武将木剑收起,拿出了另外一件兵器,却是九环锡杖。

  与其说这是一件兵器,倒不如说是一件法器。

  因为这件法器拿在手里总会有一种佛门高僧的感觉,他拿出来以后,便一手持杖,一手竖在胸前。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善哉,善哉,小僧方笑武,这厢有礼了。”

  话落,他将九环锡杖一舞,发出呼啸之声。

  随后,他一手指着前方,一脸刚正之色,喝道:“大胆妖孽,竟敢祸害天下,且让本大师收了你。”

  呼呼呼呼……

  只见他舞动九环锡杖,似模似样的在练功房内操练起来,看似威猛绝伦,其实不敢太过用力,以免收势不住,将练功房给打坏了。上次已经毁掉了一座练功房,这次再毁掉一座的话,那也太浪费了。

  舞到疾处,泼水不进,澳门赌博网站:再也看不到方笑武的踪影。

  只有一层层的杖影翻滚,一浪接一浪,后浪追前浪,波及范围之广,已经达到了十丈左右,占了大半练功房。

  蓦地,杖影向内一收,九环锡杖从方笑武手中脱手飞出,化作一道惊光,就像一条飞龙,绕空转了上百圈,最后落在方笑武手中。

  霎时间,方笑武气势之壮,稳如高山。

  “这十八招乱云杖法确实了得,弘光大师当初传给我的时候,说它具有降妖伏魔之能,我以后遇到小妖小魔,应该可以降服得了。”

  只因尚未尽兴,他突然将九环锡杖当作长枪向外一指,叱道:“呔!妖道,敢和小僧抢师妹,吃我一杖!”一杖劈出,因为用力过威,带起一阵强劲的杖风,使得练功房微微一震。

  他急忙收住杖势,道:“无量天尊,阿弥陀佛。”

  不再玩闹,将九环锡杖放进储物戒指之中。

  龚剑秋给它的这枚储物戒指甚是奇妙,除了人之外,似乎都可以放进去,也不知道有多大,反正随着修为的提升,方笑武依稀能感觉到它的空间也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随后,方笑武从练功房里出来,去水房冲了一遍身体,觉得清爽多了。

  不一刻,他来到大厅,开始享受上好的糕点和茶水,慰劳慰劳自己。

  就在这时,薛宝儿从厅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帖子,见他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糕点,风度尽失,便噗哧一笑。

  “宝儿,你笑什么?你又不是第一次见我这样吃东西了。”

  “公子爷,我一想到晚些时候你要赴宴,若是也这样吃东西,怕是会万众瞩目,轰动全城。”

  “赴宴?赴什么宴?”

  “公子爷,你自己看吧。”

  薛宝儿上来将手中帖子递给方笑武。

  方笑武拿过来打开一看,面色微微一动,道:“难道我们上次看到的那个锦衣少年就是锦衣侯的儿子?”

  “应该就是他。”

  “宝儿,这个锦衣侯很厉害吗?”

  “此人与东方闻天一样,都是大武王朝的万户侯,只是年纪没有东方闻天大,五十多岁,六十不到的样子。听说早在三十年前,锦衣侯就与平西王关系很好,所以,锦衣侯的儿子与朱菁雯属于世交,我还听说……”

  “听说什么?”

  “锦衣侯的儿子这次到华阳城来,除了拜见平西王之外,还要向平西王提亲。”

  闻言,方笑武微微一怔,道:“你的意思是说,锦衣侯的儿子想娶朱菁雯为妻?”

  薛宝儿吃吃的笑了笑,娇声道:“对呀,公子爷,你是不是有些吃醋?”

  方笑武翻了一个白眼,道:“我吃什么醋?我只是觉得朱菁雯要是嫁给了那个锦衣公子,不知那锦衣公子受不受得了。既然平西王发帖子请我去赴宴,我想今晚的宴会一定很隆重。宝儿,你帮我挑一件合适的衣衫,免得我去了之后失了礼数。”

  薛宝儿娇笑一声,道:“好的,公子爷,这种事我最拿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