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43章 方宝玉
  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中,澳门赌博网站:某个山洞内。

  白婵平躺在一方玉石上,一道道银色的光芒从她体内不断传出,显得颇为诡异。

  距离玉石三丈开外,站着两个人,正是老龙头和马面人七月。

  默默地观察了一会白婵的动静,眼见白婵仍和往常一样,没有苏醒的迹象,老龙头脸上不由露出了诧异之色。

  他当初把白婵抱走的时候,本以为自己修为高深,见识不凡,一个月左右可以将白婵救醒。但如今,已经几个月过去了,白婵的内伤虽然已经被他治好,可就是醒不来。

  如果白婵一直这么沉睡下去,自己又该如何向方笑武交待?

  难道就这么把白婵送还给方笑武,说自己能力有限,没办法让白婵苏醒?

  这不可能。

  他老龙头是潜龙榜上的高手,要是连这点事都完成不了,有碍他的名声,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想尽一切办法让白婵苏醒。

  正在他冥思苦想之际,蓦地,洞外传来了脚步声。

  七月身形一晃,向洞外扑去。

  嘭!

  刹那间,七月又被来人打了回来,面上又惊又疑,不敢再出手。

  “哟哟哟,你这个马面人为啥不让我进去?我可是老龙头的好伙伴。”

  随着话声,一条人影从洞外大步走了进来,正是令狐十八,手里竟然还拿着一只烧鸡。

  老龙头见得是他,急忙迎上去双手一拱,道:“原来是令狐兄大家光临,失礼,失礼。”

  七月也赶紧弓身道:“晚辈刚才对令狐前辈多有冒犯,还请令狐前辈原谅。”

  令狐十八嘻嘻一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就是来转一转,没必要如此客气。对啦,鬼丫头现在怎么样?”

  老龙头叹了一声,道:“在下能力有限,直到现在,仍是不能让她苏醒。”

  他认为令狐十八的本事在自己之上,所以可以在令狐十八面前承认自己的不足,但要是换成了其他人,他肯定不会说这种自贬身价的话。

  “是吗?让我看一看,我骗了他师父八锭金子,总得有所表现,免得别人说我令狐十八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说着,令狐十八走了上去。

  老龙头和七月知道他要出手把白婵救醒,便平息静气的望着,倒要看看他用的是什么手法。

  不料,让他们哭笑不得的是,令狐十八用的手法简直就是离谱之极。

  只见这个老骗子将手中的鸡腿递到了白婵的鼻子上方,像是要让白婵闻一闻鸡腿的香味,口里煞有其事的唱道:“鬼丫头,快起来,再不醒,打屁股,香鸡腿,快没了,你不吃,我吃啦。”

  唱完,将鸡腿收回来,狠狠的咬了一口,大嚼起来。

  老龙头虽觉令狐十八的行为颇为可笑,但他的眼睛,由始自终都在观察令狐十八的一举一动,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然而,以他的修为和目力,并没有看出令狐十八这么做的用意。

  不一刻,令狐十八已将一只鸡腿吃光,连骨头都不剩。

  他拍了拍手,一脸可惜的道:“鬼丫头,这么好吃的鸡腿,你也不起来尝一尝,看来你是没口福吶。”

  老龙头正待开口,令狐十八突然转身向洞外走去,边走边道:“奇怪,她怎么还不醒来呢,难道是我用的方法不对?不可能啊,我的方法是天底下最有效的,又有谁能抵挡鸡腿的魅力……”

  他一边说,一边向外走,像是在思考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将老龙头和七月当作可有可无的人,视而不见,一直走了出去。

  老龙头本来要问他,可见他这种样子,也不方便开口,只能目送他走出洞外。

  蓦地,躺在玉石上的白婵打了一个喷嚏,感觉像是要醒来。

  七月见状,急忙跑出洞外,喊道:“令狐前辈……”

  此时,老龙头将身一晃,出现在白婵身边。

  他凝眸仔细一瞧,有所察觉,惊异不已,心道:“这丫头虽然暂时还不能醒来,但她已经恢复了知觉,不出半月,应该就能睁开双眼。奇怪,令狐十八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法?难道真是食物的力量?”

  只见七月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老师,令狐前辈已经走了。”

  老龙头微微颔首,道:“既然他已经走了,那就让他去吧。这位老兄是个奇人,今后切勿得罪。”

  “是,老师。”七月弓身道。

  ……

  这一日,乃九月初九。

  方笑武美美的睡了一个大觉之后,起来梳洗整理一番,穿上一件华丽的袍子,对着镜子照看了好一会,这才离开居室,带上薛宝儿,从东升客栈里出来,往平西王府而去。

  他不知道平西王为什么要派人来找他,但平西王是个王爷,而他,还只是一个平民,如果不去平西王府问候一下的话,就算平西王度量大,不责备他,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一路之上,薛宝儿都在说在方笑武是如何如何的英俊潇洒,英武不凡,直把方笑武夸上了天。

  方笑武听得多了,也不觉有些飘飘然。

  眼看平西王府已然在望,也就几百米那么远,忽听身后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响。

  方笑武面色微微一变,暗道:“这马蹄声好像是火狐跑出来的,莫非来的是一匹火狐?”

  转首一瞧,不觉微微一呆。

  来物确实是一匹火狐,只不过,与火狐比起来,马上的人更为惊艳。

  方笑武见过的美男子之中,排名第一的当属萧明月,只是他早已知道萧明月不是个男人,所以可以排出掉。

  论相貌,那马上之人比起华飞龙来,胜了不止一筹,可以说是美如冠玉,丰采照人,千里之内,也未必能找得出第二个。

  火狐四蹄翻飞,看似动作幅度很大,其实落地轻巧,宛如一股轻风。

  转眼之间,火狐宛如一朵红云,飞一般的奔到了平西王府门前的广场上,陡然停住。

  马上锦衣少年用了一个漂亮的姿势下马,而不是直接飞身而下,显得尤为干净、利落。

  这时,一大群人从王府里走了出来,全都是王府的高手,对那个锦衣少年甚是恭敬,簇拥着锦衣少年进入王府之内。

  “公子爷,那小子是谁?”薛宝儿问道。

  “不管他是谁,他的来头一定很大。”方笑武道,想了想,问:“宝儿,那么英俊飘逸的公子哥儿,你刚才怎么不多看一眼?”

  薛宝儿吃吃一笑,道:“他长得再好看我也不会把他放在心上,在我心里,公子爷才是天下第一,任何人都要靠边站。”

  闻言,方笑武顿时有一种泪流满面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他对薛宝儿几乎要心动了。

  然而,理智告诉他,真要比相貌,比家声,甚至是比修为,他一定比不过那个锦衣少年。

  “公子爷,我们还要去拜访平西王吗?”

  薛宝儿看出方笑武的心思,问道。

  “去,怎么不去?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在这个世上,永远不会有天下第一,所以,做自己就好。”

  听了这话,薛宝儿目中不觉泛出了一丝怦然心动。

  正如她自己所说,在她的心里,其他男人比不上方笑武。

  这不是她奉承方笑武,而是发自心底的大实话。

  方笑武既不是美男子,也不是大人物,甚至有时候还会骂人,但她就是喜欢这样的男人。

  ****眼里出西施,西施眼里出英雄。

  在她的眼里,方笑武就是个大英雄,妙英雄,独一无二。

  其他男人再好,对于她来说,又有什么干系呢?

  不怕说句难听的话,除方笑武之外,其他男人都是狗屁一个,不值一文。

  这种心情,已经不足以用好感来形容,而是升华到了着迷的境界。

  不着迷,又怎么能为之疯狂?

  ……

  随后,方笑武与薛宝儿进了平西王府。

  可能是因为那个锦衣少年的缘故,平西王并没有亲自招待方笑武,而是由司马雄招待。

  据司马雄说,平西王派人找他,不是有大事,而是想问一问他的近况。

  所以,他这次来拜访平西王,属于可有可无。

  一个时辰后,方笑武带着薛宝儿从平西王府出来,走在大街上。

  两个一边走一边说,宛如一对璧人。

  不一会儿,两人走到了一家酒楼外。

  突见一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白衣飘飘,颇为引人。

  方笑武扭头一瞧,心里终于忍不住骂道:“尼玛,老子一天之内竟然遇到了两个美男子,还要不要人活啦?这家伙的美,甚至还要在那个锦衣少年之上,即便是比不上萧明月,也差之极微。”

  那白衣美男子眼见方笑武忘了自己一眼,便冲着方笑武微微一笑,显得很是友善。

  方笑武见了,也就点点头,算是回礼。

  “兄台,请问你是本地人么?”

  白衣美男子突然问道。

  “不是。”

  方笑武站住脚步,摇摇头。

  “那真是可惜了。”

  “为什么?”

  “实不相瞒,在下姓方,全名方宝玉,来自登州衡阳。我听说华阳城这几年发展迅猛,是个可以赚大钱的地方,所以只身一人前来闯荡,打算找个本地人问问行情。”

  闻言,方笑武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方宝玉,问道:“老兄,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