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34章 百忍诀
  “宰了他!”

  其他三个大汉眼见同伴倒下,火冒三丈,伸手去拔腰间的佩刀,打算联手对付方笑武。

  不料,没等他们来得及将腰刀拔出鞘,方笑武身形一晃,早已从他们身前掠过,各自赏了一拳。

  砰砰砰。

  三条大汉高高飞起,胸骨尽碎,然后一个个落下来,叠罗汉似的掉在那个已经昏死过去的大汉身上。

  “阿城,把人带走。”

  方笑武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丢下这句话以后,飞身上了一匹火狐,向城外疾奔而去。

  至于罗城,却不得不做一个随从该干的活,将四肢折断的高铁柱一手提着,上了另外一匹火狐,紧紧跟在方笑武身后。

  很快,两人骑着火狐出了金华城,在城外的大道上疾奔起来。

  不多时,两匹火狐像一阵风似的跑了几十里,突然向左一转,进入了一片黄土地,随后上了一片高坡。

  等到了高坡之上,两匹火狐才停下来。

  用不着方笑武开口,罗城便出手救醒了高铁柱,将高铁柱的身体扔到地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儿。

  片刻,高铁柱睁开双眼,认出了方笑武和罗城,面上露出一丝尴尬之笑,趴在地上道:“原来是你们两个。”

  “大块头,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方笑武问道。

  “你想帮我报仇吗?”高铁柱反问。

  “我没兴趣。”

  “既然没有兴趣,你又何必多问?”

  “我帮你报仇。”罗城突然开口。

  高铁柱一怔,道:“你真的帮我报仇?”

  罗城点了点头,道:“你说,是谁把你打残废的?”

  高铁柱道:“一个身穿灰袍的老头。”

  方笑武诧道:“不是一个公子哥吗?”

  “哼,那个公子哥算什么东西?真正将我打成这样的是灰袍老头,不过那个公子哥是灰袍老头的主子,所以你说我是被那个公子哥打成这样的也差不多。”

  “大块头,你昨天挨了阿城的教训以后,难道还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外?”

  “我是知道了,所以今早天刚亮的时候我就打算离开金华城,不再想武道大会的事,但我出城的时候,遇到了那伙人,一言不合之下,便打了起来,结果我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一言不合?不会是你先招惹那伙人的吧?”

  “当然不是,我遇到那伙人的时候,那个公子哥见我身材高大,就问我是不是来参加武道大会的,我是说,他又问我为什么要出城,我说我不想参加武道大会了,可他听了之后,却说没那么容易,我要出城的话,就得给他跪下磕三个头,我当然不会这么做,所以就打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方笑武沉思了一下,道:“大块头,我可以治好你的伤,不过你伤好以后,要跟在我的身边,做我的随从,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难道你想一直变成废人?”

  “我现在是废人,但不出三天,我就能恢复。”

  “你怎么恢复?”

  “我修炼了一种功法,名叫……”高铁柱说到这里,突然想起自己连方笑武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老老实实跟方笑武说,于是哼了哼,道;“我不告诉你。”

  突听罗城问道:“大傻瓜,武道大会什么时候开始?”

  “今天中午。”

  “好。”

  话音一落,罗城已经失去了踪迹,用的正是瞬移**。

  高铁柱见了,不由乍舌:“他……他是武仙。”

  “你才知道吗?”

  方笑武似笑非笑的道,也没说罗城其实是一个武圣。

  “难怪我昨天会败得那么惨,他要是个武仙的话,那个灰袍老头一定不是他的对手。”

  “先别说这个,你快告诉我,你究竟修炼了什么功法,三天后会从残废变成常人。”

  高铁柱想了想,道:“看在你的同伴去帮我报仇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我修炼的那门功法叫做《百忍诀》。”

  “《百忍诀》?谁传给你的?”

  “一个老和尚。”

  “什么样的老和尚?叫什么名字?”

  方笑武知道罗城一时半刻不会回来,闲得无聊,就打算跟高铁柱多聊一会,当作打发时间。

  高铁柱瞄了一眼方笑武,道:“你想干什么?”

  方笑武见他一副警惕的样子,不觉好笑,道:“我能干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既然那个老和尚把《百忍诀》传授给你,那他就是你的师父了。”

  “不是,我本来要拜他为师,但他说他从不收徒,不让我跟他跪下。我问他既然不收徒,为什么要传授我《百忍诀》,那不是很吃亏吗?他说他之所以传授我《百忍诀》,那是因为我吃掉了他的宝贝。”

  “你吃了他什么宝贝?”

  “一条虫子。”

  闻言,方笑武愕然道;“一条虫子?什么样的虫子?”

  高铁柱道:“一条手指粗的虫子,背上有一道黑线,好像叫什么魔花虫。”

  刚开始的时候,方笑武只是随便问问,根本就没打算知道那么多,但是现在,他发现这个高铁柱的经历颇为不凡,说不定将来会成为自己的一员大将,便决定追问下去,弄个明白。

  “既然魔花虫是那个老和尚的宝贝,你为什么要吃它?”

  “谁说魔花虫是老和尚的?”

  “咦,刚才你不是说……啊,我明白了,那话是老和尚自己说的,不一定代表魔花虫就是他的,你跟我说说看,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笑武席地而坐,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高铁柱活了三十多年,除了那个老和尚之外,从来没有和第二个人说过这么多话,突然觉得方笑武是个“大好人”,而方笑武那张满是大胡子的脸,对他来说,也开始显得可爱起来。

  “你真想听我的故事么?”

  “想啊,你且说来听听。”

  “那好,看在你愿意听我说话的份上,我就统统告诉你吧。”

  高铁柱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过往,缓缓说道:“我原本不是登州人,而是衮州人。四岁的时候,我就失去了父母,一个人在村里长大,因为我长得太高,村里其他小孩都不跟我玩,经常合伙欺负我。

  那一年,我八岁,有一天中午,我又被村里的那些小孩打倒在地,半天爬起来,等我快爬起来的时候,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条虫子,突然钻进我的嘴里,我想吐也吐不出来。

  过了一会,来了一个老和尚,四周飞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这时候,我爬起来了,就问他在找什么。他不回答,突然就拿眼睛瞪着我。他的眼睛像是会发光,一转眼的工夫,我就昏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老和尚带到了一个山洞里面。

  我动弹不得,眼见老和尚手里拿着一把刀子,就问他要干什么。他说我吃了他的魔花虫,他要挖开我的肚子,将魔花虫从里面拿出来,我当时一听,吓得又晕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全身火辣辣的,像是坐在锅炉里面,睁开眼一瞧,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了一个炼丹炉里面,周围全是五颜六色的气体,不断的在我体内进进出出。

  那老和尚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我,没等他我开口,他就说他的魔花虫已经被我消化了,要用炼丹炉把我炼化。就这样,我坐在炼丹炉里整整过了十年,由八岁长到了十八岁。”

  听到这里,方笑武忍不住问道:“那十年里,你没出过炼丹炉一步?”

  高铁柱道:“没有,那十年里,我连一口饭都没有吃,每天都是依靠那些气体给我续命。

  十年之后,老和尚把我从炼丹房里放出来,说我是一块顽石,没办法炼化。

  接着,他又把抓去放在了一条巨大的瀑布底下,说要净化我的心灵。

  就这样,我在那条瀑布下面又待了十年,而那个时候,我已经二十八岁了。

  有一天早晨,老和尚把我从瀑布下面弄出来,说我的心灵已经净化干净,要传授我《百忍诀》。

  我当时一听,知道他是世外高人,就要给他跪下磕头,拜他为师,但他不让,还一脚把我踢飞了。

  三年后,我终于学会了《百忍诀》,修为也达到了入化境前期。

  一天早晨,老和尚把我叫到跟前,说要传授我三招绝学。

  第一招叫一忍成人,第二招叫十忍动地,第三招叫百忍轰天。

  我每年学一招,三年之后,三招绝学全都学会了。

  于是,老和尚就把我赶出了山里,丢给我一张一千两的银票,叫我到外面去闯荡。

  我闯荡了一年,什么都没有闯出来,一千两银票也花光了。

  几天前,我听说金华城将要举行武道大会,拿到冠军的人可以得到一千万的奖金,我就跑到金华来试一试运气,要是让我拿到了冠军,我不但可以得到一千万,我还能扬名天下。”

  听了这番话之后,方笑武道:“说你是大傻瓜你还真是,金华城只不过是登州的一个中等城市,这样的武道大会,能有几个初级武仙参加就很了不起啦,扬名天下?狗屁啊,你做梦吧。”

  不等高铁柱开口,他问道:“对了,既然你学了三招绝学,为什么还会被那个灰袍老头打成这样?难道那三招绝学一点都不管用,是老和尚哄你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