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33章 铁柱残废
  高铁柱一脸骄傲的道:“那六个家伙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澳门赌博网站:我可以放他们进城,至于你们,我却不能放。”

  方笑武诧道:“为什么?”

  “因为你们两个有火狐。”

  “我们有火狐又怎么啦?”

  “火狐不是寻常之物,拥有火狐的人,通常都不是一般人,我可以不在乎那六个武神,但我不能不在乎拥有火狐的人,你们将是我最强大的敌手之一,所以我不能让你们进城。”

  闻言,方笑武哭笑不得,心想:“原来你是害怕我们跟你争夺武道大会的冠军啊。”

  “方笑武,你跟他说这些废话干什么,他就是一个大傻瓜。”罗城并没有下马,仍是端坐在火狐上。

  “你说谁是大傻瓜?”高铁柱怒目圆睁。

  他自认本领极大,这两天来一直守在城门这里,少说也有二十个前来参加金华武道大会的高手被他打得落荒而逃,于是,他便认为这次的冠军一定属于自己。

  刚才进城的那六个武神只是初级武神,他并没有放在眼里,所以就没有出手阻拦,但方笑武与罗城拥有火狐,他便觉得这两个家伙有可能是自己的劲敌,所以就出来阻拦。

  没想到的是,这两个家伙里面有一个竟然说他是大傻瓜,他已经出离愤怒了。

  他要是大傻瓜的话,又怎么可能击败那么多前来参加金华武道大会的高手?要知道那些高手全都是武神,而且里面还有几个中级武神,能打败中级武神的人,会是大傻瓜吗?

  “说的就是你。”罗城冷冷的道:“大傻瓜,你再不滚开,别怪我打断你的腿。”

  “气死我了!”高铁柱怒吼一声,将双臂从胸前拿下来,面色通红,全身散发出一股高级武神的气息,伸手一指罗城,喝道:“落拓汉,你跟我下来,我要和你决斗。”

  话音刚落,突听“砰”的一声,别说是高铁柱,就连方笑武,也没有怎么看清罗城是怎么出手的。

  瞬息之间,罗城便已经用一根手指点在了高铁柱的胸口上。

  蹬蹬蹬蹬蹬。

  高铁柱那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向后退了五大步。

  正要一屁股坐下去的时候,却见他双手握拳,沉腰坐马,竟是稳住了身躯,没让自己坐到地上。

  此时,罗城早已飞回火狐之上坐着,就像是没动过一样。

  眼见高铁柱没有被自己的指劲打飞,罗城面上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心里却是暗暗一惊,想道:“这大傻瓜的修为是入化境前期,而我刚才那一指的力量,即便是入化境中期的武神,也会被震飞出去,没想到这家伙天赋异禀,居然只是退了五步,虽然不是天身,但也异常强悍了。”

  “你使诈。”

  高铁柱一脸不服气的道。

  “走吧,原来这大块头真是一个大傻瓜。”

  方笑武摇了摇头,飞身落在火狐上,与罗城飞也似的疾奔进城。

  眼看两人骑着火狐即将消失在大街的尽头,高铁柱突然追了上去,伸出蒲扇一般的巨手,要去抓罗城坐下那只火狐的尾巴,意在阻止罗城进城,要和罗城大战三百回合。

  电光石火间,罗城从火狐之上倒飞出去,一脚踢在了高铁柱的下巴上,砰地一声,将高铁柱直接踢出了城门外。

  轰!

  高铁柱那巨大的身躯像抛物线似的重重落在城外大地上,震起一片灰尘,周围二十丈之内,竟是出现了龟裂的现象。

  等这个大块头从地上爬起来,并追进城的时候,哪里还能看得到方笑武和罗城的背影。

  只听他口中喃喃自语:“那家伙好厉害,居然可以一脚将我踢飞,有他参加武道大会,我是没什么希望了。”

  其实,以罗城的修为,别说将他踢飞,就算是将他踢死,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死,只不过罗城出脚的时候收了许多劲道,所以他才只是飞出城外,而不是被罗城一脚踢掉性命。

  这时候,方笑武和罗城已经骑着火狐深入城中,路过一家客栈外的时候,便都停了下来。

  “那大傻瓜没被你踢死吧?”方笑武下马道。

  “放心,他死不了,我要杀人的话,也不会杀一个傻瓜。”罗城话落,人已经站到了地上。

  “老实说,那大块头不是傻瓜,至少在修炼上不是。”方笑武笑了笑,说道。

  “确实不是。”罗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如果只从修炼上来说,他不但不是傻瓜,而且还是一个天才。”

  以罗城的性格,想要说一句称赞人的话,简直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可是,他居然说高铁柱在修炼上属于天才,说明他没有把高铁柱当作一般人。

  而这,才是他真正没有伤害高铁柱的原因。

  两人进了客栈,自有伙计上来牵走两匹火狐,小心伺候着。

  休息了一晚,养足精神。

  次日一早,两人从客栈里出来,打算步行出城,等到了城外之后在飞身上马,全速赶路。

  两人大步走在街头,身后跟着两匹万里挑一的火狐,显得特别扎眼。

  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修真之士,也颇为惊讶。

  走了几条大街后,方笑武东瞧西望之下,突然看到了一个人,不由愣了一愣,接着便疾步走了过去。

  这时候,罗城也看到了那个人,面色微微一变,心道:“这大傻瓜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街道的一边,高铁柱四肢折断,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与昨日雄赳赳、气昂昂的形象判若两人。

  就在高铁柱的四周,站了四条大汉,穿得甚好,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打手,个个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

  不等方笑武靠近,一个大汉身形一晃,挡住了方笑武的去路,喝道:“大胡子,你想干什么?”

  “他怎么了?”方笑武伸手一指高铁柱。

  “怎么了?哼!”那大汉冷笑道:“你眼瞎了不成,难道没看到他已经废了吗?”

  “谁干的?”

  “当然是我家公子干的。快滚,你要是敢多管闲事,小心老子也把你的手脚打断,将你和他丢在一起。”

  “我要是不滚呢?”

  “找死!”

  那大汉以为方笑武是高铁柱的朋友,一拳击出,少说也有五十万元力。

  砰!

  方笑武胸口中拳,但有事的不是他,而是那个大汉。

  只听“咔嚓”一声,那个大汉手臂折断,连连后退,豆大般的冷汗顺着额头滚下,面色痛苦之极。

  蓬~

  大汉六尺多高的身躯退了七步之后,突然仰天倒下,虽然没死,但也受了重伤,当场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