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27章 青松道人
  “好。”云松道人叫道。

  闻言,麻衣老人以为云松道人畏惧自己的手段,答应了自己,于是笑道:“云松,你说,无根道人是一个牛鼻子老道。”

  “无根道人是……”说到这儿,云松道人突然顿了一下。

  麻衣老人觉得云松道只是一时之间没办法说出后面的话,也不怀疑,双手背在身后,等着云松道人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是旋风刀祖的爷爷。”云松道人突然说道。

  “什么?”麻衣老人呆了一呆。

  蓦地,云松道人自损元气,浑身气势大涨,一剑向麻衣老人递了出去。

  “找死!”

  麻衣老人怒吼一声,一掌拍出,想把云松道人震飞出去。

  砰地一声,云松道人是被拍飞出去了,但他也一剑刺中了麻衣老人的肩头,虽是轻伤,但也让麻衣老人颜面大损。

  “你用的是什么剑法?”麻衣老人问道。

  “玄清绝。”

  云松道人落地之后,连吐四口鲜血,元气大伤,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用的是什么剑法。

  “剑玄八绝中的玄清绝!”麻衣老人一脸惊异,颇为不信的道:“你怎么会懂得剑玄八绝?这不是你们剑道阁的至高剑法吗?除了阁主一脉之外,即便是宿老,也不敢修炼。”

  不等云松道人开口,忽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至,转眼出现在场上,却是一个青袍道士,相貌清癯,貌约七旬。

  “青松,你没死?”

  麻衣老人眼见青袍道士还活着,不禁面色微微一变。

  “贫道要是死了,又有谁来制你?”

  青袍道士声音高昂的道,听上去不但没有受伤,而且还精力充沛。

  麻衣老人面色先是一沉,接着露出一丝冷笑,喝道:“青松,既然你没死,老夫就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用青松剑……”

  “不必了,早在一百五十多年前,家师便已经把青松剑传给了大师兄,青松剑是大师兄的,我就算拿了,也用的不习惯。”

  “那你拿什么和老夫交手?”

  “贫道用这个。”

  青松道人将手一晃,手里突然多了一根腰带。

  麻衣老人起先还以为那是一条宝带,可他仔细一看之后,发现那根腰带竟然就是一根普普通通的带子,不觉怒火冲天。

  “青松,你竟敢藐视老夫,你死定了!老夫本来还想放你们剑道阁一条生路,但你的所作所为已经激怒了老夫,老夫先杀了你,然后再灭掉剑道阁,让剑道阁从此除名。”

  麻衣老人抽出腰间的弯刀,品级与青松剑一样,都是天级中乘。

  只见他将弯刀竖立在胸前,一股刀气从身上散发出来,脚下地面瞬间裂开,宛如蜘蛛网。

  咻一声,青松道人手腕一抖,腰带像一条蛇似的打向麻衣老人。

  麻衣老人挥刀一砍,劈在了腰带上。

  砰!

  弯刀落在腰带上之后,元力高达七百多亿,但这么强大的力量,居然没有毁掉腰带,反而像是砍在了**的物体上。

  麻衣老人先是一愣,继而便是大惊,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大叫道:“剑玄典!”

  “不错,贫道用的正是剑玄典,旋风刀祖,你中计了。”

  话音未落,青松道人右手五指一松,放开了腰带的另一头,一掌拍向了麻衣老人。

  与此同时,腰带化为一片灰烬,却是被弯刀粉碎。

  蹬~

  麻衣老人突然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震退一步,等站稳时,青松道人的右手已经降临他的面门。

  轰地一声,一条人影倒飞出去,半空喷了一口鲜血,正是麻衣老人。

  “青松,你真以为你杀得了老夫吗?”

  麻衣老人停在了数千米外的半空中,全身不但透出刀气,而且还散发出顶尖武圣的气息。

  一条人影缓缓升起,正是青松道人。

  他面色凝重的道:“旋风刀祖,倘若不是你偷袭贫道,让贫道受了伤,贫道刚才那一掌,已经打掉你半条命。”

  听了这话,众人才知道他不是没有受伤,而是一直隐藏着,连麻衣老人都没看出来。

  隐藏功夫之深,实是玄妙。

  “青松,你不受伤的话,或许能够与老夫抗衡,但现在,你根本就没办法与老夫对抗。”

  “旋风刀祖,你不要忘了,你现在也受了伤。”

  “哼,这点小伤对于老夫来说,根本就微不足道。”

  “如果再加上《剑玄典》呢?”

  闻言,麻衣老人面色微微一变,问道:“青松,众所周知,这《剑玄典》乃剑道阁至高无上的功法,除了阁主一人之外,任何人皆不能修炼,你是如何修炼的?难道你欺玄尊年轻,从他手中夺来的吗?”

  忽听玄尊道人说道:“旋风刀祖,你用不着挑拨离间,青松师叔的《剑玄典》是先师传授的。”

  “你师父就是马初阳?”

  “不错。”

  “你师父真是大量,无根道人在世的时候,他虽然有初阳真人的称号,但剑道阁的第一高手并不是他,而是无根道人。等无根道人死后,你师父好不容易翻身了,却又被青松的名气压着。更想不到的是,他居然还把《剑玄典》传授给青松,你师父真了不起……”

  “先师的胸襟,又岂是你这种人可以猜度的?旋风刀祖,本阁主问你,你为什么要和我剑道阁过不去?”

  “为什么?”麻衣老人冷笑一声,伸手轻抚左脸那道浅浅伤疤,道:“要不是无根道人,老夫脸上也不会有这么一道伤痕。本来无根道人死后,老夫就要找上门来报仇,但老夫担心你师父会与青松道人联手,所以就打算等修为突破到足以杀光你剑道阁所有人之后再来报仇,没想到这一等,又是一百多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玄尊道人道:“旋风刀祖,贫道虽然不清楚当年之事,但依贫道想来,无根师叔祖的本事应当远远在你之上,当年他老人家没有杀你,那是手下留情,你要是还懂得感恩的话,就不应该上门报仇。”

  话落,却听麻衣老人哈哈一声大笑,讥讽道:“玄尊,难怪你会当上剑道阁的阁主,原来是靠一张嘴巴。老夫与无根道人仇深似海,今日若不你们剑道阁血洗干净,老夫就不叫旋风刀祖。”

  “慢着!”眼见麻衣老人想要发动攻势,青松道人面色显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道:“旋风刀祖,你听清楚了,你要是敢伤害剑道阁的一个弟子,我青松道人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此地。”

  “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贫道自损元气发动《剑玄典》第十七重的力量,如果有可能的话,贫道还会自爆元魂,与你同归于尽。”

  “你敢威胁老夫?”

  “如果这也算威胁的话,那就算吧。”

  闻言,麻衣老人面上一片阴沉,迟迟不敢发动攻势,显然已经被青松道人的话震住了。

  方笑武眼见这老家伙犹疑不决,心里微微一动,已经猜到了麻衣老人的想法,暗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青松道长的修为应该不会低于旋风刀祖,只是青松道长被偷袭在先,受了重伤,所以真要打起来的话,青松道长即便学会了《剑玄典》,也没办法与旋风刀祖抗衡。但是,青松道长真要自损元气,甚至是自爆元魂的话,旋风刀祖就算不死,纵然侥幸活了下来,也会元气重伤,除非是有无上灵丹,否则活不了几年。”

  接着又想:“然而,今天是旋风刀祖报仇的最好机会,他今天要是不报仇,等青松道长伤好之后,他再怎么强大,最多也就和青松道长打个平手而已,又拿什么报仇?我甚至怀疑这老家伙打不过痊愈后的青松道长,要不然的话,他之前也不会偷袭青松道长了。”

  过了一会,麻衣老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陡然发出一声狂笑。

  青松道长问道:“你笑什么?”

  麻衣老人得意的道:“老夫笑自己差点上了你的大当,你根本就不敢自爆元魂,换言之,你真要自爆元魂的话,这剑道阁将会毁于一旦,百里之内能活下来的人只怕不足万分之一。更重要的是,老夫已经看出你一直在强忍内伤,你想和老夫同归于尽?哼,简直就是妄想。”

  话音刚落,忽见一道剑光闪电般刺出,目标正是麻衣老人。

  麻衣老人挥刀一砍,本来以为对方的宝剑必断不可。

  不料,对方的宝剑甚是古怪,居然没有被他的弯刀砍断。

  不过,他也一刀将这个人震退出去,喝道:“想不到剑道阁还有你这样的人才,说,是什么人?”

  “我不是剑道阁的人,我叫罗城。”

  那人说完,又是一剑刺向麻衣老人。

  铛!

  麻衣老人的修为毕竟比罗城高得多,这次出手之后,加大元力,将罗城远远震出,险些打伤了罗城。

  然而,罗城是个犟脾气,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除非是他打败对方,或者对方打败他,否则的话,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因此,他身形一晃,又朝麻衣老人飞了过去,古皇剑再次刺出。

  “等等!”

  麻衣老人左手一举,喝道:“姓罗的,你既然不是剑道阁的人,为什么要招惹老夫,难道是嫌自己命长,活腻了不成?”

  “因为我看不惯你偷袭青松道长。”

  铛!

  这一次,两人出手快到了极点。

  剑光与刀光交织在一起后,突然分开,罗城第三次飞了出去,嘴角还流了血,显然受了伤。

  方笑武见了,心想:“阿城这个家伙就会乱来,真以为自己是青铜之身就天下无敌了吗?他妈的,我与他是一伙的,他跟旋风刀祖动手,等于得罪了旋风刀祖,那不是连我也得罪了旋风刀祖?既然要得罪,那就彻底得罪吧。”

  想毕,将玄影剑拿出来,冲天而起,喝道:“旋风乖孙,你爷爷在此,还不快过来受死。”

  (零点还有一章,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