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25章 卑鄙的麻衣老人
  片刻之后,蓝衣人一共发出了三百六十招。

  每一招都是一股掌风,而每一股掌风都是一刀,因为掌风里面都潜藏着一股诡异的刀气,足以击杀中级武仙。

  此时,蓝衣人面色苍白,看上去像是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忽听他大喝一声,双手当胸一合,双掌变得深蓝,然后迅速分开,像刀子般的往前一插,两股刀气透掌而出。

  “阁主,这是旋风刀,不必跟他客气。”

  一个苍劲的声音突然传来。

  玄尊道人虽然不清楚“旋风刀”是什么招法,但他与蓝衣人斗了那么多次以后,发现蓝衣人的这种招法不但厉害,而且诡异,要不是自己的修为已经是武圣,恐怕也未必能接得这么轻松。

  此时,他听到那个苍劲的声音提醒自己不要客气,便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本阁主一剑。”

  玄尊道人不再采取破解之势,而是主动攻击,与蓝衣人硬碰硬。

  只见他随手一指点出,发出了一道剑气,却是剑道阁《剑玄三十六式》中的一招,名叫破空一剑。

  剑法本来要用剑来施展,但修为一旦达到了武神的境界,任何剑法都可以用手指来代替宝剑使用,只是威力大小不同而已。

  玄尊道人修为高达超凡境前期,就算手里没有拿着宝剑,也能将任何剑法施展得出神入化。

  当然,他要是用剑来施展破空一剑的话,效果肯定要更大一些,但他现在面对的对手是蓝衣人,即便是没有用剑使出来,而是用手指使出来,也足以对付蓝衣人了。

  嘭!

  一股带着玄力的剑气与两股带着旋风的刀气相遇之后,火候立时分出高下。

  瞬息之间,澳门赌博网站:剑气以绝对的优势击破两股刀气,向蓝衣人射了过去。

  红衣人、白衣人、紫衣人见了,却是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眼看剑气将要打在蓝衣人的身上,蓝衣人面色突然变得一片深蓝,竟是用自己的肉身挡住了剑气,虽然被震得向后退了十多步,但竟然没有受伤,身体之强悍,实是诡异。

  “青铜之身!”有人失声惊呼。

  “狗屁的青铜之身。”说的话的人是罗城,冷笑道:“他要是青铜之身,我罗城就把脑袋砍下来。”

  那人是个老头儿,忍了一下,却没有忍住,有些不高兴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青铜之身?换言之,老夫活了三百多岁,见识广博,他是不是青铜之身,难道老夫还看不出来吗?”

  听了这话,方笑武心里暗暗发笑,想道:“你这老家伙白活了三百多岁,真正的青铜之身就是罗城,亏你在青铜之身的的人面前说这等大话。”

  “我就是知道,你想怎样?”罗城语气冷冷的道,一副挑衅的口吻。

  那老头乃是一个初级武仙,不相信罗城是个剑圣,此刻被罗城当众顶撞,如果咽下去这口气的话,岂不是很丢脸?

  当即发飙。

  “姓罗的,你以为你真的是剑圣吗?老夫名震登州的时候,你小子的爷爷还没出世呢,老夫……”

  话还没有说完,忽听“啪”的一声,他的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打得鲜血都流出来了。

  “谁打老夫?”

  那老头没有看清打自己的人是谁,怒吼一声。

  “瞎了你的老眼,打你的人就是我。”罗城道。

  “你……”那老头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脸惊骇的望着罗城,似乎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本来也有一些人跟这个老头一样,不相信罗城会是个剑圣,但他们看到老头被打了之后,居然连打自己的人都没有看清,全都倒吸一口冷气,才知道罗城原来真的是个剑圣。

  “我什么?”罗城冷笑道:“以我的脾气,本该一剑断掉你的一只手,但这里是剑道阁,而且今天又是青松道人的寿辰,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才会打你一巴掌,你再敢多嘴,我立即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圣。”

  他这话说得足够狠,不但将那个老头震住了,而且还将绝大多数人都震住了,这里面还包括了十几个武仙级的高手。

  玄尊道人之前见到罗城的时候,便觉得罗城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剑气,已在心底将罗城当成了一个可以和自己较量的对手。此时,他见罗城毫不掩饰的说自己是个剑圣,越发觉得方笑武一点也不简单。

  奇怪?

  强大的人明明是罗城,为什么会牵扯到罗城身上去呢?

  其实,这正是玄尊道人的过人之处。

  方笑武和罗城是一块儿来的,但玄尊道人与这两个人见面之后,稍微交谈了两句,就看出了方笑武是两个人的头。

  罗城身为武圣,却要在方笑武面前收敛自己的气势,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方笑武的可怕吗?

  若是换在往常,玄尊道人已经把方笑武请去大厅说话了,但现在,他没时间,或者说,还不能和方笑武谈一谈张五柳的事。

  他目光一转,扫了一眼已经站成一排的红衣人、白衣人、蓝衣人和紫衣人,问道:“事到如今,你们还不说出这次前来捣乱的目的吗?”

  红衣人道:“玄尊,你回答我的一个问题之后,我就告诉你。”

  “你想知道什么?”

  “刚才那个一口道出我三弟用的是什么招法的人是谁?难道就是你们剑道阁的第一高手青松道人?”

  “不是,他乃三松之首。”

  “原来是云松道人。”红衣人顿了顿,淡淡一笑,扬声道:“云松道人,你虽然是三松之首,但我们这次要找的人不是你,而是青松道人,你把青松道人叫出来,我有话要对他说。”

  “有什么话,你跟贫道说也是一样,三师弟现在没时间搭理你。”云松道人的声音道。

  突听一个略显急躁的苍老声音道:“大师兄,这四个小子分明就是旋风刀祖派来捣乱的,咱们干脆把这四个小子抓起来,等旋风刀祖来了以后,我们再一起对付那个老家伙。”

  云松道人道:“二师弟,你以为我不想拿下这四个人吗?不过你刚才也看到了,那蓝衣人就算不是青铜之身,但他的身体异常坚实……”

  “那又有什么?只要他们四个不是青铜之身,以我的修为,应该可以一掌打昏一个。”

  “怕只怕旋风刀祖已经来了,此时也跟我们一样,都在窥视场上,你一旦动手,岂不是中了他的诡计?”

  “那不是更好吗?我早就想斗一斗这个老家伙了。”

  “胡说,以你的修为,怎么可能是旋风刀祖的对手?就算你和我联手,也打不过旋风刀祖。”

  闻言,那个略显急躁的声音叹了一声,道:“大师兄,照你这么说,我们剑道阁没有一个人能对付旋风刀祖了?”

  “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担心这个人出来以后,会吓跑旋风刀祖。”

  “大师兄,你说的这个人是?”

  “三师弟。”

  陡听一个冷如刀子的声音传来:“哼!云松、白松,你们两个少在老夫面前一唱一和的演戏,老夫既然敢派四个徒弟前来剑道阁找茬,就不会担心无根道人还活着,就更别说是青松了。”

  “恭迎师父大驾。”红衣人、白衣人、蓝衣人、紫衣人将身朝着山外一弓,显得极为恭敬。

  众人看到这里,也就知道了来人就是旋风刀祖。

  然而,除了云松道人和白松道人之外,就连玄尊道人,也不知道这个旋风刀祖究竟是什么人。

  方笑武暗道:“这旋风刀祖提到无根道长的时候,语气颇有愤懑,应该是和无根道长有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剑道阁这次恐怕凶多吉少。能与无根道长结仇的人,又岂是易与之辈?即便是青松道人,只怕也对付不了。”

  就在这时,两条人影突然从天而降,施展的乃是瞬移**,却是两个老道,想来就是云松道人和白松道人。

  两个落地之后,内中一个身材高瘦的老道,其实就是三松之首的云松道人,目光望向山外,一字一句的道:“旋风刀祖,既然你已经来到了剑道阁,那就请过来见个面吧。”

  嘭!

  山中突然传来一声震响。

  云松道人和白松道人何等修为,其他人尚未反应过来,他们便意识到了是怎么一回事,急速向山中赶去。

  轰!

  瞬息之间,一股巨大的刀气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形成一股旋风,竟是将一座山峰绞碎。

  下一刻,现场突然多了一个麻衣老人,腰间插在一把弯刀,嘴上留着两撇白胡子,颇为神气。

  不过,就在这家伙的左脸之上,却有一道浅浅的伤疤,如果不是注意看的话,还当真看不出来。

  麻衣老人刚一出现在场上,云松道人随后也出现了。

  至于白松道人,并没有跟到这边来,而是在照顾刚刚被麻衣老人暗算的青松道人。

  云松道人一脸怒容,沉声道:“旋风刀祖,你好卑鄙,竟然偷袭三师弟,将他打伤。”

  几百宾客听说青松道人被麻衣老人偷袭打伤,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霎时间,身处此地的剑道阁弟子,大约三千人,个个拔剑出鞘,怒目而视,恨不得冲出去与麻衣老人决一死战,只是云松道人和玄尊道人都没有下令动手,所以谁也不敢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