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22章 大神?
  剑道阁,登州四大道门之一,即便是在整个大武王朝,也是颇有名气的。

  一百三十多年前,大武王朝有十大剑客,而剑道阁的第一高手无根道人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无根道人修为高深,剑法超凡入圣,从而使得剑道阁隐隐有登州四大道门之首的意思。

  然而,就在十大剑客之名享誉天下的第十三个年头,无根道人却步入了天人五衰,再怎么高的修为,最后也兵解了。

  好在无根道人座下有三大弟子,尤其是三弟子青松道人,继承了无根道人的道统,被誉为剑道阁第一高手,连当时的阁主都要尊他一声青松师兄。

  尽管现任阁主是个天才,年纪不到五十岁就早已是个武圣。

  但老实说,他想要拿到剑道阁第一高手的称号,那也是青松道人离开剑道阁以后的事了。

  这日是剑道阁大喜的日子,因为今天是青松道人五百大寿之期。

  本来以青松道人的性格,绝不会搞什么祝寿之类的俗事,但他的二师兄白松道人,是一个喜欢热闹的老道士,说什么都要庆祝一下。

  于是,这才有了贺寿大典。

  不过,这次的贺寿大典对于剑道阁来说,十分低调,也就请了两千里内的几十个知名人物前来观礼。

  不然的话,以青松道人的大名,别说登州,即便是其他州的人。

  一旦得知青松道人要搞大寿,前来贺寿的人没有十万,只怕也有八万。

  虽然收到请帖的宾客只有几十个,但一些正好路过附近的修真之士,得知剑道阁上下要给青松道人过大寿,无论有没有请帖,为了沾点喜气,加上脸皮厚,便提着礼物来了。

  方笑武虽然不属于这一类人,但他手里没有请帖,对于剑道阁的弟子来说,他和这类人其实没什么区别。

  将寿礼交给一名剑道阁的弟子后,方笑武对一位管事的道人道:“方某这次到剑道阁来,除了给青松道长贺寿外,另外还有一件事要求见青松道长,不知现在方便吗?”

  “方公子,你要见寿星翁?”

  “对。”

  “如果不是急事的话,方公子请多等一会儿吧。”

  方笑武担心错过了时辰,忙道:“是急事,而且是天大的急事。”

  那个管事的道人听了,眉头微微一皱,心道:“我连你是什么人都不清楚,就让你去见寿星翁,万一阁主怪罪下来,我怎么担当得起?”

  没等他开口,罗城冷冷一笑,道:“不见青松道长也行,把你们阁主叫出来,我们有话要对他说。”

  若是平时,那名管事一定以为他是来挑衅的,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不能动怒,便淡淡的问道:“你们两个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们……”

  “我们是来送尸体的。”

  “送尸体?什么尸体?”

  “张五柳的尸体。”

  “张五柳?张五柳是谁?”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迅速来到这边,疾声问道:“张师叔来了吗?”

  那个管事的道人见了此人,立即显得十分恭敬。

  只见那人三十多岁,长得像一个猴子,修为极高,即便不是武神,也是造极境的武者。

  “五柳前辈托我把一件东西交给他的师父青松道长,还请两位通传一声。”方笑武道。

  那个管事的道人正要开口,那个猴子模样的汉子挥挥手,意思是让他接待其他客人。

  随后,这人就把方笑武和罗城带进了剑道阁之中,安顿在一间较为安静的大厅里。

  “两位请先喝茶,在下去去就来。”

  那人说完,离开了大厅。

  不多时,厅外进来了四个人,除了那人之外,还有三个气度不凡的道士,尤其是为首的那个,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大家风范,一看就知道不是等闲之辈,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贫道玄尊,乃剑道阁阁主,不知两位有何见教?”为首那个道士打了一个稽首,说道。

  听说眼前这人就是剑道阁的阁主,方笑武急忙还礼道:“不敢,在下名叫方笑武,与五柳前辈是……朋友。”

  玄尊道人听了这话,面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而他身后的那两个老道士,则是一脸震惊,均是在猜想这个光头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和张五柳做朋友?要知道就算是整个剑道阁里面,能与张五柳做朋友的人,还不到五个人呢。

  “原来方公子是五柳师兄的朋友,失礼,失礼,快快请坐。”玄尊道人道。

  “不用了,我们待会就走。”方笑武说完,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五根柳条,双手捧上,道:“这是五柳前辈托方某送来的,请玄尊阁主务必面交青松道长,也好让五柳前辈……”

  玄尊道人面上先是微微一怔,紧接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事,面色大变,竟是一条腿跪了下去。

  见他这样,其他三人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急忙跟着跪下,连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玄尊道人身为一派之尊,除了给他师父下过跪外,只怕再也没有给第二个人下跪过,如今却对捧着五根柳条的方笑武下跪,实是不可思议。

  这一瞬间,方笑武还以为自己手里拿着的不是五根柳条,而是一件可以号令整个剑道阁的信物。

  “玄尊阁主,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请起。”方笑武忙道。

  “方公子,请您务必在此多待一会,贫道办完一件重大的事之后,这就过来与方公子攀谈攀谈。”

  玄尊道人站起身来,从方笑武手中接过五根柳条,像是捧着一件无上至宝,退出了大厅。

  那两个老道和猴子般的汉子从未见过玄尊道人的面色那么凝重,眼见玄尊道人说走就走,便知道玄尊道人要办的事大得惊人,所以即便是想开口问一下方笑武是怎么认识张五柳的,也不敢轻易开口,只能在大厅里陪着方笑武、罗城一起站着。

  过了一会,只见一个长髯老道走了进来。

  那猴子般的汉子见了,急忙喊道:“师父。”

  长髯老道叱道:“你这猴头怎么搞的?也不请客人坐下喝茶。”

  闻言,那两个老道这才突然醒悟过来,急忙请方笑武和罗城坐下喝茶。

  他们的年纪和长髯老者差不多大,但长髯老者的修为比他们高出甚多,所以他们知道长髯老者表面上是在训斥徒弟不懂规矩,其实是在提醒他们失了礼数,怠慢了客人。

  方笑武本来就觉得那个猴子般的汉子不是一般之人,在剑道阁颇有地位,眼见长髯老者是他的师父,心里不禁想道:“这个老道的修为应该是个武仙,不知他是剑道阁的哪一个高手?”

  “贫道冲虚子,家师名讳云松。”长髯道人道。

  “原来道长是云松道人的高足,失敬,失敬。”方笑武道。

  剑道阁高手如云,知名的人物除了最顶尖的三松之外,还有八道、五子。

  所谓八道,就是剑道阁的八位老道,虽然不是武圣,但全都是顶尖武仙,内中一个年纪比三松的老大云松道人还要大百岁,乃八道之首。

  五子就是云松道人和白松道人的徒弟,前者有三个亲传弟子,后者有两个亲传弟子,合称五子。

  冲虚子乃云松道人座下第二个弟子,而那个猴子般的汉子,却是冲虚子的小徒弟,乃俗家弟子,名叫孙坚,绰号——猴头。

  至于那两个老道,则是剑道阁的两位护法,修为出神境后期。

  冲虚子望了一眼罗城,问道:“不知尊驾高姓大名?”

  “罗城。”

  “原来是罗施主。”

  冲虚子原本以为罗城是个大人物,但听了“罗城”这个名字之后,却是十分陌生,便把罗城当成了虽是无名之辈,但修为高深莫测的剑客。

  双方闲聊了一会后,冲虚子也不敢问核心问题,只是问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比如说方笑武是哪里人,现居何处。

  忽听“统”的一声,山中传来一声炮响,乃冲天炮。

  统统统统。

  前后一共五声冲天炮,澳门赌博网站:每一炮代表一百岁,五炮就是五百,正好是青松道人的五百大寿。

  蓦地,一个声音响起道:“大哥、二哥、四弟,今天是青松道人的五百大寿,炮声已经响过,怎么不见寿星翁出来?”

  另一个声音道:“三弟,青松道人是何等人物,哪里会这么快出来?再等等吧。”

  “二哥,他要是不出来,我们的礼物岂不是送不成了?”

  “放心吧,青松道人一定会出来的。”说话的是红衣人。

  方笑武听到这里,才知道这四个家伙根本就不是剑道阁的朋友,而是剑道阁的敌人。

  也只有前来找茬的人,才会故意运功说话,让满山都是他们的声音,这就是所谓的挑衅。

  “奇怪,那个小秃驴不是说自己不是剑道阁的弟子吗,他来剑道阁干什么?难道也是来给青松道人贺寿的?”紫衣人的声音道。

  听了小秃驴这三个字,冲虚子等人都盯着方笑武,目中射出了不解,心里疑云大起,以为方笑武是“奸细”。

  方笑武站起身来,运功说道:“什么小秃驴?老子不是和尚。”

  紫衣人问道:“你既然不是和尚,那你是谁?”

  “老子名叫方笑武。”

  “方笑武?没听说过。”

  突听一个声音惊呼道:“方笑武!左手武神方笑武!天啊,难道尊驾就是杀掉了九头妖怪的那位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