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21章 史上第一保镖
  夏秋之交,天气说热不热,说凉不凉,正是出门的好日子。

  一条不知通往何方的官道上,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个人。

  前面那人是个光头少年,不但头顶寸草不生,就连胡子,也剃得干干净净,颇有一些“玉面小达摩”的风采。他手中拿着一根九环锡杖,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叮铃铃的环音,听上去颇为悦耳。

  后面那人是一位肩上扛着一把古剑的中年大汉,浑身透出一股落魄味,仿若一个行走四方,无处落脚的江湖剑客。

  光头少年不快不慢的走了一会后,回头一瞧,见中年大汉速度比自己还要慢,此时已经被自己远远甩开,便大声叫道:“喂,姓罗的,你走快点行不行?我只有一天时间了。”

  “……”

  “你边哑巴了?”

  “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不说话?”

  “我早已说过,你要赶去剑道阁的话,半天之内,我就能把你带去,是你自己说不要,现在却又来怪我走得慢,还不是你自己找的?”

  “哎哟,照你这么说,这件事还是我的错啦。”

  “本来就是。”

  闻言,光头少年气得瞪了瞪眼,一手插在腰间,一手杵着九环锡杖,横在马路上,等着中年大汉来到。

  不多时,中年大汉来近,问道:“你怎么不走了?”

  “先别急,我要教训教训你。”

  “你怎么教训我?”

  “第一,我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

  “是。”

  “第二,你是不是答应以后要为我卖命?”

  “是。”

  “那好,既然你什么都承认了,为什么这几天来,你不叫我一声少爷,或者公子爷什么的。”

  听了这话,中年大汉淡淡的道:“第一,我不是你的家奴。第二,我从不叫人少爷。如果你觉得我叫你的名字不合适,我可以叫你一声方少。”

  “你……”

  “第三,我虽然说过要为你效命,但我不是阿猫阿狗,什么都会为你去做。你不服气的话,可以一杖将我打死,我绝不还手。”

  “他……”方笑武没把后面那两个字骂出来,因为他现在的样子不适合骂这种话,道:“姓罗的,你年纪比我大得多,可以当我的叔叔了,我要是叫你罗城的话,别人以为我不尊老,但要让我叫你一声前辈,那根本就是妄想,所以我决定了,从此以后,我叫你阿城。”

  “阿城?”

  罗城双眉微微一皱,显然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

  他之前说自己不是阿猫阿狗,没想到的是,方笑武现学现卖,偏偏要叫他阿城,分明就是想气他。

  “哈哈,阿城,真是一个好名字。”方笑武为自己的睿智感到高兴,觉得自己已经将罗城难住了。

  “阿城就阿城吧,反正名字就是一个代号,总比叫阿狗阿猫强。”罗城道。

  闻言,方笑武宛如一盆凉水头顶,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计”白白浪费了。

  突听罗城说道:“前面好像有一个小镇。”

  “是吗?”

  方笑武回头一看,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的修为只是出神境前期,反观罗城,却是一个武圣。

  除了战斗力之外,无论哪一方面,他都远远不如罗城,所以罗城能够发现的事,他没发现也很正常。

  两人往前走了大约五里之后,果然看到了一个小镇。

  当下,两人进入小镇,找了一家最好的酒楼吃饭。

  虽说七日之期只剩下了一天的时间,但方笑武自忖此地距离最后一个地方大概也就七八百里,即便是再加上最后一个地方与剑道阁之间的距离,顶多也就是一千里。

  这点距离对于武神来说,别说一天,连半天都能到了。

  所以,他一点也不着急。

  喝了点小酒,吃了点还算能够下肚的小菜,忽听楼梯声响,上来了四个人。

  方笑武本来不在意,可当他定睛一看之后,不由呆了一呆。

  “咦,怎么会是他们四个?奇怪,这四个家伙不是早就走了吗?怎么现在才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们走错路啦?”

  方笑武心想。

  原来,那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四个拥有火狐,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就是红衣、白衣、蓝衣、紫衣四人。

  四人上来之后,也不多看楼上一眼,找了空位坐下,每人点一个菜,一共是四道菜,一边吃,一边低声交谈,说的都是些风花雪月之事,俨然喜欢寻花问柳的纨绔子弟。

  “你认识他们?”罗城突然问道。

  “不认识,只是以前见过。”

  “这四个人有些古怪。”

  “有什么古怪?”

  “你别看他们才二十出头,但我敢说,他们的修为极高,单独独斗,他们当然不是我的对手,但他们四个一起上,我也未必能赢。”

  闻言,方笑武暗暗吃惊,心道:“这家伙高傲得很,从来不说这样的话,但今天,他却把这四个人说得这么厉害,难道这四个人真有那么神?”

  蓦然,那四个人中的白衣人像是才发现方笑武,闭口不说话,拿眼睛望着方笑武,脸上表情似笑非笑。

  红衣人、蓝衣人、紫衣人见他突然不说话,也就不出声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直到看到方笑武的身上。

  “咦,他不是那个刚学会御剑飞行的少年吗?也就十天左右的日子,他怎么出家当小和尚了?难道他被女人甩了,悲痛欲绝,索性一辈子不近女色?”蓝衣人调侃的道。

  “三弟。”红衣人道:“他不是小和尚,他只是剃了光头。”

  “我过去和他打个招呼。”紫衣人道。

  “四弟,别乱来,这个少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与他同桌的那个人,咱们到剑道阁来,为的是给青松道人祝寿,别招是惹非。”红衣人道。

  他们的话声,方笑武早已听到,心想:“对啦,五柳前辈的师父青松道人,五百大寿就在这几天的样子,这本来是一件大好事,但我现在却要赶去剑道阁把五柳前辈遇害的事告诉这位老人家,唉,白发人送黑发人,郁闷。”

  他之前本来还想喝两杯再走,但一想到这种事,便再也没有兴趣喝酒,往桌上丢下一锭金子,与罗城下楼而去。

  两人默默无言的赶了一百多里路。

  罗城看出方笑武有心事,忍不住问道:“你去剑道阁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方笑武想了想,便将张五柳遇害的事告诉了罗城。

  当然,他没说那个杀了张五柳的人是林姐夫,只是用魔教顶尖高手来描绘。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张五柳是无根道人的徒孙?”

  “无根道人?你说的就是那个与你师父齐名的无根道人?原来他是五柳前辈的师祖啊。”

  “我听我师父说过,无根道人座下有三大弟子,分别叫做云松、白松、青松,号称剑道阁三松,全都是修为高深之辈,尤其是青松道人,澳门赌博网站:自从无根道人死后,剑道阁第一高手之名便落到了他的头上。”

  方笑武之前虽然听说过“三松”的大名,但也没有想到张五柳的师父青松道人居然那么厉害,会是剑道阁第一高手。

  “青松道人修为多高?”

  “不知道,不过我师父说过,此人剑法高妙,别说是登州,即便是整个大武王朝,也占有一席之地。”

  “哈,阿城,你总算说了一句像样的话。五柳前辈的剑法都那么厉害了,更何况是五柳前辈的师父?”

  “但是,真要打起来的话,他肯定不是我师父的对手。”

  闻言,方笑武撇撇嘴,不置可否。

  “怎么?你怀疑我师父的剑法?”

  “不是怀疑,而是我没见过你师父,也没见过青松道人,俗话说,强中自有强中手,我哪知道你师父和青松道人谁更强?时间不多了,赶紧赶路吧,要是耽误了正事,我唯你是问。”

  说完,方笑武施展身法,疾奔而去。

  原来,早在四天前,方笑武就已经拿出了宝盒,将宝盒送给了弘光大师。

  至于弘光大师怎么用宝盒里的玄玄丹救醒罗城,他就不想管了。

  反正罗城当天就醒来了,而且还内伤痊愈,得知玄玄丹是他给的,就把他当作了救命恩人,说是要为他效命。

  只是这个家伙嘴上说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不但不叫他一声主人,而且还故意磨磨蹭蹭的,害得自己一路走走停停,耽误了一些时间。要不然的话,自己此时应该早已赶到了剑道阁,而不是还要继续赶路。

  而在他离开琅琊城的时候,弘光大师将三宝送给了他。

  所谓三宝,就是僧衣、僧帽和九环锡杖。

  对他来说,最威风的当然是九环锡杖。

  反正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一个和尚,那就干脆杵着九环锡杖赶路得了,倒也十分霸气。

  ……

  七百多里后,两人来到了一座小城。

  这座小城就是詹森说的最后一个必经之处,到了这里,只需再走一百多里,就是剑道阁的势力范围了。

  两人进城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按道理来说,剑道阁最多也就两三百里远了,他们两人再赶一会儿就能去到剑道阁。

  但是,方笑武有自己打算,决定在城里住一晚,明天天亮后再赶去剑道阁。

  罗城属于方笑武的随从兼保镖,方笑武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他也不会反对。

  次日,天刚麻麻亮,两人便又启程了。

  两人赶了将近三百里,不但进入了剑道阁的势力范围,而且还一直来到了剑道阁所在的那片大山外。

  果然不出方笑武事先所料,今天正好是青松道人大喜的日子,而他,昨晚早已准备了一份贺礼,打算送给青松道人祝寿。

  至于张五柳交代的事,他想好了,让罗城去做。

  这种在人家大寿日子里告知噩耗的事,他方笑武是做不来的。

  反正罗城为人也就那样了,想来也不介意做这等大煞风景的事,交给他最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