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07章 天下第一刀
  (全文阅读)

  “老衲怎么知道它是什么玩意?”弘光大师道。

  “你不知道?”阴老怪看上去颇不相信。

  “出家人不打逛语,老衲说不知道就不知道。”

  “老夫还以为你知道,原来连你也不知道。”阴老怪目光一转,瞟了一眼方笑武,问道:“他是什么人?你的徒弟吗?”

  “不是,他是我宝塔寺的客人。”弘光大师笑道。

  阴老怪狐疑的瞪了瞪方笑武,心道:“这小子修为再高,最多也就是个初级武神,怎么会被弘光称之为客人?难道这小子也和罗城一样,身后都有大靠山?”

  他这次到宝塔寺,原本是想逼走弘光大师,将宝塔寺占为己有。

  但是,他之前与弘光大师对了一掌,发现弘光大师修为之高,一点也不比他差,甚至还有可能在他之上。

  所以他才会立即跑去东湖那边,不敢再与弘光大师交手。

  他虽然断了霸占宝塔寺的念头,但他一年之后,修为将会突破到更高一个层次,自忖没有灵丹的话,在突破的过程中,可能会禁受不住元雷轰顶的力量,可谓九死一生。

  于是,他便想得到东湖下面的异宝,说不定能帮助自己渡过这次的难关。

  奈何那只水怪潜藏在东湖之中,他即便是一个顶尖武圣,也没办法看出水怪藏在何处,更不要说异宝。

  他真要潜入湖中,与水怪相斗的话,恐怕未必是水怪的对手。

  换句话说,就算他能与水怪抗衡,到时候最多也就是两败俱伤。

  万一异宝浮出湖面,他岂不是成了冤大头,将异宝拱手让给别人。

  所以,他跟着罗城一起返回宝塔寺,就是想跟弘光大师商量一下,大家联手,看能不能将水怪逼出来,然后杀掉,再取异宝。

  “弘光,你在琅琊城住了这么多年,应该是早已知道东湖下面有异宝,所以想得到它吧?”

  “可以这么说。”

  “如果你有能耐的话,根本就用不着等那么多年,所以你一个人不是那只水怪的对手。”

  “也可以这么说。”

  “那好,你我联手,先杀水怪,再分异宝,如何?”

  “用不着。”

  “用不着?你什么意思?”

  “那只水怪如果很强大的话,你我联手也没有用。”

  “你敢看不起老夫?”阴老怪沉声道。

  “不是看不起,而是我们没有联手的必要,你走吧,这里乃佛门之地,不适合你这种人多待一刻。”

  “你!”

  阴老怪自忖修为绝高,即便是黑白榜上的高手,除了前面几个之外,他都能对付。

  近百年来,他尚未遇到过对手,现在却被一个不知来历的弘光大师呼来喝去的,心中有多窝火,当然是不用多说。

  然而,他又忌惮弘光大师属于世外高人。

  真要和弘光大师打起来的话,万一不是弘光大师的对手,堕了威名是小,万一把老命丢在这里,那就真的不划算了。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弘光大师,道:“弘光,老夫看你一个人怎么杀死那只水怪,到时候你不求老夫都不行。”

  话罢,身形一转,闪电般远去。

  这时候,罗城一言不发,往寺院里飞下去,看样子像是要回房歇息。

  “罗施主,你现在知道老衲为什么不想让你去东湖了吧?”弘光大师笑道。

  “知道了,你是担心我抢了你的风头,将湖底的异宝拿到手。”

  话声一落,尚未落地的罗城突然失去了踪影,施展的赫然是瞬移**。

  方笑武猜不透这家伙的修为到底有多高,便低声问道:“方丈大师,他的师父与你认识么?”

  弘光大师突然眨了一眨眼,意思这里说话不方便。

  当下,两人去到方笑武的居室。

  坐到蒲团上之后,才听得弘光大师说道:“老衲与莫仁敌不但认识,而且还是有着几百年交情的老朋友。二十五年前,莫仁敌给老衲发了一封剑书,说他收了一名弟子,天生具有青铜之身,名叫罗城……”

  “啊,原来这个罗城竟然是青铜之身。”

  “本来以莫仁敌的脾气,不是最上乘的天资,他绝不肯收徒,但罗城乃青铜之身,那又另当别论。

  半年前,莫仁敌又给老衲发了一道剑书,说罗城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超凡境前期,想要他出来历练几年,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老衲这里。

  老衲等了半年,终于等到了罗城的到来,不料这小子刚在老衲这里待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跑去了水云庄,说是要报恩。

  詹森那个人老衲最是清楚,哪里会让他报恩?

  老衲担心他会跑去东湖,所以直接去了东湖,果然看到他就在那里。

  若不是这样,老衲也不会与你在东湖附近相遇,你也吃不到最后一顿用三瓢神水煮过的斋饭了。”

  方笑武道:“想不到这个罗城年纪不大,竟然就已经是个武圣,难怪他连阴老怪都敢顶撞。”

  弘光大师笑道:“其实他的资质并不是很高,最多也就是人级,之所以能成为一个武圣,不外乎三个条件。第一,他肯吃苦。第二,他的青铜之身早在十岁的时候就被莫仁敌发掘了。第三,莫仁敌的地狱式训练法。”

  “地狱式训练法?”

  “对。那种训练方式连武仙都承受不起,然而从第一天开始,罗城就接受了那种训练,要不是他有青铜之身,他每天都要死一次。”

  方笑武听了,心头一动,问道:“青铜之身都这么厉害了,白银之身岂不是更厉害?”

  弘光大师笑道:“武施主,你这么说,好像以前见过白银之身似的。这么说吧,青铜之身好比是武圣之身,白银之身好比是绝世强者之身,而黄金之身,啧啧,那就真的属于不死之身了,除非是神仙出手,即便是武道巅峰的高手出手,也不打死。

  然而,话又说回来,这个世上具备青铜之身的又有多少个?白银之身呢?就更别说是黄金之身了。

  老衲活了那么多年,到现在为止,也只亲眼见过三个青铜之身和一个白银之身,那具有黄金之身的人,老衲倒是听说过,但没有亲眼见过。”

  方笑武问道:“这个具有黄金之身的人是谁?”

  弘光大师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此人就是天下第一刀,绰号叫老刀爷子。他有三把刀。第一把刀名叫劈山,乃天级上乘。第二把刀名叫分海,乃天级顶尖。第三把刀名叫破天,传说是神仙之物。

  早在两百年之前,他就有了天下第一刀的称号,到现在,老衲只能说,他的修为应该已经到了绝世强者的顶峰,距离武道巅峰只怕没多少时间了。

  自从他居住在一座名叫刀神山的地方后,那刀神山百里之内,处处是刀气,别说武圣,就连一般的绝世强者也不敢贸然踏入,否则必有性命之忧。所以,那一片地方又叫做死亡之地,远比许多深山大泽更要恐怖。”

  闻言,方笑武想了想,问出了一个连他都觉得有些可笑的问题:“如果黑白榜的第一高手勿我行遇到了老刀爷子,谁更厉害?”

  弘光大师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怔了一怔,旋即沉吟道:“按理来说,一百个勿我行也不可能是老刀爷子的对手,因为一个属于世俗界的头号人物,另外一个却是元武大陆修真界数一数二的角色。但那勿我行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你说他是世俗界的,但他又失踪了几十年,你说他是修真界的,他几十年前又跑来与世俗高手争锋,所以他与老刀爷子谁高谁低,老衲也不清楚。”

  方笑武骇然道:“方丈大师,听你的口气,这个勿我行的修为岂不是可以达到绝世强者的巅峰?”

  弘光大师笑了笑,道:“那也只是老衲的一种看法,毕竟老衲没有见过他,不好断言。换言之,他也有可能连绝世强者都没有达到。就拿你来说吧,老衲见你御剑飞行像是才学会不久吧?”

  “对。”

  “这么说,你修为才是出神境前期,但老衲觉得,你的实力绝对不止出神境前期,如果说你能打败出神境巅峰的武神,老衲也不觉得稀罕。”

  这话听上去像是在怕方笑武的马屁,方笑武不觉也有些沾沾自喜,说道:“大师谬赞了。”

  “好啦,今天就说到这里吧,但愿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说完,不等方笑武开腔,弘光大师便离开了居室。

  方笑武想了想,很快就明白了弘光大师的意思。

  次日一早,他起来之后,也没有跑去向弘光大师辞行,而是直接离开了宝塔寺。

  不久,他来到了水云庄,却见庄外站了好几个人,正是詹森、伍国卫、俞伯海等人。

  见他回来,这些人急忙迎了上来。

  詹森道:“虬髯前辈,你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

  方笑武本来希望不大,可没想到的是,自己只是出去了不到十二个时辰,就有好消息传来,甚是高兴,问道:“人在哪里?”

  詹森答道:“此人就住在城北的一家客栈里面。”

  方笑武问清楚了客栈的名字和地址之后,转身便走,连水云庄也不打算进去坐一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