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204章 十大剑客
  (全文阅读)

  “哼,澳门赌博网站:老夫明白了,你是说那个落魄大汉能杀老夫?真是可笑,那小子要是杀得了老夫,老夫就叫他一声祖宗……”

  “是吗?”

  罗城的声音突然响起。

  刹那间,一声惨叫陡然响起,听不出是谁发出的。

  但这个惨叫犹如一根突然断掉的琴弦,一断之后,就再也没有声息。

  这说明惨叫的人已经死了。

  方笑武虽然看不见外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他感觉得出来,外面此时肯定是一片肃杀。

  无论死的人是谁,必定死得极为干脆,死得连元魂都没有了。

  片刻后,罗城的声音缓缓响起:“鹿老头,我忘了告诉你,我手中的这个把古剑曾经杀过十多个武圣,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武仙,我要杀你,实在是太容易了,你死得一点都不冤枉。”

  小小的武仙!

  这句话也太狂妄了。

  即便是武神,也不会被人用“小小的”来形容,但罗城居然用“小小的”来形容武仙,置可以飞天遁地的“地仙”于何地?

  这家伙若不是一个狂徒,那就一定是个疯子。

  不过,对于方笑武来说,他最在乎的不是小小的武仙,而是那十几个死在罗城那把手中古剑之下的都是些什么人。

  这些武圣里面有没有中级武圣?有没有高级武圣?

  是罗城杀的,还是古剑的上一代主人杀的?

  蓦然,一个怒火冲天的声音响起:“狗东西,你竟敢杀了老夫的弟弟,老夫要让你血债血偿,报名,老夫刀剑下不死无名之鬼。”

  “罗城!”

  “罗城,你跟老夫听好了,老夫名叫鹿战,你到了阎王殿前,不要忘记老夫的名字,老夫……”

  “啰哩啰唆,出剑吧,我给你出剑的机会。”

  “老夫宰了你!”

  鹿战怒吼一声,震得全城每一个角落都听得见,好似雷公吼了一声。

  “他妈的,这么难得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方笑武身形一起,想要冲出去瞧一瞧外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然而,没等他冲出居室,一股无比犀利的剑气从半空中强压下来,笼罩整个宝塔寺。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没办法动弹,让他误以为时间已经停滞了,所以也就没办法动了。

  这一剑的威力竟然可以让人错以为时间已经静止,实已达到了剑道极为恐怖的境界。

  然而……

  “原来是冻剑术,看我拔剑术,杀!”

  电光石火间,一道白光闪过琅琊城的上空,类似一道霹雳。

  方笑武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但这一剑的力量已经达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加上方笑武的大脑与其他人不同,藏着战神鼎,于是,他的脑海中跟着闪现出了一道霹雳划空而过的场面。

  “乖乖,这就是拔剑术吗?”

  方笑武暗道。

  轰!

  停滞的时间像是被打开了,一股蕴含着近百亿的力量降临宝塔寺,眼看就要将宝塔寺硬生生毁掉。

  突然间,寺内某处升起一道托力。

  也不见得有多大,但偏偏就是恰好到处,竟然在一个呼吸之间就把近百亿的力量化解得无影无踪。

  方笑武本来要冲出去,此时却是停了下来,心道:“咦,这股力量真是奇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难道是弘光大师发出来的?”

  “鹿战,你比你弟弟幸运,能死在拔剑术之下的人,修为至少也是归真镜前期,而你的剑术,也达到了一般归真镜中期武仙的境界。”

  鹿战没有回应,因为他已经死在了罗城的剑下。

  罗城剑术之高,只能用鬼神难测来形容。

  无论杀什么人,下至一般武者,上至中级武仙,他似乎只用一招,而他的一招,也就是一剑。

  一剑杀敌,绝不多用一剑,恐怖如斯。

  突听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罗城,你手中的这把剑可是名叫古皇?”

  “你是何人,竟然知道我手里拿着的就是古皇剑。”

  “难怪你的剑术如此高明,原来你的师父就是剑皇莫仁敌。”

  剑皇莫仁敌?

  方笑武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心里暗暗叫奇。

  一般来说,武仙剑术高明的话,会被称为剑仙。

  同样的道理,剑神和剑圣基本上是用来称呼精于用剑的武神和武圣。

  剑皇是什么人?

  比剑圣高?还是比剑圣低?

  只听那个阴冷的声音很快响起道:“距今一百三十多年前,大武王朝有十大剑客,分别被尊为剑魔、剑皇、剑斗、剑霸、剑玄、剑娥、剑佛、剑王、剑帅、剑长……”

  听到这,方笑武心想:“其他九个倒好想象,唯独那个剑长,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所谓剑魔,就是魔教的老教主魔鼎天,此人已经失踪长达百余年。

  所谓剑斗,就是剑道泰斗的意思,乃白虎城‘西秋府’的第一高手西秋老人,据说八十年前,此老便已经离开了白虎城,不知去向。

  所谓剑霸,就是青龙城‘冬春府’的老府主东春一剑,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霸气凛凛,天生就是青铜之身,已闭关一甲子。

  所谓剑玄,就是剑道谷的前第一高手无根道人,这位道人已死,不提也罢。

  所谓剑娥,顾名思义,乃一女子,不过这个女子非同小可,却是一个老太婆,乃风波城韩家的韩老太太。这位韩老婆子七百多岁,乃韩家第一高手,却不知何故,三年前离家出走,尚无人知其下落……”

  听到这里,方笑武又想:“韩素儿是韩家的人,不知这个韩老太太是她什么人,韩素儿要是见了韩老太太,难道要叫一声老祖婆?”

  “所谓剑佛,就是达摩寺的方丈,空禅大师。达摩寺素有天下第一寺之称,空禅大师精通三十六门绝技,修成《金刚不灭功》,剑术之高,早已进入了‘禅’之境,据说一念之下,便能生出剑禅之劲,伤人与无形之中。

  所谓剑王,就是皇族第一剑,人称朱大王爷的朱九公。这个老头年轻的时候与韩老婆子有过一段情,只是这段感情最后还是无疾而终了。朱九公做过道士,也做过和尚,七十年前,他把自己关在太湖之下,使得整个太湖为之寂静了七十年,现在仍是水波不兴,形同死湖。

  所谓剑帅,就是大武王朝第一大元帅穆宗明。这位穆大元帅乃极为罕见的奇才,不到三十岁就当上了大元帅,四十岁被朝廷封为天下第一大元帅,统兵百万,镇守在凉州石龙峡,直至如今。

  所谓剑长,当然就是天下第一武道学院的院长李大同。这个李大同性格古怪,喜欢摸鼻子,所以有个绰号,叫做摸鼻院长,凡是他亲手****出来的学生,没有一个不是高手。

  最后一个,也就是剑皇莫仁敌。此人手中有一把古剑,名叫古皇,所以被称为剑皇。据老夫所知,莫仁敌一百二十年前死在了某处。难道他是假死?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当上你的师父?”

  闻言,罗城冷笑道:“我师父修为绝顶,又怎么会轻易死掉?当然是假死。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那么多十大剑客的事?”

  那个阴冷的声音道:“这些事不难打听,至于老夫是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看在你是莫仁敌弟子的份上,老夫不与你计较,你走吧。”

  “想要我走,先得将我击败。”

  “哼,罗城,你虽然学了莫仁敌的剑术,但你修为尚浅,根本就不是老夫的对手,老夫要你走,那是给你一条活路,你不要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突听一个声音响起:“阿弥陀佛,施主难道就是鹿家的家主鹿裴东?”

  “嗤”的一声,那人讥笑道:“鹿裴东算什么东西?早在一个月之前,他就已经成了老夫的傀儡,现在的鹿家,已经被老夫完全控制,你就是宝塔寺的方丈弘光吧?”

  “正是老衲。”

  “老夫把整个鹿家送给你,你把宝塔寺让出来,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什么意思?”

  “施主真正看中的应该不是宝塔寺,而是宝塔寺的三瓢神水,不知老衲说的对吗?”

  听了这话,那人阴沉沉一笑,道:“弘光,你猜对了,一个月之前,老夫路过琅琊城,发觉你宝塔寺蕴藏宝气,后来老夫一打听,才知道寺里有一口水井竟然可以产生神水。老夫需要炼制丹药渡劫,而这种丹药需要一种神水,三瓢神水正合适不过。”

  “不知你需要多少三瓢神水?”

  “二十年的份量,也就是六十瓢。”

  “那实在对不起,三瓢神水已经用完了。”

  “用完了?弘光,你想骗谁?只要水井存在一年,每年都会有三瓢神水可舀,别说老夫不给你机会,你要是敢忤逆老夫的意思,老夫挥一挥手,便能叫你整个宝塔寺灰飞烟灭,当然,除了那口井之外。”

  啪~

  有人突然拍了一巴掌,尔后便听到弘光大师的声音笑道:“老衲想起来了,你是阴七阴老怪。”

  方笑武一怔,心想:“阴七是谁?很厉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