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99章 虬髯仙?
  (全文阅读)

  不久,澳门赌博网站:酒菜端上来,放在桌上,一共五样。

  方笑武每道菜尝了一口,觉得还可以,便大吃起来。

  正吃间,忽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猛瞧,像是要把自己看透,于是将头一抬,正是那个秃顶老汉。

  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善,他便面露微笑,向对方传达了一个我不是坏人的讯号。

  不料,秃顶老汉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一个劲的瞧着他,脸上还露出了狐疑之色。

  “这老家伙是看相的吗?怎么一直看着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方笑武心里想,便打算快些吃完,然后结账离去,免得招惹是非。

  他越是这样,那秃顶老汉越是怀疑。

  没等他吃到一半,秃顶老汉忽然起身,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他佯装没有发现有人正在向自己走来,继续吃着。

  “敢问阁下……”秃顶老汉走到近前,双手一拱,显得颇为恭敬,问道:“是大名鼎鼎的虬髯仙吗?”

  “虬髯仙?”方笑武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儿,心说:“虬髯仙是谁?是个武仙么?”

  “虬髯仙!”

  霎时间,二楼一片寂静,许多人面上一片震惊。

  那青衫客急忙站起身来,声音洪亮的道:“原来是虬髯仙前辈,失敬,失敬。”

  方笑武刚要张嘴说自己不是虬髯仙。

  便在此时,角落里缓缓站起一个人来,叹道:“没想到两百年前赫赫有名的虬髯仙也来到了琅琊城,罢了,罢了,有你这样的高手在,又有几个人敢与你争夺那件宝物?我‘追风剑客’就此退出这场争夺,离开琅琊。”

  方笑武不知道追风剑客是什么人,但一些人知道追风剑客是谁,无不骇然变色。

  追风剑客乃登州有名的剑道好手,修为据说已经是初级武仙,连这样的高手在虬髯仙面前都不敢放肆,虬髯仙的威名究竟有多大,方笑武不用多问,也早已看出。

  眼见追风剑客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方笑武开口对秃顶老汉道:“老人家,我……”

  秃顶老汉面色一变,忙道:“晚辈不敢,你老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想到今日会驾临琅琊,实是琅琊的荣幸。”

  方笑武暗暗发笑,心道:“这个老头也真是的,我本来想解释我不是他说的那个虬髯仙,他居然还不让,真把我当成了虬髯仙。我倒无所谓,怕只怕真的虬髯仙就在城里,知道我冒充他的大名之后,一旦找上门来,我就算有一百张嘴,也没办法说清。”

  他知道冒名这种事可大可小。

  若是遇到脾气好的,只要不冒他的名做坏事,也无所谓。

  要是遇到脾气不好的,无论做了什么事,那一定是非要挨揍不可,说不定还会因此招来杀身之祸。

  于是,他大声道:“我不是虬髯仙,我是……是路过琅琊城的一个过客,你们……”

  没等他把话说完,楼外突然响起一声阴恻恻的怪笑。

  尔后一个宛如鬼叫的声音道:“虬髯仙,你就用不着装了,谁都知道你无论是老是少,你那标志性的虬髯永远不会改变。”

  “你是何人?”方笑武没好气的问道。

  “桀桀桀……”那人诡笑一声,刺耳的道:“虬髯仙,我娘叫我问候你一声。”

  “你娘是谁?”

  “你连我娘是谁都忘了吗?鸠盘山,阴风洞,鬼见愁,欢喜母,你没有忘记吧?”

  方笑武听得云山雾罩,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却是听得面色苍白,吓得冷汗都飙出来了。

  鸠盘山是登州境内的一座大山,阴风洞是鸠盘山里的一个山洞,山洞里住着一个名叫欢喜母的老婆子。

  这个老婆子连鬼见了都要发愁,因为她还有一个绰号,叫做无相鬼母。

  当然,她也有一个较为风雅的名号,叫做阴风娘娘。

  无论是欢喜母,还是无相鬼母、阴风娘娘,反正都是同一个人。

  无相鬼母修为深不可测,乃潜龙榜上的高手,凡是她经过的地方,必定婴儿止哭,阴风阵阵。

  百年前,无相鬼母养了九个小孩,也不知道她给那九个小孩吃了什么药,使得九个小孩的个子长不大,一直是三尺高。

  于是,有人就把她叫做九子鬼母,而那九个小孩,却被称之为九鬼子,分别是剑鬼子、刀鬼子、枪鬼子、斧鬼子、叉鬼子、钩鬼子、鞭鬼子、锤鬼子,以及老幺——鬼流星。

  鬼流星年纪最小,但本事最大,据说已得到了无相鬼母的五分真传。

  楼外那人就是这个家伙。

  一百五十多年前,无相鬼母遇到虬髯仙,被虬髯仙打了一掌,一直耿耿于怀,发誓要报仇。

  她收了九个儿子后,当然也把自己被虬髯仙打了一掌的事说给他们听,要他们记住这个人,将来为鬼母报仇。

  鬼流星深得无相鬼母喜爱,加上天资惊人,从无相鬼母手中学了不少看家本领。

  他今晚路过琅琊城,听到虬髯仙,认为自己成大名的机会到了。

  要是杀了虬髯仙,他不但可以得到鬼母的称赞,还能名动天下,成为绝顶人物。

  另一边,方笑武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已经听出鬼流星这个家伙说话阴阳怪气的,应该不是寻常之辈,为免平白无故引火上身,再次申明道:“我不是虬髯仙,我叫……”

  砰!

  方笑武突然从椅子上滚了下去,动也不动,像是死了。

  “咦,你当真不是虬髯仙?”

  鬼流星的声音传来道。

  “他妈的,你全家都是虬髯仙。”

  看上去已经死了的方笑武一跃而起,除了面色有些不好看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外伤。

  其实,他刚才已经中了鬼流星的“鬼神指”。

  “鬼神指”乃无相鬼母自创的一大指法,威力相当大,以鬼流星的修为,就算只用了一成的功力,也足以击杀武神。

  方笑武中了“鬼神指”以后,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碎了。

  但也就在同时,紫府里的八十一亿元力突然涌动起来,对他的身体形成了一种独有的保护。

  所以,他只是被打得眼冒金花,此外就没有任何伤害,既无外伤,也无内伤。

  “中了我鬼流星这一指的人,岂有不死的道理?你果然是虬髯仙。”鬼流星阴恻恻的道,语气开始显得有些凝重起来。

  蓦地,一人缓缓站起,说道:“哪里来的小鬼子?真是讨厌,滚!”

  说完,将桌上的酒杯拿起,随手扔出了窗外,闪电般不见。

  忽听一声鬼叫,像是鬼流星被酒杯击中,受了伤。

  电光石火间,一股阴风从窗外吹进来,却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小矮子,全身不但散发出鬼气森森的阴气,而且还隐藏着一股强大的武仙之力,修为之高,已经达到了归真镜后期。

  “你是……”鬼流星怒容满面。

  那人往桌上丢了一块碎银,一步步的往鬼流星走去。

  他身上并没有发出多大的气势,但竟是瞬间盖过了鬼流星的阴气,将鬼流星逼得向后飞出,最后飞出窗外。

  咻一声,那人屈指一弹,一道指光打中鬼流星。

  这次不是鬼叫,而是惨叫,转眼之间,鬼流星化作一道鬼火,横飞整个琅琊城,消失在夜空下。

  那人并没有追上去,而是将身一跳,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几弹指过后,处于一片发呆中的方笑武突然大叫一声,往桌上扔了一张银票,急匆匆的飞身穿窗而出。

  然而,外面哪里还能找得到那人的踪影,人家早已鸿飞渺渺。

  他不死心,认定一个方向展开身法,宛如穿云赶月,很快便离开了琅琊城,在城外疾奔起来。

  三百里后,眼见四野一片漆黑,别说人影,连一只鸟影都看不到,只能停了下来。

  “不会的,不会的……”他喃喃自语,一脸的不相信,“那个人怎么会是废柴舅舅的林姐夫?一定是我认错人了。如果他真是林姐夫,他那么高的修为,怎么会抛下婉儿不管呢?对,一定是我看错了。人有相似,花有类同,这个世上长得相像的人太多了,况且我只见过林姐夫一次,时间短暂,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十年了,我记错了也是合情合理的。”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几次想不回头,免得招惹麻烦,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往回走。

  他打算偷偷的溜回琅琊城。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明天可以在大街上,在酒楼里,遇到那个与林姐夫长得相似的大叔。

  如果对方不是林姐夫,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如果对方就是,自己倒要问问这个林姐夫当年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可怜林婉儿那么小就无父无母。

  当然,他溜回城中之前,已经把胡子用玄影剑剃了,不再是混世小魔王的样子,而是恢复了原来的相貌。

  “他妈的,大胡子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有与没有,完全不一样,老子现在又变成少年了,谁还敢叫我大叔?谁还敢叫我虬髯仙?”

  进城的时候,他用九转天龙镜照了照现在的样子,认为没人可以认出他之前的虬髯模样,心里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