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85章 互有忌惮
  (全文阅读)

  方笑武看了看那枚插在地上的三角小旗,因为旗帜随风而动,一眼之间,就看到了两面。

  一面用黑线绣了一个“哈哈笑”的脸庞,另一面却是用白线绣着两根交叉的白骨。

  鱼不同见了那枚三角旗帜,面色陡然大变,失声喊道:“八笑骨君!”

  方笑武虽然不知道“八笑骨君”是什么人,但他感觉得出来,无论是谁,在这一瞬间,均是如临大敌。

  就好像八笑骨君是一个恐怖的存在,若是他来到此地的话,随便一招,就能将这里的每一个人打死。

  忽听一声长笑传来,除了华天威之外,其他人都以为八笑骨君来了,无不摆出一副蓄势以待的样子。

  然而,来人不是八笑骨君,而是华飞龙,还有他的那个随从夜奴。

  来到之后,两人居然不怕蘑菇石上的武圣气息,直接飞落。

  只见华飞龙走了上去,一直走到三角小旗边上,俯身将小旗拔出,笑道:“各位,我师父就要来了,你们还想活命的话,就请离开吧。”

  “八笑骨君是你师父?”鱼不同满脸吃惊。

  “他老人家倘若不是本公子的师父,本公子怎么敢动他老人家的信物?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敢动他老人家的白骨笑面旗?”

  突听那个蒙面人声音低沉的道:“未必。”

  华飞龙听了,面色一冷,喝道:“东方闻天,你不必蒙面了,别人不知道你是谁,难道本公子还不知道你是谁吗?”

  那蒙面人知道自己装不下去,干脆扯下了脸上的面罩,露出一张苍然的脸,笑道:“华飞龙,按理来说,你应该叫本侯一声岳祖父才对,你这么对本侯说话,不觉得很没礼貌吗?”

  “放屁!”

  华飞龙骂道:“东方闻天,你这只老狐狸,本公子有理由怀疑东方莺的被劫,完全你是一手策划的。”

  “哦,本侯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想要让本公子丢脸。”

  “不对,本侯要是让你丢脸了,本侯岂不是也丢脸了吗?”

  “谁都知道你是一只老狐狸,老狐狸做事,又怎么会讲丢不丢脸?”

  “哈哈,这倒是,不过本侯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怀疑这件事跟平西王有关呢?”

  “本公子也怀疑过他,但本公子最后认为不是。”

  “看来你挺自负的。这也难怪,身为八笑骨君的徒弟,想不自负都很难。”

  华飞龙傲然一笑,道:“东方闻天,你刚才说的话已经侮辱了家师,趁家师尚未来到之前,你最好滚。”

  “本侯要是不滚呢?”

  “那本公子就先让你尝一尝本公子的手段。”

  说完,他仰天发出一声大笑。

  除了方笑武之外,其他人都觉得耳朵嗡嗡作响。

  东方闻天老脸微微一变,讶然道:“难道你已经学会了八笑骨君的‘红尘八笑’?”

  华飞龙不答,笑出了第二声,笑声震天。

  当第三声笑出来的时候,忽听喀嚓一声,远处一座山峰上传来巨响,像是什么东西断裂。

  第四声之后,即便是张五柳等人,也都变了面色,真以为华飞龙将“红尘八笑”全都学会了。

  然而,华飞龙并没有发出第五声,不知道他是因为他没有学会,还是他因为有心无力。

  饶是如此,四声大笑连初级武圣都为之变色,可见“红尘八笑”在这些人的心里面,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存在。

  方笑武眼见华飞龙当着那么多武圣的面前耀武扬威,人人忌惮,心里暗暗冷笑道:“华飞龙,你等着吧,你就算是一条飞龙,有朝一日,我也会让你变成一条折翼的死龙。”

  又想道:“奇怪,这家伙的修为再强,顶多也就是个初级武仙,怎么敢上到蘑菇石上来,难道他身上有天级宝物护体?”

  另一边,对于华飞龙的嚣张,公孙白早已看不顺眼。

  此时,他身形一抖,向华飞龙扑了过去,阴笑道:“就算你是八笑骨君的徒弟,我也照打不误。”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他已经一掌打在了华飞龙的身上,本来要发动阴功,就算不敢真的对华飞龙下杀手,也要让华飞龙吃吃苦头,叫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圣。

  不料,他的手掌刚一碰到华飞龙的身子,突然觉得手掌隐隐一疼,急忙倒飞回去,喝道:“华飞龙,你身上穿了什么东西?”

  “嘿,嘿,哈,哈……”

  华飞龙狂笑一声,道:“告诉你吧,本公子身上穿了一件软甲,此物乃天级宝物,不但能帮本公子抵御这蘑菇石的圣气,还能化解武圣之力,你要伤本公子,还差得远呢。”

  “我毙了你!”公孙白自认修为比华飞龙高得多,刚才没能一掌打伤华飞龙,反而被华飞龙讥笑,已然动了杀机。

  不杀华飞龙,他就不叫公孙白,就算八笑骨君今后找上他,他也在所不计了。

  “师弟,沉住气。”东方闻天突然说道。

  闻言,要施展杀手锏的公孙白将举起的手掌缓缓放下,冷冷的瞪了一眼华飞龙,语气颇为不屑的道:“华小子,我就让你多活一些时辰。”

  华飞龙本来已经做好了要与公孙白硬拼一招的准备,自信就算输给了公孙白,也不会被公孙白打死,但他看到公孙白收了手掌之后,便嘲笑道:“不敢吗?看来你还是畏惧我师父的大名。”

  华天威担心华飞龙真的把公孙白激怒了,一旦公孙白大打出手,以华飞龙的实力,根本就招架不住公孙白的全力搏杀,便扬声道:“飞龙,回来吧,别再招惹他了。”

  “好的,义父。”

  华飞龙走到了华天威身边。

  这么一来,方笑武再也看不到这个家伙的身影了。

  方笑武本来想扭头看看身后的情况,但他担心自己转头之后,会影响紫气的玄妙,让外面的人看到自己,所以就没敢动一下。

  公孙白与华飞龙都是他的仇人,他真希望这两个家伙好好的干一架,最好是公孙白杀了华飞龙,以后他只找公孙白一个人报仇就是了。

  但现在,公孙白与华飞龙没能真正的打起来,他不觉有些失望。

  华飞龙退下后,蘑菇石上变得异常平静,谁也没有吭声。

  一个时辰后,华天威眼见一个人都没有离开,暗暗叫奇,心想这些家伙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八笑骨君一到,岂有他们活命的机会?

  其实,八笑骨君名头之大,确实能够震住场上所有人。

  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哪一个不是高手?

  如果八笑骨君没有现身,自己就事先跑掉的话,那也太窝囊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绝不会轻易退出这场角逐。

  方笑武见他们打不起来,只是望着紫气,时间一长,便觉得有些无聊,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

  而就在他打呵欠的时候,紫气突然微微动了一下,使得周围的人神经微微一跳,蓄势以待。

  他急忙收住张开的嘴巴,等确定紫气不再晃动之后,这才放心。

  而在外人的眼中,均以为《武妃秘笈》即将从紫气里面飞出来,但等了半天,紫气里面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便都十分失望。

  时光匆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中午,平西王突然离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傍晚,平西王去而复返。

  只见他与完颜骢低声交谈了一会之后,完颜骢点了点头,举步朝紫气走了过去。

  才刚走了十几步,有人喝道:“完颜骢,你想干什么?”

  却是华天威。

  “干什么?当然是破开紫气,拿出里面的《武妃秘笈》。”

  “你怎么知道《武妃秘笈》就在里面?”

  “我不知道,但我不破开紫气的话,又怎么知道它不在里面?”

  完颜骢说着,脚下没有停顿。

  蓦然,一个凶冷的声音传来:“完颜骢,你跟佛爷站住!”

  完颜骢听了,却是充耳不闻,继续向前走,只是手上多了一把发出淡红色光芒的宝剑。

  这把宝剑正是他当年用来屠龙的那把剑,名叫饮血。

  他一拿出此剑,强如张五柳、东方闻天、华天威三人,也不敢轻易出去阻止他的举动。

  要知道他们修为差不多,一旦交手起来,势必缠上不可。

  除非是施展绝招对轰,否则想要分出胜负,绝非一朝一夕之间的事。

  而绝招对于一个高手来说,属于看家本领,一旦施展,那就等于是拼命了。

  不到最后关头,谁又会和对手拼命?

  “完颜骢,你耳朵聋了不成?佛爷叫你站住,你再敢往前去,佛爷要你好看!”

  那个人施展的是“幻音功”,因为修为高得可怕,场中无人能及,所以谁也听不出他身在何处。

  方笑武不知道这个自称“佛爷”的人身在何处,只能想道:“这个和尚肯定不是八笑骨君,要不然的话,以华飞龙那嚣张跋扈的性格,一定会喊出声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师父来了。”

  然而,完颜骢仍是不听那个和尚的话,一直往前走。

  他十七年前就有屠龙的气概,就算来人修为比他高,他也要仗着手中宝剑和对方斗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