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79章 忘情遮天手
  (全文阅读)

  咕咕咕,咕咕咕。

  睁开眼的时候,方笑武不是自然醒,而是被一阵肚子叫声弄醒。

  醒来的一瞬间,他发觉饥饿难耐,而这里除了酒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能够填肚子的东西。

  于是,他从地上迅速爬起来,一杯一杯的喝酒,就像是喝水似的。

  一杯、两杯、三杯、四杯、五杯、六杯、七杯……

  喝着喝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反正在他的感觉中,他已经喝了七八斤的忘忧酒。

  奇怪的是,他这次并没有醉倒,而是越喝越有精神。

  肚子还没有喝饱,那就继续喝。

  八斤、九斤、十斤、十一斤、十二斤、十三斤、十四斤、十五斤、十六斤、十七斤、十八斤、十九斤。

  差不多二十斤后,他终于喝不下去了。

  由于精神太过旺盛,物极必反。

  他突然觉得大脑昏沉沉,偏偏又昏睡不过去,浑浑噩噩,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智。

  只见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向外颠颠倒倒的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光圈边的时候,伸手往前一摸,一股大力突然撞来,将他震飞出去,摔倒在地。

  “好你个小丫头,竟敢和我打架,来来来,就让哥哥教你几招,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打人。”

  一个鲤鱼打挺之后,翻身站起,一步跨到光圈边,一拳轰出。

  他虽然处于一种醉醺醺的状态中,但这一拳的力道绝对有八百万的元力,连小山都能轰开。

  砰!

  一股大力再次发出,不但将方笑武的手臂震得几乎断掉,而且人还飞了出去。

  “咣”的一声,就在他的身躯将要飞出圈外的时候,对面又有一股大力产生,将他震了回去。

  咣咣咣……

  就这样,方笑武的身躯一直在圈内不停的撞来撞去,像是一个人球。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不觉得有些什么。

  可到了最后,那股大力越来越强,每一次撞击少说都有一亿。

  几百下之后,他就有些受不了。

  可是,他的酒意没有散去,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躯,连力量也属于蛮力。

  他越想控制自己的身体越没办法控制,遭受的痛苦反而越大。

  过了一个时辰,那股大力的劲道已经增加到了两亿之多。

  三天!

  整整三天之后,那股使得方笑武神智恍惚的酒劲才突然消失掉。

  “轰”一声,方笑武身躯一坠,重重地终于落在了地上,不但周身酸痛,而且连爬都不爬起来。

  就那么躺在地上过了几个时辰,他才觉得身体比之前好过一些,慢慢爬起来,坐在地上。

  对于自己醉酒时的情况,他的记忆有些模糊。

  他只是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打到了什么东西,之后却被这个东西反打了一下。

  然后,他就被那个东西打来打去,也不知道被打了多少回,反正不好受就是了。

  过了好一会,他才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正常,甩甩头,说道:“不能再那么喝了,再那么喝的话,我真的就要被打得魂飞魄散了。”

  于是,从今天开始,他滴酒不沾,枯坐不动,一坐就是一天。

  第二天,他仍是坐着不动。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六天过去后,他像个呆子般的坐了那么久,却连动都不动一下,真把自己当成了可以一直坐下去的高僧。

  第七天,他像是刚睡醒一般,坐着长长的神了一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说道:“坐了这么久,也是该活动活动筋骨的时候了,不然变成了活化石,那就真的不好玩了。”

  练了三个时辰的功,觉得身体完全舒展开来,没有以往的疲乏,却是越来越精神。

  又练了三个时辰后,仍是没有觉得疲乏,精力旺盛得像是可以一拳将苍穹打破一个口子。

  他一直练啊练,也不知道自己练了多少次三个时辰。

  练到最后,实在不行了,只能喝酒压惊。

  这一次,他学乖了,慢慢的喝,一杯分成九口,一口压惊小半会,九口下肚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后。

  第二杯仍是这样。

  第三杯还是。

  第四杯,第五杯,第六杯……

  不知不觉间,他喝了三天三夜,开始觉得双眼有些迷离。

  望着夜空中的月牙儿,突然间,一股愁绪涌上心头。

  他想到了许多事,许多人,越想越悲伤,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想到最后,他禁不住落下了怀乡的眼泪。

  默默地流了一会泪,他擦掉泪花,继续喝酒。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他一边喝一边唱,越唱越大声,禁不住动用了紫府中的元力。

  突听“嗡嗡嗡”的声音在四周响起,像是光圈对他的一种回应。

  片刻后,方笑武兴头一来,豪气万千,咕咚咕咚喝酒。

  他想把自己喝醉,然后好好的大睡一场,等到醒来的时候,二十七天的时间应该也差不多过去了。

  喝呀喝,一桶酒见了底,因为没有喝醉,便继续喝。

  渐渐的,第二通酒也快见底了。

  而这个时候,方笑武才觉得有些酒意。

  最后,他把全部的酒喝光,伸脚一踢,将酒桶踢到一边,仗着酒意,就在光圈内打起醉拳来。

  他打的醉拳毫无章法,破绽百出,但贵在随心所欲,醉意浓浓。

  打着打着,似醉非醉之间,他猛然想到自己已经开了紫府,就算修为还没有达到出神境,但已经是一个准武神。

  身为武神,为什么就不能自创一套属于自己的武技呢?

  记得他当初在武妃庙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因为苦思半天,一直不能理解张五柳那一招剑法的精髓,直到他忘了之后,才将那招剑法的精髓摸索到。

  而现在,他喝下的是忘忧酒,也有忘,那就忘吧。

  忘掉自己是谁,忘掉自己身在何处,忘掉这世间的一切一切。

  刹那间,他放空了自己,感觉不到肉身的存在,将神意藏在紫府内,手舞足蹈起来。

  起先,他的动作既笨拙又丑陋。

  接着,他的动作很稚嫩。

  然后,他的动作开始有了章法。

  最后,他的动作不但有掌法,而且还将以前学过的拳脚融为一炉,自成一体,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有的痕迹,威力之大,即便是最上乘的天级武技,也不足以形容它的神奇。

  不知过了多久,方笑武觉得“自己”又回来了。

  随手一挥,发出的力道虽然不多,但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神奇力量,即便是对上出神境后期的高手,也能见招拆招,不遑多让。

  一个时辰后,他双手像是太极似的画了一个圆圈,收回腰间,仰天发出一声哈哈大笑,说道:“老子终于自创了一套绝世武技,从今以后,老子的这门绝世武技就叫‘忘情遮天手’,专破天下武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陡然,他身躯一转,喝道:“着!”

  砰!

  他出手又快又稳,招式似拳非拳,非掌非掌,似抓非抓,与一个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人对了一招。

  竟是没有半分退让,大有要和对方力争到底的架势。

  “呼”的一声,那人随手一扣,已经抓住方笑武的手腕,然后轻轻一抖,便将方笑武扔了出去。

  然而,方笑武半空中翻了一个跟头,飘然落地,没有大碍。

  “再来。”那人喊道。

  “好!”

  方笑武抖搂精神,展开“忘情遮天手”,与来人在光圈中飞快的斗了起来。

  所谓“手”,其实就是包罗万有,蕴含所有武技,兵器的招法也涵盖在内,变法多端,不拘泥于形式。

  凡是可以用来对敌的招术,无论沉猛还是轻盈,无论迅速还是缓慢,无论大开大合还是小打小闹,无论神奇还是腐朽,均可以信手拈来,自成一统,看似简单,实际精妙。

  方笑武与那个人“斗”了近百招后,连人家的一片衣袂都没有摸到,但他能与对方相斗,便已经算得上是惊天动地了,因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将要飞升的巴酒仙。

  人的修为达到了武道巅峰,又怎么还会在乎武技呢?

  巴酒仙之所以要让方笑武对他出手,并不是真的要与方笑武过招,而是是想看看方笑武的“忘情遮天手”到底有多精妙,同时也想锻炼一下方笑武的应变能力,让方笑武的“忘情遮天手”更加纯熟。

  百招过后,巴酒仙与方笑武对了一掌,轻轻发力,将方笑武震退几步。

  随后,巴酒仙嗬嗬一笑,目中射出道道彩光,说道;“方笑武,你果然是老朽要找的人,当今天下,除了你之外,老朽还没有见过一个像你这样的怪才。咦,什么?你把忘忧酒全都喝光了。”

  方笑武搔搔头,赧然道:“巴老,你虽然叮嘱过我,叫我不要贪杯,但我最后还是……”

  “老天吶,八十斤的忘忧酒你只喝了二十四天就全喝光了,老朽……老朽已经无话可说。”

  巴酒仙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但今天,他已经吃惊到无以复加,可见方笑武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无语,深深的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