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74章 仇人相见
  (全文阅读)

  华阳客栈,澳门赌博网站:华阳城最顶尖的客栈,甲级中的甲级。

  这家客栈成立于三十年前,以华阳命名,第一任老板是华阳君。

  华阳君死后,这家客栈落到了朝廷,也就是平西王手中。

  平西王身为堂堂王爷,当然不可能涉足商界。

  就在他得到华阳客栈的第二天,他把华阳城五大世家叫到一起来,以十分公道的价格买给了五大世家。

  由五大世家一起经营。

  因此,华阳客栈的十成份额中,五大世家各自占了两成,都有说话的权利。

  但是,真正主持华阳客栈的不是五大世家中人,因为无论是那一家的人主持,都不可能做到最公平。

  华阳城有一个老翁,名叫善财翁。

  此人修为高深,据说是一位武仙。

  二十年前,善财翁来到武阳城开了一个酒庄,从他酒庄里运出的美酒,远销万里之外。

  所以善财翁有一个名号,叫做酒仙,而他自称姓巴,所以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巴酒仙。

  巴酒仙就是华阳客栈的主事人。

  方笑武也有属于自己的客栈,除了东升客栈外,他还有四家客栈,档次最高的一家还属于乙级。不过,他拥有的五家客栈加起来与华阳客栈一比,也不足华阳客栈的二分之一。

  由此可见,华阳客栈绝对是华阳城所有客栈的翘楚,乃华阳第一客栈。

  方笑武见过巴酒仙一次,在他的印象中,巴酒仙长得就像是一个老神仙。

  长长的白胡子,个子不高,而且还有些驼背,一脸慈祥,笑起来的时候会发出嗬嗬嗬的声音。

  此老当初来华阳城的时候,身边带着一只猫,黑猫。

  古云:玄猫,辟邪之物。

  玄猫就是黑猫,全身漆黑的猫。

  在元武大陆上,黑猫不但能辟邪,而且还能为主人带来吉祥。

  富贵人家往往都会养着黑猫,或者喜欢用黑猫的装饰品。

  二十年过去,那只黑猫仍旧活着,而且越活越精神,简直就是一只神猫。

  因为巴酒仙是个武仙,所以一些人就把这只黑猫叫做仙猫。

  有人问过巴酒仙,说他养的这只黑猫活了多少年。

  他每次都是嗬嗬一笑,开玩笑似的说:老朽养的这只猫啊,年纪比老朽还要大。

  当然,没人相信巴酒仙说的话。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平西王,也不相信巴酒仙养的那只黑猫年纪比巴酒仙还要大。

  传说,猫有九条命,却没有说过猫的寿命很长。

  一般情况下,十一岁的猫便已经相当于人类的六十岁,二十一岁的猫,可以称之为寿星猫。

  所以,巴酒仙的那只猫可以说是一只寿星猫。

  如果真如巴酒仙所说,黑猫的年纪比他大,那么,黑猫简直可以称之为猫仙了,因为对于猫来说,五十岁可以称之为妖,一百岁称之为神,两百岁那就是仙了。

  巴酒仙的年纪至少有两百岁,黑猫的年纪真要比他,那就是活见鬼了。

  方笑武没见过那只黑猫,但他听说过这只黑猫的大名,巴酒仙叫他“小黑”。

  尚未来到华阳客栈外,前方就已经挤满了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人满为患,根本就走不过去。

  方笑武转了一圈下来,居然寸步难行。

  这些挤在前方的人不仅仅是来看热闹的,同时还是来碰运气的。

  依照圣宫的规矩,凡是来碰运气的人,都是圣宫的客人。

  因而,即便是不懂武功的人,待遇和懂武功的人都是一样的。

  谁要是敢仗着自己会武功往里挤,将其他人挤开,轻则会被圣宫的人取消碰运气的资格,重则会被打得残废。

  方笑武不能施展武功往里挤,便不能进去。

  正当他急得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来了一人,举手望他的肩膀上一拍,喊道:“方公子。”

  方笑武回头一看,先是一愣,接着便是大喜。

  他刚才还在想华阳客栈的主事人巴酒仙,没想到的是,巴酒仙居然就从后面过来了,而且光从背影就认出了他是谁,此老眼力真好啊。

  要是自己,在那么多人背影之中,未必就能认得出巴酒仙是哪一个。

  “原来是你老人家。”方笑武道。

  “怎么?你也想碰碰运气吗?”

  “是啊。”

  “那老朽就帮不上忙了。”巴酒仙摇摇头,一脸慈和的笑道:“圣宫有圣宫的规矩,别说老朽不是圣宫的人,就算老朽是圣宫的人,也不可能开后门,对你优先招待。不过,你要是想去客栈里坐一坐的话,老朽倒能带你进去。”

  方笑武心头一动,暗道:“我这次过来,最大的目的是帮神无名传话,今天先把这件事办成了再说,至于见二圣女的事,以后有的是时间。”

  “这个恐怕也不太好吧,那么多人看着呢。”他道。

  “你以为老朽会大庭广众之下带你进去?”巴酒仙嗬嗬一笑,说道:“老朽是想这么干,但老朽不敢这么干啊,这里的每一个人吐一泡口水,也能将老朽淹死了。你跟老朽来,老朽有办法带你进去。”

  巴酒仙说完,转身就走。

  方笑武略微迟疑了一下,便跟了上去。

  巴酒仙虽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但他步伐矫健,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

  不多时,他带着方笑武转来转去,突然来到了一间米铺外。

  进了米铺,巴酒仙领着方笑武进入一间内院的书房,就像这里就是自己家似的。

  只见巴酒仙在书房内的某处摸了一下,一面书厨从中分开,却是暗藏机关,里面有一个地道。

  方笑武暗暗惊奇,但又不方便多问。

  进了地道,两人在地下疾步走了大概一千八百米。

  前方的巴酒仙突然屈指一弹,一道指气射出,铛的一声,打在了前方的一面盾牌上。

  随后,前方天光一亮,却是一个地窗。

  跟着巴酒仙从地窗里出来,方笑武四下扫了一眼,发现这里是一个废弃的马厩。

  周围一片荒芜,马厩也不知道闲置了多久,反正根本就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来。

  方笑武心里虽是充满了疑问,却又不好意思问。

  毕竟人家已经把他带进了华阳客栈里面,要是他还想问东问西,那就显得很不礼貌了。

  不多一会,巴酒仙将方笑武带进了一座小苑,请进一间客厅坐下,还吩咐丫头献上一杯香茗。

  巴酒仙道:“方公子,你且稍坐一会,至多半个时辰,老朽处理完手中的事情之后,便过来陪你喝一杯,怠慢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方笑武见他要走,生怕错过了传话给华阳夫人的时间,忙道:“巴老,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哦,什么不情之请。”

  “实不相瞒,在下这次到贵栈来,是想找一个人。”

  “找谁?”

  “华阳夫人。”

  “原来是她,不错,华阳夫人此刻就在客栈之内。你要是想找他的话,老朽帮你带个话给她吧,至于她来不来,老朽就没办法了。”

  方笑武大喜,觉得这个老头儿越来越可爱,道:“有劳巴老。巴老,你帮我带话的时候,就说我要跟她说的事关系重大,如果她不来的话,她必定会后悔终生。”

  为了能见到华阳夫人,方笑武夸下了海口,反正先见着人再说,至于华阳夫人事后会不会动怒,他也不在乎了。

  巴酒仙嗬嗬一笑,道:“那老朽就去了。”

  说完,举步出了客厅,离开小苑。

  差不多一顿饭时间过去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方笑武还以为是华阳夫人来了,缓缓站起,走上几步,整理了一下衣袂,免得失了礼数。

  哪里想到,进来的人不是华阳夫人,而是两个人,且还是方笑武心里恨不得一剑宰了的人。

  前面那人是一个白衣公子,英俊潇洒,二十出头,正是华飞龙。

  至于华飞龙身后那个人,却是一个黑衣黑鞋,连头上戴着的斗笠都用黑纱遮住脸面的黑衣人。

  看到黑衣人的一瞬间,方笑武几乎要动手,因为他感觉得出来,这个黑衣人就是那个夜奴。

  厅中的空气像是突然凝固了,方笑武的面上固然是一片惊诧,华飞龙的脸上也充满了疑惑和震惊。

  双方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均是不说一句话,仿佛已经变成了哑巴。

  “我不能在这里和华飞龙打起来,一旦打起来,他更不会让我活着,我得装作不认识他。”

  方笑武暗中定了定神,张了张嘴,说道:“你是……”

  没等华飞龙开口,他便佯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啊,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骑着‘火狐’的公子吗?幸会,幸会,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华飞龙不是省油的灯,转眼回过神来,笑道:“你应该就是华阳城的新贵方笑武吧?”

  方笑武一脸谦虚的道:“不敢,不敢,在华公子的面前,方某怎么敢称新贵二字。”

  心头冷笑道:“华飞龙,你这个杂碎,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尝一尝死亡是什么滋味。”

  蓦然,华飞龙向左一闪,面泛诡异之色,阴阴的道:“夜奴,我听说你与方公子有过一面之缘,既然在这里碰上,你就摘下斗笠让方公子看看你的脸,看他是否还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