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73章 紫薇东移
  (全文阅读)

  怔怔地望着屋顶上的那个小孔,澳门赌博网站:方笑武突然感觉一股热流从两个鼻孔里流淌出来,伸手一摸,却是鼻血,急忙仰起头来,等鼻血不再流之后,这才将脑袋放平。

  “难道我已经把聚光石吸进了体内?”他想了想,接着笑道:“这次修炼虽然没有让我的修为提升到出神境,但我已经打开紫府,形成元魂,并在紫府里储藏了八十一亿的元力。乖乖,那可是八十亿的元力,相当于高级武仙能够发出的力量,今后能够运用的话,一定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不清楚自己这次修炼了花了多少时间,但在他的感觉中,应该也有二三十天的样子。

  摸摸肚子,略微有些饥饿,先去解决了五脏庙再说。

  于是,他举步走向了房门。

  来到门边,伸手一推,却是没有推动,像是门外有什么东西挡着。

  用力推了一下,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咦,谁在外面把门堵住了?”

  就在他暗自运功,说什么都要把门打开的时候。

  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涌来,将他震得手臂酸疼,向后连退二十多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妈的,谁从外面暗算老子?”

  方笑武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一脸怒容。

  电光石火间,整栋房屋宛如面粉做成的一般,哗然粉碎,一股剑气荡漾在方笑武的四周,却没有对方笑武形成伤害。

  “公子爷。”

  没等方笑武看清是谁,人影一晃,就被一人抱住了,香味扑鼻,感受甚烈,不用看,光听声音,就知道是薛宝儿。

  他目光一扫,发现不远处站着好几个人,除了令狐十八、东郭老实、乌大冲、何斌、孟飞之外,还有元小小和张五柳。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薛宝儿抱着不放,方笑武多少有些尴尬,低声道:“宝儿,你这是怎么了?我又没死。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以为我死过了一次呢,放开我吧,我快受不住了,小心我非礼你。”

  “那你就非礼人家吧。”

  薛宝儿在方笑武耳边宛如呓语般的说完,松开方笑武的身子,向后退了几步,脸蛋儿红扑扑的,颇为娇羞。

  方笑武的定力虽然超人,但也看得心中微微一荡。

  不过,不远处还站着七个旁观者。

  他要是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形象一定大打折扣,影响他在众人心目中的英雄乞丐。

  于是,他收敛了目中微微泛起的一丝异光,朝令狐十八等人走了过去。

  “哟哟哟,义弟,我还以为你憋死在里面了,原来你没死啊。”令狐十八口无遮拦的道。

  “你才死了,我不知道活得有多好,刚才是谁把屋子打碎了?”方笑武道。

  “我。”张五柳道。

  方笑武猜到了是他,忙道:“前辈,你这一剑果然霸气,而在霸气之中,又蕴藏着一股钝力。钝力无锋,房屋成空,厉害。”

  张五柳面泛讶然。

  他本以为能够看得出他这一剑玄妙的人只有令狐十八一个,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子竟然也看出来了。

  令狐十八走上几步,伸手在方笑武肩膀上拍了几下。

  他每拍一下,方笑武便觉得浑身一震,肩上宛如压着一座大山。

  “哟哟哟,义弟,一个多月不见,你修为见长了,居然达到了造极境巅峰,可喜可贺。”

  方笑武揉了揉肩膀,说道:“老骗子,你就不能轻点吗,拍得我全身快散架了。”

  令狐十八笑道:“我要是不这么拍你,又怎么知道你是好是坏?现在好了,既然你承受得起,说明你身体没事,我这个义兄也就放心了。对了,你究竟躲在屋里修炼什么功法,今天早上我过来的时候,屋外全是一片灰蒙蒙的,连房屋都看不见。”

  “是吗?”

  “难道你不知道?”

  “我一直在屋里练功,当然不知道。”

  “照你这么说,连你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那就更别说我们了。好在我请来了五柳兄,将房屋劈开,把你解救出来了。”

  “什么劈开啊,连根毛都看不到了。”方笑武暗中想着,目光望向张五柳,口中说道:“有劳前辈移驾东升相助,前辈若不嫌弃,请在东升盘桓半日,让晚辈稍尽地主之谊。”

  “义弟。”令狐十八道:“你这话说错了。”

  “哪里说错了?”

  “不应该是盘桓半日,而是住下来。”

  “住下来?”方笑武暗道:“我倒是想,不过人家未必就肯。”

  只听令狐十八嘻嘻一笑,道:“五柳兄,咱们上次的约定你没忘吧?”

  张五柳道:“约定对我有利,我当然不会忘。”

  令狐十八点头道:“那就好。你在武妃庙里住了那么久,也找了那么久,那里有什么宝物的话,也早被你找干净了,不如住到东升来,与我做个伴儿。我最近夜观天象,发现紫薇东移,一月之内,华阳城必有大动静。”

  “你懂星象学?”方笑武诧道。

  “略懂一二。”

  “怎么以前没有听你说过?”

  “我懂得东西太多了,要是每一样都说出来,十天十夜也说不完。话说回来,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论知识渊博,又有谁比得上我这个玉树临风……”

  “我要吐了。”方笑武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将令狐十八的话打断,然后对张五柳说道:“前辈,你到华阳城来,目的就是为了《武妃秘笈》吧。”

  “不错。”

  “既然老骗子说一个月内华阳城将会有大动静,你就在东升住下来吧,上次你传给我……”

  “说起上次的事,我倒要好好的问问你。”张五柳正色道。

  “前辈请说。”

  “你那晚一直在习练我传给你的那一剑吗?”

  “是啊。”

  “在此途中,有没有听到异常声响。”

  “异常声响?”方笑武想了想,道:“没有。”

  闻言,张五柳沉吟道:“这么看来,定是世外高人所为。“

  方笑武正要问什么世外高人,张五柳已然说道:“既然你们两个要我住下来,我就住下来吧,希望一个月内《武妃秘笈》可以出现,再过四十多天就是师父的五百大寿,我得如期赶回去给师父祝寿,要是能将《武妃秘笈》拿到手,这部秘笈无疑是最好的献礼。”

  方笑武道:“前辈,原来你想得到《武妃秘笈》是为了当作贺寿之物献给令师,我还以为你想学里面的功法。”

  张五柳目中突然射出一道电芒,喝道:“谁?”

  话音刚落,他的人已经飞了出去,于半空中与来人换了一招,快如电光石火,忽起忽落,却是半斤八两,难分轩轾。

  “原来是你。”

  张五柳瞟了来人一眼,不再将对方当作敌人。

  “不错,就是我。”

  来人是神无名,目光一转,叫道:“方笑武,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办得怎样了?”

  方笑武苦笑一声,说道:“无名前辈,那华阳夫人不是普通女人,若非机缘巧合,我想见她的话,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你要我办的事,我无从办起,等以后……”

  “别等了。”

  “为什么?”

  “华阳夫人已经抛头露面了。”

  此话一出,除了令狐十八之外,即便是张五柳,面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讶然。

  张五柳侃侃说道:“据我所知,华阳夫人第一次出现在华阳的时候,引起一番轰动,凡是见过她的人,无不惊为天人,但她自从嫁给华阳君之后,就再也没有现身于公众场合。华阳君一死,许多人都以为华阳夫人走了,但事实上,她就住在城里某种别院内。她为什么会突然抛头露面?”

  神无名淡淡地道:“难道你忘了圣宫吗?”

  张五柳面色微微一变,道:“莫非华阳夫人也想成为圣宫门徒?”

  神无名道:“你猜对了。”

  听到这里,方笑武忽然想起自己闭关修炼一个多月,圣宫的人早已来到城里,不知王圣奕是否来找过自己。

  不由望向了令狐十八。

  令狐十八暗中向他递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让他不要多问。

  方笑武猛然一惊,暗道:“是了,王圣奕曾经警告过我,要我不能把这件事说给其他人听,即便是最亲的人,也不列外。奶奶个熊,刚才一时大意,差点把这件事忘了。”

  “方笑武。”神无名道:“你还不快去找华阳夫人?她要是走了,你的话没有帮我传到,日后出了纰漏,她追究起来,要来杀你,可不要说我害你。”

  方笑武心道:“你这家伙既然认识华阳夫人,为什么不亲自去见她,偏偏要我帮你这个忙,真是奇怪。算了,反正我也要找个机会见一见圣宫的二圣女,就趁现在有空,过去瞧一瞧吧。”

  扬声问道;“圣宫的人住在何处?”

  “华阳客栈。”

  话声落,人无踪,神无名不知去向。

  当下,方笑武向张五柳告了一声罪,由令狐十八招待,自己则是跑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

  随后,他一个跟班也不带,出得东升客栈,往城中最大、最豪华的客栈,也就是华阳客栈,不快不慢的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