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70章 魔教弟子
  (全文阅读)

  东方莺已经将自己的魔功施展到了极致,自忖就连初级武圣一旦中招,也没有办法抵御,非得倒下不可。

  但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修为不是很高的方笑武,居然还能站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她的魔功退步了?

  又或者说,方笑武天赋异禀,她的魔功即便是再强大,对方笑武用处也不大?

  所以她只能让方笑武产生幻想,却不能让方笑武倒下。

  突地,之前倒下的令狐十八一跃而起,大笑一声,说道:“哟哟哟,我还以为是什么功法,原来是魔教的‘魔幻迷心功’。”

  东方莺失声叫道:“你没事?”

  “我要是有事,谁来收拾你这个小魔女。”

  话音一落,令狐十八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初级武圣的气息。

  而这股气息里面,却又蕴含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力量。

  如果非要用词语来形容这种力量的话,武力不足以形容,而武道巅峰之后可成仙,那就用仙力来形容吧。

  一指点出,打中了东方莺的脑门,不但使得东方莺元气打伤,再也发动不了魔功,而且还有一股元力进入东方莺体内,锁住了几处经脉玄关,其神奇程度,尚在封脉术之上。

  “义弟,华家的人就快来了,我们走。”

  令狐十八一手抓着东方莺,另一只手将刚刚恢复神智的方笑武抓起,展开乘风飞行术,破空一闪而逝,快得就跟光速似的。

  很快,几十条人影如飞而至,脚下全都驾着兵器,多数是剑,只有为首的那个人脚下是一根棍子,四尺长,浑身发出淡金色光芒,竟然是一件天级下乘兵器,颇为罕见。

  这根棍子的主人,穿得一身鲜红,像是一个新郎,正是华家的少爷华飞龙。

  大红花轿就在底下,华飞龙随手一指,一股棍气射出,嘶的一声,大红花轿一分为二,里面空空如也。

  他的新娘子,他的未过门的美****,已经被抢走了!

  他怒极反笑,面色微微一红之后,一笑震耳,二笑震天,三笑山崩裂。

  轰隆!

  一座山峰被他的笑声震塌,乱石飞溅。

  那几十个跟随他一起来的高手全都瞬间向后暴徒三千米,运足了功力的情况下,也觉得心神悸动,难以自制。

  幸亏华飞龙没有笑出第四声,若是笑出第四声的话,以他们的修为,即便是远离华飞龙十里,也会被震得气血倒流,非死即伤。

  那几十个华家高手颤栗了。

  他们之前还以为华飞龙实力再强,顶多也就比他们强一点而已,但现在看来,华飞龙的强,已经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

  无论华飞龙的修为有多高,就拿华飞龙的笑声来说,他们也只能说一句望尘莫及。

  ……

  深夜,华阳城,东升客栈。

  方笑武的卧室内,一把椅子上,种子一般的连人带椅的捆绑着一个人。

  除了头部之外,脖子以下,全都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丈外,方笑武拍了拍手,看着自己的得意杰作,脸上浮现出相当自得的表情。

  屋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令狐十八,一个是薛宝儿。

  “公子爷,我们要怎么处置她?”薛宝儿问道。

  “不用急,先把她弄醒再说。”方笑武道。

  “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

  “那好。”

  薛宝儿走了上去,玉手一挥,啪的一声,在东方莺那张洁白如玉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不一会儿,东方莺悠悠醒来,觉得身体被绑,正要运气震开,一个声音道:“别动,你要是敢动一下,我就让宝儿在你脸上划一下,让你从此以后变成丑八怪。”

  东方莺抬起头来,却不是用怨恨的目光望着方笑武,而是面露媚笑,像是跟方笑武很熟似的,娇声道:“公子,原来你长得这么俊俏。”

  “算了吧,我长得怎么样,我自己清楚,用不着你来奉承。”方笑武从边上拉过一把椅子,横刀立马的坐在东方莺对面,说道:“听着,我的话不说第二遍。从现在开始,乖乖回答我的话,不能有任何隐瞒,若是让我看出你有欺骗我的意思,我就霍霍霍,在你的脸上砍十八刀。”

  东方莺料到令狐十八就是那个脸上戴着大头鬼面具的人,知道自己要是不肯与方笑武合作的话,别说她体内经脉玄关被制,发挥不出多少实力,即便是恢复了,也不可能逃得掉,便只好点了点头。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

  “小小?你没有姓?”

  “没有,我们魔教许多人都没有姓,只有名,如果有的话,那就只能姓元。”

  方笑武知道魔教的创世人是一个名叫元魔的家伙,魔教的弟子,当然要姓元,元小小说的话,并没有问题。

  “你师父是谁?”

  “魔后。”

  “魔后?魔后是什么?”

  “魔后是魔教的女教主,权力不在教主之下,然而普天之下,极少有人知道魔后的存在。”

  “是吗?”

  方笑武说的时候,不是望着元小小,而是望着令狐十八。

  令狐十八摊摊手,道:“我不知道。”

  方笑武诧道:“老骗子,你连那个《魔幻迷心功》都知道,怎么会不知道魔后是什么人?”

  令狐十八笑道:“我以前遇到过一个魔教的高手,所以知道什么是《魔幻迷心功》,至于她说的那个魔后,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元小小讶然道:“你认识我们魔教的人?”

  “当然认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啊,人称玉树临风……”

  不等令狐十八把自己的外号全说出来,方笑武挥挥手,道:“好了,好了,现在是我们问她,而不是她问我们,你倒好,像是生怕她不知道你是谁似的,要把自己的大号说出来。”

  “让她知道了又有什么关系?她连我们的长相都看到了,你还想放她走吗?”令狐十八道。

  方笑武暗道:“完了,老骗子这么一说,元小小还会跟我们说实话么?换成是我,既然跑都跑不掉了,那肯定是宁死不从,休想从我口中知道半点有用的东西。”

  不料,元小小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身体虽然不能动,但脸上却是笑意融融,黄莺一般说道:“公子,你放心,我们魔教的人最爱惜性命,只要你不杀我,什么都好说。”

  方笑武半信半疑,问道:“你既然是魔教的弟子,为什么会跑到登州来,还与东方闻天那只老狐狸勾搭上了。”

  元小小嫣然一笑,答道:“公子,我上个月才刚满十七岁,怎么会与东方闻天勾搭上?我只是魔后派来与东方闻天接洽的魔教使者。”

  “你们魔教与东方闻天有勾结?”

  “不能说是勾结,只能说是互惠互利。”

  “听说魔教这些年来发展迅速,我原以为你们只是在衮州活动,没想到你们的魔爪连登州都伸过来了,你们魔教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是想颠覆朝廷,取而代之?”

  “这个我不知道,我虽然是魔后的弟子,但说到底,我只是魔教万千弟子中的一员,教主与魔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别说是我,就算是教内宿老,恐怕也没几个知道。”

  “魔后派你来登州和东方闻天接洽什么?”

  “商量如何对付圣宫。”

  “对付圣宫?”方笑武面色微微一变,道:“你们魔教与圣宫属于仇敌?”

  “不清楚,我只是奉命来明武城与东方闻天说明情况,真正做事的人是东方闻天,他府中的那些高手,我根本就没有权力调动。”

  闻言,方笑武心头一动,问道:“据我所知,东方闻天府里有一个无名高手,看上去年纪不大,但修为之高,却十分吓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公子,你说的是公孙白吧?”

  “公孙白是谁?”

  “他是东方闻天的师弟。”

  “原来那家伙是东方闻天的师弟,难怪修为那么高,整个侯府里面,除了东方闻天之外,应该没人能打得过他了吧?”

  “没有,但不排出例外。”

  “这话怎么说?”

  “我虽然是魔教的使者,但东方闻天毕竟不是我们魔教的人,他有心要隐瞒我的话,我也拿他没有办法。就拿公孙白是他师弟这件事来说,我也是无意中听到的。”

  听了这话,方笑武略微想了一会,开口问道:“你假扮东方闻天的孙女,是你的意思还是东方闻天的意思?”

  “我的意思。”

  “你目的何在?”

  “半年前,我收到一个消息,说是华阳城藏着一件宝物,至今已有数百年。华阳四大世家,也就是劳家、鱼家、温家、庄家,澳门赌博网站:之所以会在华阳城里扎根,就是为了寻找这件宝物。”

  “什么宝物?”

  “一本宝典,名叫《武妃秘笈》。”

  方笑武心神微微一震,道:“这个《武妃秘笈》与城里的武妃娘娘有关?”

  元小小道:“应该有关,但详细情况怎样,只有四大世家的家主知道。”

  方笑武思忖了一会,突然微微一笑,说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嫁给四大世家的人,偏要嫁给华家的华飞龙。”

  元小小道:“九年前,华天威不知道从哪得知《武妃秘笈》的事,带着三十六天罡来到华阳城居住,他表面上是个生意人,其实是想暗中参与争夺《武妃秘笈》。我打算嫁给华飞龙以后,将华飞龙控制,从他口中多知道一些《武妃秘笈》的事。当然,我不会让那小子占我的便宜,必要的时候,我就先把他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