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69章 旖旎幻想
  (全文阅读)

  华家的六个人之中,澳门赌博网站:大胡子仍是躺在地上口吐白沫,而除了那个天罡外,其他四个造极境后期高手全都吓得面色苍白,觉得自己今天将会死在这里,谁都救不了他们。

  那个天罡虽然也很惊惧,但他的好歹是个中级武神,勉强定了定神,对方笑武道:“你想怎样?”

  方笑武道:“不想怎样。我对你们不感兴趣,我只要压寨夫人,我不杀你们,滚吧。”

  那个天罡本来要问一问方笑武的名字,也好回去有个交代,但他张了张口,却不敢问出来。

  最后,他只得让一个手下上去把大胡子抱起背在身后,五人飞也似的离开场上,尽快赶回华阳城,将被抢亲的事告知家主。

  “奇怪,这个新娘子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是东方闻天搞出来的空城计吧?”

  方笑武心里想着,大步走了上去,掀开花轿朝内一瞧,不觉呆了一呆。

  他之所以呆了一下,不是因为花轿里面没有人,而是因为花轿里的那个人太美了,美得他有些不敢当成真的。

  揉了揉眼睛,方笑武问道:“新娘子,你怎么不跑?”

  “我为什么要跑?”新娘子的表情显得十分平静,语声宛如黄莺,颇为好听。

  “你不怕我把你抢去当压寨夫人?”

  “我为什么要怕?嫁给你与嫁给华飞龙对我来说,毫无区别。”

  这时候,令狐十八从山里小跑着出来,呼哧呼哧的来到花轿附近,说道:“你这家伙一点义气都没有,新娘子是你老娘啊,只关心她,不关心我,让我看看新娘子长得怎么样……”

  说话间,一猫腰,脑袋从方笑武的手臂下钻过去。

  “呀”一声,新娘子突然看到一个大头鬼出现在方笑武胸前,当即吓得花容失色,再也没办法镇定。

  “你就是新娘子?”令狐十八目中闪过一丝怪异。

  新娘子以手揉胸,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过了一会,才听她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抢亲,莫非你们是华家的敌人?”

  方笑武低头看了一下,正好见到令狐十八仰着头看自己,那副大头鬼面具就在眼前,显得有些磕碜,便伸手一敲。

  然而没等他敲中,令狐十八便已经消失不见,出现在数丈外,一副双手倒背,举目望天的样子。

  他心里一动,暗道:“难道这个新娘子有什么问题吗?”

  探头往花轿里看去,无论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新娘子有什么问题。

  十六七岁的样子,黄花大闺女,凤冠霞帔,一身新娘子打扮,唯一有问题的地方,那就是新娘子没有戴面纱。

  但是,这很容易解释清楚。

  别说新娘子不是一般的新娘子,就算是普通人家的新娘子,坐在轿子里发闷,也会揭开面纱透透气,让自己舒服一些。

  这个问题绝对不是问题。

  方笑武抢亲之前,设想了好几种方案,且无论是哪一种方案,新娘子都应该是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然而等他真的抢了新娘子,这个新娘子却是一点也不惊慌,顿时打乱了他的计划。

  搔了搔后脑,方笑武问道:“你不想嫁给华飞龙?”

  “当然不想。”

  “为什么?”

  “我只见过他两次,换成是你,你愿意嫁给他么?”

  “这么说,你自己不同意这门亲事了?”

  “不同意又怎么样?谁都知道明武侯说一不二,不嫁给华飞龙,我只剩下以死结束生命。”

  东方闻天是她的祖父,她不叫爷爷,而是直呼明武侯,显见她心里对东方闻天充满了怨气。

  方笑武故意问道:“听你这么说,你非常恨你爷爷了?”

  新娘子道:“我是恨他,但我是他的孙女,难道我还能反抗他吗?况且……”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了一种万分无奈的苦笑,声音低低的道:“况且我反抗的话,也没办法反抗。”

  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要是一般的男子,此刻已经被她的神色和语气软化了。

  但是,方笑武不是一般的男人,他是最接近的神的少年,怎么可能轻易会被女人打动?

  沉思了一会,方笑武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莺。”

  “东方莺?难怪你的声音那么好听,就跟黄莺叫似的。”

  “公子。”东方莺听出方笑武年纪不大,娇声道:“求求你把我放了吧。”

  方笑武瞥了她一眼,道:“我为什么要放你?”

  “公子真是山大王?”东方莺与方笑武说了这么多,早已看出方笑武不是真正的山匪,故意反问。

  方笑武本来要说我就是山大王,但他转念一想,没再装下去,淡淡的道:“我不是山大王。”

  “如果公子不是山大王,那一定是和华家有仇,我只是华家未过门的未婚妻,俗话说,祸不及妻儿,更何况是未过门的未婚妻,所以……”

  “那你错了,我与明武侯也有过节。”

  “你与明武侯有过节?”东方莺面色一愣,道:“我爷爷虽然得罪过不少人,但他得罪的人全都是登州有头有脸的人物,年纪最小的也**十岁了,我听公子的声音不过二十多岁,怎么会与我爷爷结仇?”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出来吧。”

  方笑武说完,当先走开。

  很快,东方莺就从大花轿里出来了。

  她坐着的时候,方笑武不觉得她有多高,现在从大花轿里走出来,个子居然有一米七几,要不是穿着新娘子的服饰影响了她的身材曲线,换成劲装之类的服装,一定可以更加高挑。

  “公子,我虽然不知道你的修为有多高,但我知道我一定不是你的对手。”

  “你知道就好。”

  “如果你不放我走,我只好跟你走,就算你真的把当作压寨夫人,我也认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

  话罢,方笑武望了一眼令狐十八,见他仍是一副抬头沉思的样子,于是问道:“老……老哥哥,你在想什么?”

  令狐十八将头一低,道:“我在想你是不是已经被她迷住了。”

  方笑武骂道:“放屁,我怎么会被她迷住?”

  “既然没有被她迷住,你为什么跟她说这么多废话?你不是来抢亲的吗?看中的话,抢了就走,不必多说。你现在还不走的话,待会华家的高手来了,你想走也已经迟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在走之前,再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用封脉术制住她。”

  “哎哟,我都快成你的打手了,也罢,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令狐十八身形一晃,伸手一指点向东方莺,因为是背对着方笑武,所以方笑武看不见他目中的光芒。

  而此时的他,目中闪耀着怪异的光彩,圣光蕴含,像是这一指另有玄机,绝非封脉术。

  眼看他的手指即将点中东方莺,突听一声娇笑,东方莺脚下一滑,竟是一闪避开,身法之妙,怕是连武神都办不到。

  这样的一个女子,会是之前那个自认命运,楚楚可怜的东方莺?

  令狐十八大笑一声,叫道:“哟哟哟,我早就觉得你这个丫头有些古怪了,你不是真正的东方莺。”

  咯咯一声娇笑,东方莺笑得花枝乱颤,娇滴滴的道:“不错,我不是东方莺,真正的东方莺已经被明武侯软禁起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方笑武问道。

  其实,他之前看到令狐十八的怪异行径后,就对东方莺起了疑心,只是他看不出东方莺的可疑之处,所以就跟东方莺说了那么多,打算从东方莺的话语中找出一些破绽。

  他叫令狐十八帮他制住东方莺,也是为了试探东方莺。

  果然,一试之下,东方莺立即暴露了。

  “义弟,听你的口气,原来你也怀疑她了。”令狐十八有些意外的道。

  “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愚蠢。”方笑武往前一步踏出,身上散发出一股也算强大的气势,沉声道:“说,是不是东方闻天那只老狐狸叫你假扮东方莺的?你真正的身份是谁?”

  “一老一少全都是蠢货,你们真以为吃定我了吗?”

  东方莺双目一翻,突然泛起一丝魔光,霎时间,一股魔力弥漫开来,瞬息笼罩百丈。

  不知是令狐十八反应略微慢了还一些,还是魔力的速度实在太快,连他都没有能及时避开,也被魔力侵袭。

  方笑武不清楚令狐十八的情况,他只知道自己全身无力,眼前不断闪现出各种各样的旖旎画面。

  画面中,差不多有三十个人,除了其中一个是位男子外,其他人全都是一丝不挂的妙龄女子,环肥燕瘦,妙相毕露,各有千秋。

  最关键的是,画面中的那个男人,竟然就是他自己。

  他不知道东方莺施展的是什么功法,但他却知道这种功法类似于幻术,能让人迷失心智。

  他已经中了功法的力量,所以才会看到本来就不存在的画面,更是将画面中的主角当成了自己。

  “咕咚”一声,令狐十八忽然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奇怪的是,修为连武神都没有达到方笑武反而依旧坚挺,并且还手舞足蹈起来,口中哼哼唧唧。

  “倒!”

  东方莺娇喝一声,双目魔光大涨。

  刹那间,百丈之内的魔力骤然增加一倍,连地面也像是被迷得不知自己是谁,开始松软起来。

  然而,方笑武偏偏就是不倒。

  只见他双手东抓一下,西抓一下,也不知道在抓些什么,但他目中露出一片色迷迷的光彩,想来是在抓儿童不宜的东西,只是外人没法看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