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68章 我需要一个压寨夫人
  (全文阅读)

  “义弟,你当真要抢亲吗?”

  “当然是真的。”

  “不后悔?”

  “我要是后悔,我就是乌龟王八蛋。”

  “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抢亲这件事充满了刺激,我也想玩一玩,我就陪你一起抢亲吧。”

  一条依山临崖,蜿蜿蜒蜒,形同长蛇的山道上,方笑武与令狐十八并排站立,双臂抱胸,一副山大王的架势。

  方笑武头戴面罩,只露两个眼孔和一个嘴孔,反观令狐十八,脸上却是戴着一副大头鬼面具,既可笑又略带恐怖。

  望了一眼身旁的令狐十八,方笑武道:“你从哪儿弄来的这玩意,看得我瘆得慌。”

  “嘻嘻,连你都这么说,看来我没有选错面具,它是我花了十八文钱买来的。”话锋一转,令狐十八道:“义弟,你这副样子好奇怪。”

  “有什么奇怪?”方笑武问道。

  “要说你是蒙面人,却又和其他蒙面人有些不太一样,我总觉得现在的你,身上带着一股匪气。”

  “哈,我们是来抢亲的,当然要有匪气,没有这身匪气,怎么能镇得住东方闻天手底下的高手?”

  “哟哟哟,照你这么说,你岂不是变成了真正的悍匪?我当初就跟你建议过,咱们到山里做山大王,你却说这个建议不是长久之计,可兜来兜去的,你还是免不了要干一行。”

  虽然看不见方笑武的脸上表情,但他听了令狐十八的话以后,显然是呆了一呆,旋即骂道:“他妈的,老骗子,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原来是在拐弯抹角的挖苦我。”

  “我可没挖苦你,我只是在说一件实事。哎哟,不行,我肚子痛,得找个地方解决一下。”

  令狐十八说完,双手抱着肚子,弯着老腰,一溜烟似的钻进右边的大山里,不知所踪。

  方笑武本来要骂几句,可这老家伙跑得太快,想骂的时候,已找不到的对象,只得作罢。

  过了一会,令狐十八没有出现,方笑武这次要抢亲的对象,也就是明武侯东方闻天的孙女,已经出现了。

  当然,身为新娘子,东方闻天的孙女不可能抛头露面。

  从出门到达到华阳城华家,澳门赌博网站:无论发生多大的事,她都不能从花轿里出来。

  依照俗礼,男女成婚,新郎一般都会自备花桥,去女方家把新娘子接回新郎家,但这次的大婚不一样,论身份、地位,华飞龙虽然是华家的少爷,但与万户侯的孙女比起来,显然要差了些。

  所以,华家这次只是象征性的派了六个人,其中一个是华家三十六天罡中的一个天罡,早在昨天夜里,便已经赶去了明武城,今天一早就跟着新娘家的大批高手一起返回华阳城。

  抬着大红花轿的是个八个器宇轩昂的大好青年,每个人的修为都不低于炉火境前期,而护送新娘子的队伍,全都是修为高超之辈,最次的也是造极境,最厉害的乃一个武仙,返璞境前期。

  这也难怪,东方闻天虽然不想把婚礼搞大,但他毕竟是大武王朝的六个万户侯之一,如果护送孙女出嫁的队伍不强悍一些,又怎么能显示出他明武侯的霸气呢?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六个穿得喜气洋洋的中年人,每人嘴里含着一个小竹管,发出类似于前锣打鼓的声音,脚下走得飞快,一瞬之间便远至十丈外,身后的队伍紧紧跟上,并未落下。

  方笑武先是听到了竹管声,之后才看到新娘子的队伍。

  眼见队伍越来越近,令狐十八的野屎还没有拉完,时间不等人,方笑武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三步,右手朝前一伸,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对于方笑武的拦路打劫,无论是新娘家的人还是新郎家的人,都没有变色,像是早已料到有人会这么做。

  华家六个人里面,除了为首那个天罡外,其他五个都是华家一等一的高手,修为均是造极境后期。

  一个大胡子飞身而出,语气出奇的好,问道:“你想要什么?开个价。”

  方笑武一怔,接着忖道:“婚嫁途中,最忌打打杀杀,看来就算是华家和东方家,也不能例外。”

  眼珠子一转,左手插在腰间,摆出一副“哥是大爷”的样子,说道:“我要的东西多了,就怕你们给不起。”

  “你说。”大胡子耐着性子问。

  “第一,我要珍珠一百串,金元宝一千个,金筷子一万双,外加十万纹银。”

  “此乃小事,很容易。”

  “第二,我要看看新娘子的模样。”

  闻言,大胡子沉住气问道:“还有没有第三?”

  方笑武道:“有,第三,我住的地方缺少一个压寨夫人,我要把新娘子叫去做半年的压寨夫人,半年之后,自当归还你们。”

  大胡子的脸上仍是没有动怒,但笑声已经隐隐带着一股煞气,似笑非笑的道:“看来你不是简单的山大王,而是冲着新娘子来的,准确的说,你是来抢亲的,对不对?”

  “对,老子就是来抢亲的。”方笑武胸膛一挺,高声道:“老子活了几百年了,什么事都干过,就是没有抢过亲。你们运气好,碰到老子第一次抢亲,待会老子给你们每人发一个红包。”

  听了这话,大胡子立即翻脸,喝道:“说,是谁派你来的?”

  “天王老子派我来的,快把花轿放下,乖乖走开。”

  “就一个人?”

  “当然就我一个人,难道还有别人?”

  “不开眼的家伙,我本来不想动手,但现在……”

  大胡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咕咚一声,像是喝醉了一般,扭着身子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抽搐起来。

  方笑武知道令狐十八已经出手,趁机摆出一副这件事是老子干的样子,喝道:“不听老子的话,你们统统都要变成他这样。快,把轿子放下,走开!”

  另一边,眼见大胡子突然倒下,即便是那个返璞境前期的武仙,也暗自猛吃一惊。

  以他的修为,暗算大胡子乃不费吹之力之事,但有人当着他的面暗算了大胡子,他事先一点察觉都没有,这个暗算大胡子的人,修为一定在他之上,而且高出不止一个层次。

  霎时间,他如临大敌,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声音震动四方:“我乃明武侯府统领,名叫卢日休,尊驾手段高超,不知是哪一路的高人?”

  令狐十八没有出声,而听到这个人正是侯府的统领卢日休,方笑武心底禁不住暗暗吃惊。

  据他所知,明武侯有五位统领,除了大统领不知道修为有多高之外,其他四个统领全都是初级武仙。

  倘若不是这次有令狐十八暗中相助,他一听到卢日休这个名字,早已跑了,绝不敢抢亲。

  修为不是唯一决定实力的标准,但修为越高,越说明一个武者的实力越强大,这是不可能改变的。

  他本事虽然不小,但说句不客气的话,真要和皮日休这种级别的高手打起来,人家一甩长袖,就能将他震得半死。

  卢日休没有听到令狐十八的回应,眉头一皱,道:“尊驾既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又何必躲着不见?难道真要让卢某出手不成?”

  话音刚落,他的人已经飞了出去,而且还是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直扑山巅,宛如一道惊虹。

  嘭!

  山巅突然飞出一人,与卢日休对了一掌,随手摘下了卢日休左肩上的一颗珍珠。

  卢日休虽然没有受伤,但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直觉告诉他,这人的修为至少也是归真镜前期,对方要杀他的话,刚才不用摘珍珠,直接扭断他的脖子就可以了。

  没等卢日休有所表示,半空中猛然多了一人,却是个鹤发童颜,身穿白袍的道士。

  “咻”一声,道士将手向下一指,一道剑光射出,直取令狐十八胸口,剑上元力高达七十亿,别说打中人的身体,就算打在这片山域中,也会让这片山域从中劈开。

  咣!

  好似撞钟一般,剑光击中了令狐十八。

  然而,令狐十八只是翻了一个跟头,落向了山中某处。

  与此同时,他屈指一弹,才刚摘下的那颗珍珠闪电飞出,快得连那个道士都没有怎么看清,打在了道士的腰间。

  “噗”一声,珍珠上蕴藏的元力高达百亿,道士修为再高,也没办法承受,立即受伤喷血。

  “走!”

  道士虽然不是武圣,但他乃是顶尖武仙,与令狐十八互攻一招之后,知道五个自己也不是令狐十八的对手,急忙电闪而去,不敢再和令狐十八相斗,以免受伤更重,说不定还会把老命葬送在这里。

  道士一走,皮日休虽然是一个跺跺脚连山峰都要抖一抖的初级武仙,但也不敢半刻停留,立即施展御剑飞行,转眼远去。

  顷刻间,除了华家的人之外,明武侯府的高手跑得一个不剩,连大红花轿里的新娘子都不顾了。

  看来为了逃命,即便是平时训练有素的高手,也架不住死亡的威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