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66章 索命晶体
  (全文阅读)

  “阿嚏~”

  方笑武从武妃庙里出来,步行回到东升客栈大门外,尚未跨进大门,就毫无征兆的打了一个震天响般的喷嚏。

  接着,他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道:“奇怪,究竟是谁在对我碎碎念,让我打了这么大的一个喷嚏?难道是五柳前辈?他为什么要对我碎碎念,我不就是学会了他的一招剑法吗?不至于吧。”

  口里说着,大步走进东升客栈,往东院过去。

  进了东院,直奔独院而来。

  刚走了一半,迎面过来一个人,正是神无名。

  就在神无名的右脚边,还跟着一物,乃三眼紫狼。

  一看到三眼紫狼,方笑武就禁不住想起了寒兽,而一想到寒兽,他就会暗骂擎天兔。

  不知道那个蠢货现在跑哪里去了,自己都几个月没看到它了,上次在横山,这个蠢货也没有出现,真想在华阳城里贴一张寻兔告示,免得这个蠢货忘了他这个大哥。

  “无名前辈。”方笑武打招呼一般的道:“你要外出么?”

  “嗯。”神无名鼻孔中微微应了一声。

  一见这个情形,方笑武就知道神无名不想多说话,便没再跟他说下去,继续走自己的路。

  与神无名错身而过,走了不到十步,神无名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对了,你上次去的那个地方,你还想再去一次吗?”

  方笑武一怔,转身问道:“什么地方?”

  神无名并未转身,背对着方笑武道:“就是那座种植有曼陀罗的别院。”

  “哦,原来你说的是……咦,你怎么知道我去过哪里?你跟踪我?”

  “我是跟踪你,不过,与其说我跟踪你,倒不如说我无聊。”

  “靠。”方笑武暗道:“你一无聊就跟踪人,我以后得更小心些,免得被他跟踪之后,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

  只听神无名道:“你去了以后没有见到华阳夫人吗?”

  “你的意思是说,住在哪里的主人就是华阳夫人?”

  “他与平西王有染,那个别院就是平西王送给她的,难道你不知道?”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而且我也不怎么关心。”

  “你就不想见一见她的样子?”

  “见了又怎么样,以她的年纪,都可以做我的娘了。她再怎么漂亮,对我来说,她就是一位大婶,跟花花夫人没什么区别。”

  说完之后,方笑武才意识到花花夫人也是飞羽宗的弟子,自己突然提到她,不知道神无名会不会震怒。

  “你这娃儿的想法真是奇葩,修真之人从来不论年纪,别说华阳夫人只有三十六岁,哪怕是三百六十岁,也没人会说她老,她要是听到你把她叫做大婶,恐怕要气得半死。”

  眼见神无名没有生气,还说自己的想法奇葩,方笑武不禁有些飘飘然,笑道:“我乃最接近神的少年,想法当然与一般人不一样。”

  “最近接神的少年?”神无名诧道。

  “哦,我说的神不是你,我说的神是虚无缥缈的,没人知道的。”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以后见到华阳夫人,帮我跟她说一句话。”

  方笑武本来要问你和她认识吗,但话到嘴边,却改成了:“什么话?”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记住,这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你被人杀了,不关我事。”

  神无名说完,带着三眼紫狼扬长而去。

  目送神无名远去,方笑武暗暗嘀咕:“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难道华阳夫人是神无名的老****?

  不对啊,神无名比华阳夫人大那么多,两人之间不可能有****。如果真有的话,那就是老牛吃嫩草。

  也不对,华阳夫人已经不算嫩草,顶多就是老牛吃中草。

  奶奶个熊,还是不对,我见过神无名的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华阳夫人再怎么美丽,也不可能长得像是一个小姑娘。他们两人站在一起,怕是神无名看起来要更小一些。

  哈哈,那就是小生吃少妇。”

  边走边想,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独院外,跨步进了独院。

  走到大厅外边,竖起耳朵听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动静,也不知道薛宝儿等人什么时候可以行功完毕。

  明天是五月三十,也就是华家举行大婚的日子。

  万一何斌这次行功需要几天几夜,自己跟他交代的事他没办,或者已经办了,只是还没有告诉自己,以免届时手忙脚乱,便打算睡上两个时辰,等到中午的时候,再去找别人问一问。

  随后,他去到自己的卧室,躺下就睡。

  掐准时间醒来之后,正好是午饭时间。

  随后,他找到了孙亮,一问之下,得知何斌早已帮他准备了贺礼,就放在某处,这才放心。

  转眼到了黄昏,薛宝儿等人仍是没有任何动静,方笑武便做好了明日一个人前去恭贺华家大婚的准备。

  一更过后,方笑武挑灯夜战,手里拿着一本书阅读,而这本书的名字就叫《万物奇观》。

  尽管这本书不可能将元武大陆上的所有事物记录下来,但书里记载的东西,绝对有一万个。

  更重要的是,这本书对他来说,用处很大。

  要不是这本书的话,他也不会知道什么是赤阳蛇。

  所以说,多读一些长知识的书,不是什么坏事,指不定遇到难题的时候,就需要这些知识来解决。

  他看了半个时辰,精神仍是饱满,一点疲倦都没有。

  正打算接着看下去的时候,突然,灯光微微跳动了一下。

  所谓的灯光,不是油灯,也不是蜡烛,而是元武大陆上一种类似于琉璃灯的灯具,名叫“火花灯”。

  火花灯非常昂贵,普通一盏至少也要五百两银子,绝非一般人家买得起。

  方笑武卧室里的这盏火花灯颇有花样,当初买来的时候,花了他三千两银子,心疼了好几天。

  后来,他发现此灯的玄妙之后,才觉得它真的是物有所值。

  火花灯不会出现跳灯,所以在感觉到此灯有一些些变化之后,方笑武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他抬起头来一看,发现火花灯并没有任何问题,好像刚才的跳灯只是他的一种幻觉。

  望着火花灯约莫有十秒之后,他看不出什么毛病,便又继续看书。

  蓦然,火花灯又微微跳动了一下,就像是蜡烛在燃烧的途中,会突然有炸裂一样,只是这种跳动一闪即逝,时间很快,要不是方笑武乃习武之人,以一般人的眼力,根本就没办法发觉。

  他将书放下,又继续望着火花灯,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他足足看了半盏茶时间。

  但是,那盏火花灯像是专门与他做对似的,他不看的时候,它不会跳,他一旦看了,它死活也不跳。

  他看得眼睛都有些酸了,火花灯始终没有跳过一次。

  他又继续看书,仅仅只是看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火花灯便突然跳动了一下。

  而貌似正在聚精会神看书的方笑武,此时猛然将头一抬,多少也看到了火花灯的诡异。

  没等方笑武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电光石火间,那盏火花灯在第三次跳动之后,突然变得黑漆漆的,一条人影陡然出现在卧室里,距离方笑武所坐之处不过三米。

  方笑武大吃一惊,正要动手。

  然而,来人修为之高,远非他的想象。

  他脸上刚一露出惊骇之色,那人右手向着他一指,澳门赌博网站:一缕晶光透指而出,打在了他的眉心上。

  听不到任何声息,但一股庞大的指劲已经进入他的头颅。

  方笑武一声闷哼,翻倒在地,貌似死了。

  那人双肩一晃,突然出现在方笑武的边上。

  只见她弯下柳腰,用手在方笑武的身上摸了一下,确定方笑武已经断气后,这才站直身子。

  火花灯虽然熄灭了,但卧室里并不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只见这个施展类似于瞬移**出现在卧室里,并以闪电一般速度杀掉方笑武的人,却是一位双十年华,杨柳细腰,凝脂玉肌,周身透出一股凛凛杀气的美貌女子。

  她是谁?

  为什么要杀方笑武?

  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本事?

  难道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仙?

  这一切都是谜。

  而在确定方笑武的的确确没有生命迹象,跟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后,她脸上不经意的划过了一丝冷嘲。

  像是在嘲笑方笑武的无能,又像是在嘲笑自己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要来暗杀一个连出神境都没有达到的小子。

  下一刻,不见她有任何动作,甚至连人影都没有晃动,她便消失于卧室中。

  来如鬼魅,去如仙匿,当真是快得不能再快,神奇得不能再神奇。

  片刻后,火花灯重新亮了起来。

  卧室里光明如昼,但此地的主人,也就是方笑武,仍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如果他是装死,杀他的人已经走了,他没必要继续装下去,此刻已经可以醒来,嘴里骂骂咧咧。

  然而这一次,平日那个嘻笑怒骂,自誉为最接近神的少年,却是一直没有起来。

  难道他真的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