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65章 神来之笔
  (全文阅读)

  方笑武道:“话虽这么说,但前辈那天确实帮了晚辈的忙,晚辈岂有不感谢的道理?今后前辈有所吩咐的话,只要是晚辈可以办到的,定当效力。”

  张五柳冷冷一笑,道:“方笑武,你还是没有听明白我的话。”

  “前辈的意思是?”

  “我问你,令狐十八和我是朋友吗?”

  “他说不是。”

  “既然不是,我凭什么帮他的忙?他又凭什么能请得动我?”

  方笑武略微一想,顿时明白张五柳真正要说明的是什么,面色微微一变,道:“莫非令狐十八与你达成了某种协议?”

  张五柳道:“一点即通,确实有些小聪明。不错,我与令狐十八确实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什么协议?”

  “这个你用不着知道。”

  “为什么?这件事虽然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约定,但它已经牵涉到我,我有权利知道。”

  张五柳没想到方笑武会说这种类似于顶撞自己的话,倒觉得这个少年有些号好玩,脸上不觉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道:“你真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令狐十八,不过我认为他不会告诉你,因为我与他做过一段日子的邻居,他有什么毛病,我多少知道一些。”

  不等方笑武开口,他话锋一转,问道:“看你刚才望着武妃娘娘的样子,显得有些古怪,难道你以前在别处见过同样的神像?”

  方笑武当然不会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眼也不眨的道:“这么美貌的武妃娘娘,看一千遍也不会觉得厌烦,每看一次,都会有不同的感觉,晚辈倒不是以前见过同样的神像,只是觉得我以后娶老婆的话,要是能娶到武妃娘娘美貌百分之一的姑娘就足够了。”

  听了这话,张五柳突然哈哈一声大笑。

  方笑武愣了愣,问道:“前辈缘何发笑?”

  “武妃娘娘虽然宛如仙女,但这个世上从来不乏神仙一般的玉人,只要你有足够大的本事,就算是天下第一美人,也能娶回家中,怕只怕你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听前辈的意思,莫非以前见过绝世美人?”

  “当然见过,话说回来,这华阳城就有一个。”

  “华阳夫人?”

  “对。”

  “晚辈来华阳城已经好几个月了,但连华阳夫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说来倒是有些惭愧。”

  “有什么好惭愧的?华阳城那么多人,没见过华阳夫人的多如过江之卿,你没见过她,也属正常……”

  说到这里,张五柳像是想起了什么,面色一板,道:“我乃修道之人,怎么会和你这个小子在此说这等鸡毛蒜皮的事,你今晚打算在这里住下吗?”

  方笑武本来没有这个意思,可听了张五柳的话,心头一动,说道:“前辈若是不觉得晚辈会打扰您的话,晚辈想在香火殿里待上一晚,与前辈做个邻居,顺便向前辈讨教几招。”

  这话要是一开始就说,张五柳必定嗤之以鼻,拂袖而去。

  但是,张五柳与方笑武聊了几句后,发现这个少年身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

  他以前见过不少所谓的天才少年,但无论是谁,与他说过的话,从来没有超过十句,然而今晚,他居然破天荒的让方笑武和他说了这么多话,实乃从未有过之事。

  因此,他一改常态,只是淡淡的道:“你要向我讨教的话,等你修为达到出神境再说吧。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一招剑法,你要是能在天亮之前学会,你倒是可以和我说说话。”

  听了这番话,方笑武脸上虽然是一片虚心请教的样子,心里却是暗暗发笑。

  在他看来,张五柳与唐傲属于同一类人,现在的张五柳,等于是几十年后的唐傲。

  “你看好了,我只施展一遍。”

  张五柳以手带剑,点、刺、劈一气呵成,最后化成斜斜一钩,动作幅度虽然不大,但剑与身合,身与气合,气与神合,看似招式简单的背后,却又暗藏玄机,含太极,蕴阴阳。

  方笑武看得似懂非懂,而就在他一片懵懂之际,张五柳飘然飞出殿内,返回破屋安歇。

  一个时辰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方笑武突然动了。

  只见他徐徐伸出一个手指,依葫芦画瓢,将张五柳一个时辰前施展的那一招剑法使出来。

  然而,他比划来比划去,始终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演练了多遍,觉得虽然已经把这招剑法练得似模似样,但它的精髓,却无法参透,也就是武学上的所谓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如何才能做到形神兼备呢?

  他沉思起来。

  长夜漫漫,万簌俱寂,不知过了多久,方笑武骤然想起了飞羽童子跟他说过的话。

  那一次在山洞里,飞羽童子问他听明白没有,他开始说明白,后来却说不明白,而就是这个不明白,才是飞羽童子想要的答案。

  学海无涯,没有一个人,哪怕是神仙,也不是无所不知的。

  人再怎么勤奋,都不可能事事达到巅峰,即使是绝世天才,绝世妖孽,也都会有短板。

  凡事需要容纳,有容乃大,空胜于有。

  佛家有五蕴皆空,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

  道家有虚无之门,神交死亡,万象化一。

  只有放空自己,才能让真正的东西进来。

  空是空灵澄明,虚无来自于混沌,混沌又终归于虚无。

  那么,唯有忘,才能达到放空自己。

  一瞬间,方笑武忘了自己是谁,不是让自己,而是感觉自己,已经空了,处于一片混沌之中。

  手指不断的比划着,看不出任何招式,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无招胜有招,招招皆本源。

  当天边第一缕晨光照射进香火殿的时候,方笑武从忘我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随手一挥,陡听“咔嚓”一声,殿外地上的一根树枝从中断裂,分成两半。

  “咦,没想到我只是随手一挥,根本就没有发出元力,竟然就断掉了树枝,莫非我的武道修为已经达到了虚无之境?”

  飞羽童子曾经跟他说过,武道有五大境界。

  至高乃空武之境,下来是绝武之境,然后是虚武之境,跟着是极武之境,最后则是有武之境。

  飞羽童子还说过,澳门赌博网站:以他自己的修为,也就勉强达到了有武之境。

  飞羽童子乃初级武圣,至少能发百亿元力,那就以一百亿来做为有武之境的基础。

  若是到了极武之境,怕是要有五百亿的元力。

  要是到了虚武之境,应该是一千亿元力。

  绝武呢,当是五千亿元力。

  空武,也就是一万亿元力。

  老龙头和蝙蝠老人属于中级武圣,能够发出六百多亿元力,他们应该已经进入了极武之境,只是还处于极武之境的路途上,尚未达到真正的“极武”。

  如果他方笑武达到了虚武之境,岂不是比老龙头和蝙蝠老人厉害得多?岂不是一举手一投足,只要他愿意的话,就能发出千亿元力,令山河粉碎,千里大地灰飞烟灭?

  想法是很好,但现实是……

  方笑武随手又是一挥,别说断掉树枝,连一根头发都断不掉。

  试了十多次,每次都不行,感觉就好像他的第一次挥手属于神来之笔,如果再有第二次的话,那就不叫神来之笔了。

  神来之笔的玄妙,就在于它只此一次,绝无仅有。

  既然没办法找回那种感觉,他就演练张五柳传给他的那一招,仅仅只是练了三次,就发觉颇为得心应手,虽然不敢说形神兼备,但也有模有样,等同于学会了这一招。

  这时,一条人影走了进来,正是张五柳。

  眼看方笑武又把自己传给他的那一招剑法使出来,居然学会了,脸上不觉露出讶然之色。

  方笑武一口气练了三十遍后,觉得已经娴熟,笑道:“怎么样,我学得还不慢吧?”

  “你滚。”张五柳突然喝道。

  “你叫我滚?”方笑武愕然道。

  “你快滚。”张五柳将声音提高了一些。

  方笑武转念一想,便跑出了香火殿,一溜烟似的的跑了。

  张五柳站在香火殿里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之后转过身来,脸上恢复了原有的神色。

  然而,当他的目光掠过那两截断了的树枝时,目中闪过一丝诧异。

  一晃之下,他出现在树枝边,弯腰伸手拿起两截树枝,左一根,右一根,端详起来。

  “虚剑术!”

  他凝神瞧了半天,面上陡然露出骇然之色,全身一震。

  暗暗吃惊了一会,他摇摇头,喃喃说道:“不可能,那小子怎么可能将剑法修炼到虚剑术的境界?那可是顶尖武圣才有可能学会的剑术。我剑道阁传承了三千多年,剑术能达到这般修为的前辈高人,细数起来,绝不会超不过十人,阁主虽然有希望在百岁之前达到这种境界,可那至少也是二三十年以后的事。

  难道这根树枝不是方笑武断掉的?如果不是他,那一定是路过华阳城的世外高人所为。中级武圣一般都不会搭理世俗之事,更何况是比中级武圣更厉害的强者。这位高人不知是何方神圣,可惜我无缘拜见,不然倒要虚心请教一下他。”

  蓦然,他面上划过一丝有所收获的微笑,将两根树枝当作至宝珍藏,决定今后用心琢磨,从中悟出一些无上剑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