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64章 夜访武妃
  (全文阅读)

  就在方笑武收功完毕的一瞬间,他发现须弥珠内的天阳之力有了极大提升,虽不清楚是多少,但应该也有过亿吧。

  一日增加过亿的天阳之力,这对于方笑武来说,简直就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

  在他的估计中,没有这次的遭遇,想要让天阳之力增加一个亿,恐怕需要坐在烈日下打坐一千天。

  一天十二个时辰,一千天也就是一万两千个时辰。

  而且这还是烈日底下,若不是烈日,需要花费的时间远远不止这个数目。

  稍微呼吸了几下,方笑武正要离去,忽然,他想到了那条被自己扔掉的赤阳蛇。

  虽然赤阳蛇已经被他吸干阳气,变成了一条死蛇,但那家伙好歹也是一条罕见的怪蛇,若是将它拿回去做成蛇羹,无疑是一次大补。

  身形一晃,方笑武落到了赤阳蛇所在附近,目光四下一扫,便看到了赤阳蛇。上去将赤阳蛇拿起,然后展开身法,宛如一点电光,转眼下了山坡,往华阳城赶去。

  回到华阳城,进入东升客栈,迎面便看到令狐十八,一副正要外出的样子。

  “咦,义弟,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令狐十八问道。

  “老骗子,你认识这种蛇吗?”方笑武将手里的赤阳蛇举起,笑着问道。

  “啊,赤阳蛇,而且还是一条真正的赤阳蛇,哟哟哟,你这小子是从哪里捉来的?”

  “嘿嘿,这个你别管,既然你认得,我就把赤阳蛇做成蛇羹的任务交给你,你要是做得好,我就让你多吃几片蛇肉,让你好好的补一补,说不定还能多长几根头发。”

  “此话当真?”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好,把赤阳蛇交给我吧。此物乃地级补品,别说颜色已经变成赤阳,就算还是黄金,对人身也大有好处,你去把其他人叫来,他们吃了以后,定有造化。”

  方笑武本来就想让其他人一起喝蛇羹,吃蛇肉,将赤阳蛇交给令狐十八之后,便赶紧去把东郭老实等人叫到了独院里来,大家一起等着分享蛇羹。

  东郭老实、何大冲、何斌、孟飞都不知道赤阳蛇是什么玩意,反倒是薛宝儿,却听她的爷爷跟她说过,所以不用方笑武亲自解释,薛宝儿就叽叽喳喳的跟东郭老实等人说了一个大概。

  这时候,一股浓香飘来,只见令狐十八双手端着一口砂锅,从厅外喜气洋洋的走了进来。

  薛宝儿放好碗筷,由方笑武亲自舀汤。

  他本来要在薛宝儿的碗里多放几片蛇肉,但令狐十八见他放了三块之后,忙道;“宝丫头是女子,体质与我们男子不同,三块差不多了,要是放多了,我怕会适得其反。”

  方笑武听了,这才醒悟过来,不敢再多放一块。

  东郭老实担心蛇肉吃多了会受不了,于是问道:“前辈,我们虽然是男子,但赤阳蛇不是寻常之物,若是一顿吃多了,会不会身体不适?”

  令狐十八笑道:“放心吧,你们吃完之后,就赶紧修炼,由我给你们护法,就算发生意外,我也会帮你们解决。”

  闻言,原本也有些担心的方笑武便不再有任何顾忌,将蛇肉全都分了。

  他没有食言,果然给令狐十八多分了几块蛇肉,而他自己,份量是最少的,因为他连赤阳蛇体内的阳气都吸走了,吃蛇肉只是为了补身子,想要依靠蛇肉来增加修为和元力,应该没有多大的用处。

  虽然份量最多的是令狐十八,但最先吃完的人也是他。

  他吃完的时候,方笑武才刚津津有味的吃了两片蛇肉,蛇汤也只喝了小半碗。

  “别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方笑武将大碗放到腰间,一副生怕令狐十八扑上来抢吃的样子,说道:“谁叫你吃那么快?我自己的都不够呢,别想从我碗里分一杯羹。”

  令狐十八搓了搓手,道:“哟哟哟,我又不是真的要抢,瞧你如临大敌似的。你们先吃着,我出去转一圈就回来。”

  说完,人已经从原地消失。

  一盏茶时间后,令狐十八一脸沉思的从厅外走进来,像是在思索一件难题。

  方笑武等人已经吃完蛇羹。

  见状,薛宝儿问道:“老爷爷,你老在想什么?”

  “没什么。”令狐十八从思索中回过神来,笑道:“吃完了吧?吃完的话,你们就在这里修炼吧。义弟,你出去,顺便把大门关了,别打搅我们。”

  “好。”

  方笑武大步走了出去,顺手将大门合上。

  他知道薛宝儿等人这次修炼只怕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至少也得明天早上才能出来,而有令狐十八帮他们护法,即便是天塌下来,也有令狐十八顶着,他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

  念头一转,他打算去武妃庙转一转。

  很快,他一身劲装出了东升客栈,往武妃庙的所在飞奔过去。

  此时夜色已深,正值二更时分,街上即便有行人,也很稀少,反倒是烟花之地,却正当热闹。

  路过一家****外的时候,一瞥之间,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僧人竟然从里面走了出来,因为印象突出,所以格外显眼。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花和尚。”

  方笑武心头想着,人已经疾奔出去,转眼消失在大街的拐角处。

  不多时,他奔到了武妃庙外。

  正要往里走,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微风,转身一瞧,却是什么都没有,只当作是自己疑神疑鬼。

  没等他转过身来,武妃庙里突然响起“砰”的一声,旋即,便有一条人影倒飞出去,绕空转了一个半圈,缓缓落地。

  他定睛一看,认得是刚才那个花和尚,微微一愣,诧道:“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进去的?”

  那僧人像是没有听到方笑武的问话,面色阴沉,目中闪耀出道道精光,却不是神光,而是仙光,竟然是一个武仙。

  突见他往前一步踏出,喝道:“阁下修为高深,不知是哪一位高人?”

  “滚。”

  一个声音从武妃庙里传来,正是张五柳。

  “阁下……”

  “你再不滚,别怪我打破你的秃头。”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

  僧人狠狠地说了一句话,倒飞出去,眨眼之间,已然无影无踪。

  “卧槽,这僧人不但是个花和尚,还是一个江湖中人。”方笑武心里暗道,担心自己就这么贸然进去的话,也会被张五柳打出来,便双手一拱,道:“前辈,晚辈深夜造访,不知能进来吗?”

  张五柳不出声,像是睡下了。

  方笑武连问了三声,得不到回答,就当张五柳默认自己可以进去,便举步走进武妃庙里。

  他知道张五柳就住在那间破屋子里,所以不敢靠近破屋子,而是一直去到香火殿,站在香火殿里看着武妃娘娘的神像。

  他每次看见武妃娘娘的时候,总觉得武妃娘娘是武姬的姐妹。

  只是人们为了让神像的神情保持庄严,所以在塑造武妃娘娘的时候,使得她的样子看上去至少有三十岁,若是武姬出现在这里,两人比起来的话,武妃娘娘当属大姐,武姬却属小妹。

  呆呆的看了一会武妃娘娘的神像后,方笑武甩甩头,将自己的思绪拉回来,正打算在香火殿里找一找,或许会有什么发现的时候,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人。

  “啊……”

  这人出现得毫无征兆,与鬼影没什么区别,方笑武顿时吓了一跳,禁不住发出了惊呼声。

  待他看清这人是谁之后,便伸手摸去额头上的一把冷汗,定定神,道:“前辈,原来是您啊。”

  “我让你很害怕吗?”张五柳道。

  这是他第一次跟方笑武说话,方笑武听了之后,倒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说道:“前辈丰神超逸,乃神仙一般之人,晚辈怎么会害怕前辈,只是晚辈突然见到前辈,一时没有看清,误以为是妖魔鬼怪,所以才会有所失态,还请前辈恕罪。”

  本来他用不着对张五柳说这些话,但不管怎么说,张五柳曾经帮过他,俗话说,投桃报李,他不能帮张五柳做什么,那就只好说一些好听的话,说不定还能与张五柳拉近关系。

  张五柳淡淡的扫了方笑武一眼,问道:“方笑武,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吗?”

  方笑武心头咯噔一跳,暗道:“糟糕,听这家伙的口气,当然是讨厌阿谀奉承的人,我说的话虽然句句是事实,他本来就像一个得道高人,但好话一般都有奉承的嫌疑,他一定会把我当成是喜欢奉承人的小人。”

  正这么想的时候,只听张五柳说道;“我最讨厌说话不实诚的人,好在你只是说出了你的心里话,你要是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我早已一脚踢在你的屁股上,把你踢飞出去。”

  闻言,方笑武暗暗笑道:“想不到这个家伙还懂得什么叫冷幽默,我就怕你不知道什么叫开玩笑,只要你不是那种古板得像是老古董的人,我就有办法对付你。”

  想着,口中呵呵一笑,朝张五柳一弓身,道:“晚辈还没感谢前辈上次相助之恩,今日在此谢过。”

  “你不用谢我,我上次帮你赶走那个人,是令狐十八请我去的,你要谢的话,就去谢他吧。”张五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