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62章 修炼于野
  (全文阅读)

  华阳城,某座地下密室,类似于地底宫殿的所在。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分别放置一把金背太师椅。

  蓦然,四条人影微微一晃之后,出现在太师椅上。

  而他们出现的时候,这座地下密室内突然产生了一股水纹似的波动,像是这里有一个结界,能够将这里与外界隔开,即便是初级武圣,也没有办法偷听到他们的谈话。

  东方是一个相貌古朴的老头,颌下蓄着白须,面容虽是苍老,但气色很好,看上去非常有精神。

  只见他目光一扫,声如洪钟的道:“三位,这次聚会,有可能是我们华阳四大世家最后一次聚在一起了。”

  闻言,西方一个貌似中年,但实际上年龄并不比白须老头小多少的男子道:“劳兄,此话怎讲?”

  没等白须老头开口,南边那个两鬓苍苍,方面大耳,古铜色皮肤的青袍老者冷冷道:“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有人打算出卖我们,我们再聚在一起的话,恐怕到时候不再是四个人,而是五个人。”

  貌似中年的男子有些不高兴的道:“温百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青袍老者怪笑一声,道:“什么意思?鱼不同,你心里有数。”

  “温百川,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今天的聚会将会成为你我的绝交之期。”

  “哼,鱼不同,你以为老夫不敢和你绝交吗?谁出卖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温百川,你不要以为年长几岁就能摆出大佬的样子,我告诉你,我鱼不同不吃你的这一套。”

  听到这里,东方那个白须老头说道:“两位,以你们的聪明,难道还会看不出这就是平西王想要的结果吗?你们再怎么斗下去,那就中了平西王的诡计,不用他来对付我们,我们就已经自相残杀了。”

  北边那个五短身材,坐着比站着高不了多少的小老头道:“劳兄,你就让他们斗下去吧,反正他们斗得越凶,对你我两个越有利,少了他们两个,你我就少了两个竞争对手。”

  温百川与鱼不同听了,互相瞪了一眼,没再斗嘴。

  之后,那小老头望向白须老头,问道:“劳兄,你这次把我们叫来,是不是想商量一下怎么应对华家?”

  “不错。”白须老头面色显得有些凝重,缓缓道:“华家与明武侯结亲,摆明了就是想借助明武侯的力量,如果让明武侯横插一手,对我们四大世家来说,有害无利,我觉得我们得想办法破坏华家与明武侯联姻。”

  温百川道:“破坏联姻?只怕没那么容易。”

  “正因为不容易,所以我才把你们三位请来,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一旦华家与明武侯联手,我们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平西王,还有东方闻天。在我看来,东方闻天比平西王更难缠,谁要是被他找上,绝对是一场梦魇。”

  “既然东方闻天如此难缠,我们又何必去招惹他?依我看来,倒不如让他和华家联姻,我们也可以借助他的力量牵制平西王。”

  “说的容易,一个平西王就已经让人头疼了,要是再多一个明武侯,你们受得了吗?”

  “受得了也要受。”小老头笑了笑,说道:“事到如今,华天威与东方闻天联姻已经没人阻止,换言之,东方闻天已经察觉到了华阳城的诡异,也想来碰碰运气,就算我们能阻止他和华天威结成亲家,恐怕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白须老头道:“那依庄兄之见,我等该如何应对?”

  “这个嘛。”小老头想了想,道;“比起东方闻天来,我倒认为那个张五柳更可怕。”

  “他有多可怕?”鱼不同问道。

  “他的可怕,不在于他的修为,而在于他身上的那股剑气。”

  “剑气?他是剑道高手?”

  “对。”

  “奇怪,你老兄怎么知道?”

  “半个月之前,我曾经与他对峙过。”

  此话一出,就算是消息最灵通的白须老头,也不禁面色一变。

  “庄兄,张五柳来华阳城这几年,我们谁也没有找过他,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去?”白须老头问道。

  “不是我找他,而是他找我。”

  “他找你?”

  “是的。那天早晨,我提着鸟笼子去山里遛鸟,路过一条山经的时候,张五柳突然从前方走来,我避之不及,又不能向他示弱,所以只好朝着他走了过去。当我们两个相距还有三丈的时候,我发现他身上有一股怪异的剑气,乃是我从未见过的。”

  “你们没打起来?”温百川问。

  “我怎么会和他打起来?我与他对峙了几弹指的工夫,他便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么说来,你们的实力不相伯仲了?”温百川又问。

  “我不知道。”小老头面色沉重的道:“我只知道他的剑气很厉害,厉害到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

  “什么错觉?”这次问的人是鱼不同。

  “我觉得他就像是一把钝剑。”

  “钝剑?”

  突见白须老头面色微微一变,道:“钝剑无锋,大巧不工,难道他是剑道阁的高手?”

  鱼不同问道:“何以见得?”

  白须老头道:“据我所知,剑道阁有一门剑法名叫‘钝剑七绝’,此剑法鬼神莫测,能学会的人,寥寥无几。”

  小老头道:“这门剑法我也听说过,所以我怀疑张五柳来自剑道阁。”

  鱼不同双眉一皱,说道:“剑道阁乃登州四大道门之一,阁主名叫丁四丰,道号四丰子,听说现年不过五十岁,然已掌管剑道阁十年,修为高深莫测,无人知晓。张五柳会不会是他的师弟?”

  “不可能!”小老头道:“我与张五柳面对面走过,虽然他的样子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但我觉得,他的年纪至少也有百岁了,与丁四丰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那就奇怪了,澳门赌博网站:这个张五柳究竟是什么人?”

  “不管他是什么人,他来华阳城的目的和我们一样,都是想得到《武妃秘笈》。”

  听到这里,白须老头叹了一声,道:“不但是他,我怀疑那个令狐十八,还有老龙头,都对《武妃秘笈》存有幻想。”

  “不可能吧?!”

  这次说话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乃鱼不同和温百川。

  白须老头摇摇头,叹道:“我也希望不可能,先不说那个令狐十八,即便是老龙头,我们四人联手恐怕也打不过他一个,他的实力就算还达不到四位天王当年的高度,恐怕也相差不远了。”

  四人一想到老龙头可能会染指《武妃秘笈》,面上都不禁露出了一种无力之色。

  他们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老龙头和蝙蝠老人的交手情况,但蝙蝠老人被老龙头打败赶跑的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老龙头连蝙蝠老人都战败了,更何况是他们四个?

  五月二十八,方笑武天不亮就起来了,独自一人离开东升客栈,施展身法,很快出得华阳城,在城外飞奔起来。

  快要天亮的时候,他来到一座小山中,爬上最高处,盘膝而坐,默运功法,暗中修炼。

  他今天要好好的练功,打算从早练到晚,直到太阳下山之后,他才会回城里。

  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让元气在这段时间内增加百万。

  当然,这只是他的希望,至于能不能实现,得看修炼进度。

  不一会儿,东方破晓,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但见千万道日光照射过来,将万物大地沐浴在自己的光芒下,似要融化底下的一切。

  方笑武感觉到阳光临身后,修炼的方式略微有些改变,双手不是放在胸口处,而是双臂高高举起,像是在召唤什么,又像是在施展只有武仙级高手才能施展的“玄周天”。

  当然,他的这种修炼方式并不是真正的“玄周天”。

  玄周天的神奇,只有将“大周天”运行到极致以后方能做到。

  他现在连“大周天”都没有打通,就更别说运行“大周天”了。

  他的这种修炼方式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多的吸太阳光照,从而可以达到最大程度增加天阳之力。

  尽管这种修炼方式不见得能比其他方式增加多少天阳之力,但至少有一定的效果,而只要有效果,那就是有好处。

  此时,他要运气打通奇经八脉中的阳维脉。

  这阳维脉起于诸阳之会,也就是金门穴,经阳交穴、臑俞穴、天髎穴、肩井穴、头维穴、本神穴、阳白穴、头临泣穴、目窗穴、正鹰穴、承灵穴、脑空穴、风池穴、风府穴,最后直达哑门穴。

  “维”是维系联络的意思,所以阳维脉一旦全部打通,也就意味着人身的各处阳经可以贯通。

  届时,周身阳气充足,如沐暖风,对人身有着极大的好处,而且还能将元力提升到九千万。

  九千万元力,那是一个武者进入造极境巅峰的象征。

  方笑武现在连造极境后期都没有进入,当然是没有办法进入巅峰了。

  不过,他现在能发出的元力已经达到了七千七百多万,相信只要努力下去的话,阳维脉全部打通的那一天对他来说当是指日可待,不会太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