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46章 武妃娘娘
  (全文阅读)

  方笑武定了定神,澳门赌博网站:让自己尽量显得很平静。

  而身边的薛宝儿,早已张大嘴巴,合不拢嘴,赛一个鸡蛋进去应该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你们两个怎么了?不就是武圣吗?瞧把你们吓得。”

  “什么叫不就是武圣吗?老骗子,你知不知道武圣意味着什么?”

  “当然知道啊,和我一样,放个屁就能震落武仙。”

  “奶奶的。”方笑武骂道:“你是武圣,当然不觉得武圣有什么了不起,但我们不是,我们要是遇到了武圣级的敌人,一千条命也不够跑。那家……呃,那位道长是何方神圣,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

  “不是?那你怎么会和他住在一起?”

  “谁说我和他在一起?我没那种癖好。我住进来的时候,他已经住在这里了,不过我们住的地方不一样,我住大殿,他住那间破屋子。”令狐十八说完,伸手向外一指。

  这座庙荒废了许多年,连一个名字都没有,方笑武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庙。反正庙里倒是有几间破屋子,条件虽然差了一些,但能够遮挡风雨,聊可住下。

  “既然你住在大殿里,我倒要参观一下。”

  方笑武说着,双手倒背,宛如县太爷巡视大街,一步一步的向香火殿走去。

  进了大殿,迎面是一座塑像,一丈八尺高,巨大的身躯没有脑袋,但看塑像的穿着,应该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

  方笑武微微诧异,心道:“庙有许多种,但绝大多数都是城隍庙和财神庙,拜女神的庙,似乎并不多见。”

  薛宝儿进来之后,朝着断了脑袋的女神像拜了一拜,显得有些虔诚。

  方笑武问道:“宝儿,你也拜神么?”

  薛宝儿俨然笑道:“爷爷跟我说过,进寺烧香,入庙拜神,对人会大有好处。”

  方笑武道:“原来如此。”

  随乡入俗,他也似模似样的拜了一下。

  就在这时候,令狐十八跑到了女神像后面,双手高举,将一个巨大的脑袋举起,轻轻一扔,就将脑袋扔到了女神像的脖子上,位置刚好吻合。

  “老骗子,你这家伙从哪里……”陡然间,方笑武全身一震,像是看到了鬼似的,面色古怪之极。

  令狐十八看见方笑武的反应过了头,便一手搭在女神像的腰间,一手插在自己的腰上,笑道:“怎么样?这位武妃娘娘长得是不是很漂亮,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也差点被她迷住了。”

  方笑武望着女神像的脑袋发呆,怔怔不出声。

  而在他的心里面,却是早已翻腾开来:“这位女仙的样子怎么有点像武姬姐姐?难道她也是武姬之一?这怎么可能?她要是武姬之一,怎么会变成这样?连脑袋也掉了。”

  猛然间,他想起了令狐十八刚才说过的话,回过神来,问道:“老骗子,你说什么?什么武妃娘娘?”

  “让义兄告诉你吧,这座庙残破很久了,不拜城隍,也不拜财神,只拜武妃,被以前的人叫做武妃娘娘。传说,这位武妃娘娘神通广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老连下不下雨,也都要听她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事?你又不是华阳人。”

  “我虽然不是,但我听五柳兄说的。”

  “那个道长?”

  “对。”

  “他是华阳人?”

  “不是。”

  “既然不是,他怎么知道?”

  闻言,令狐十八立刻露出小心翼翼的神色,像是担心那个道人会听到,低声道:“我听他说,他来华阳城已经三年,华阳城的许多事,他都打听得清清楚楚。”

  “咦,你不是说他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他会把这些事告诉你。”

  “虽然不是朋友,但我们是好舍友啊。”

  “奶奶的,朋友和舍友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朋友能一起喝酒吃肉,他是道士,不喝酒,也不吃肉,所以不是朋友。”

  听了这话,方笑武与薛宝儿不禁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随后,方笑武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女神像的脑袋,打算今后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武姬娘娘到底是怎么来的。

  这时候,令狐十八躲到了武妃娘娘的后面,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很快,他探出一个脑袋,还向方笑武招了招手,要方笑武过去。

  “干什么?”

  “过来啊,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

  “这东西可好了,滑不溜丢的。”

  方笑武一愣,无奈的笑了笑,走上去,将身一起,跳上神台,走到了武妃娘娘的后面。

  “咦,原来这座女神像的后面有个洞,洞里居然还有一个人,她是……啊。”方笑武看清了那个人是谁之后,不觉呆了。

  “嘿嘿嘿,这个丫头长得还不错吧?她是我在路上捡到的,我本来要娶她做老婆,但我一想到自己都一大把年纪了,娶老婆干什么用呢?所以,我打算把她送给你,以后叫她多生几哥娃娃,叫我一声老干爹就行了。怎样?义兄对你是不是好得很。”

  “郡主!”

  方笑武终于喊出了那个女人的身份。

  薛宝儿听了,面色大变,急忙飞身上去,站在方笑武身后朝里一看,问道:“她就是朱菁雯?老爷爷,你是怎么捡到她的?”

  “昨天晚上,我正在野外溜达,突然看到地上有一个人,就随手捡了起来,就在那个时候,跑来了一个家伙,阴气沉沉的,要杀我,我打不过他,只好带着我捡来的东西跑了。俗话说,捡到分一半,那家伙不肯分我一半,我当然不会还给他。”

  方笑武知道令狐十八说的那个阴气沉沉的家伙应该就是掳走朱菁雯的高手,转念一想,要把朱菁雯从洞里面抱出来。

  “你干什么?”令狐十八举手一拦。

  “她是平西王的女儿。”

  “我知道她是平西王的女儿,所以我写了一封信给平西王,叫他准备好一万两金子。”

  “你,你想要挟平西王?”

  “什么要挟?我冒着老命捡来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还给平西王?一万两金子算是低了,至少也得一万零一两。”

  “义兄。”方笑武不想和令狐十八继续开玩笑了,正色道:“我今天去找平西王,他都没见我,说明他正在找女儿,要是让他知道……”

  “哟哟哟,他不见你不是因为他在找女儿。”

  “那是因为什么?”

  “他受伤了。”

  “什么?他受伤了?谁干的?谁能打伤他?”

  令狐十八道:“能打伤他的人多了去,五柳兄就能,不过不是五柳兄打伤他的,是一个蒙面人,这事是五柳先生告诉我的。”

  方笑武让自己的心情尽量平复,略微沉思了一会,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令狐十八道:“不是我们的事,我们不要多管,免得惹祸上身,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

  得,这家伙终于说了一句非常正常的话。

  古寺里,一座禅房内。

  平西王盘膝而坐,面色由晦暗渐渐转为正常,而在他的边上,站着一位老僧,貌似这座古寺的方丈。

  一盏茶时间后,平西王收功站起。

  只见他朝老僧行了一礼,道:“这次要不是师叔出手帮我疗伤,我只怕会元气大损,半年之内,没办法复元。”

  “阿弥陀佛。”老僧合十道:“王爷,你究竟得罪了何人?”

  平西王道:“唉,一言难尽,师叔,这里我以后再也不能来了,免得给这处地方引来杀戮。

  “阿弥陀佛,杀戮已起,又焉能平息?老衲只希望王爷离开之后,若不能杀人,就尽量不要杀人。杀人毕竟不是一件光荣的事,即便是战场上,也没有乱杀俘虏的。”

  “我明白了。”

  平西王说完,正要离去。

  就在这时,外门传来了脚步声。

  老僧道:“王爷,老衲告辞。”

  “师叔请。”平西王合十道。

  等老僧出去后,进来了一个平西王府的高手,手里拿着一封信,道:“王爷,这是令狐十八叫人送来的,说是要你过目一下。”

  “令狐十八?”平西王略微诧异,伸手接过,打开来看了以后,心底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同时也有些好笑,说道:“这位风尘异人真是幽默,竟然……”摇摇头。

  随后,他下令道:“把所有派出去的高手全都撤回来。”

  “是。”那人领命而去。

  平西王将信折好,放进怀中,嘴角突然泛出了一丝怪笑。

  那封信里到底写了什么?

  他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怪笑?

  难道他看了信之后,已经和令狐十八达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协议?

  朱菁雯被掳走之事,因为方笑武处理得当,加上平西王府的高手只是暗中行事,所以不到两天的时间,很快就重归平静了。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老样子,但有心人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越是平静的暴风雨前,一旦风暴雨真的来临,必将横扫寰宇,势不可挡。

  四月二十,早上,方笑武收到了一封信。

  送信人是一个叫花子,也说不清楚写信的人是谁,只说是那个人要自己亲手叫给方笑武的。

  方笑武拆开信看了以后,知道麻烦来了,而这次的麻烦,必定就跟暴风骤雨一样,自己一不小心,如同大海上的一叶小舟一样,随时会舟毁人亡,堕入万劫不复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