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45章 脑之神鼎
  (全文阅读)

  其实,澳门赌博网站:乡下老头不是要逃,而是要和中年汉子同归于尽,但是他又担心自毁元魂的力量太大,会伤到朱菁雯,所以就故意逃出了十里外。

  他相信他这一暴的力量能将方圆五里炸出一个天坑,凡是处于这个范围内的任何事物都要碎掉,中年汉子必死无疑。

  “收!”

  中年汉子轻喝一声,全身透出一股玉光,掌上更是发出一道玉芒,将乡下老头罩住。

  元魂自爆的力量虽然恐怖,但就在这一瞬,它的气势居然被玉芒控制了,一股足以震碎巨山的力量向外扩张十丈左右之后,便被玉芒以压倒性的优势制止、收缩,最后与乡下老头的肉身一起消失。

  “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武圣。”

  中年汉子略显戏虐的声音穿破空气,笼罩方圆十多里,只可惜乡下老头再也听不到了。

  阿嚏~

  突然间,有人打了一个喷嚏,然后说道:“武圣,哟哟哟,好厉害。”

  中年汉子微微一惊,瞬间回到原来的地方,一掌拍出。

  砰!

  两人对了一掌。

  刹那间,来人连连后退,一只手十分夸张的甩动,而另一只手,早已将朱菁雯抓到,没有让朱菁雯再次落在中年汉子的手中。

  中年汉子面色大变,如临大敌,喝道:“你也是武圣!”

  那人鼻子微微一耸,笑道:“对啊,我也是武圣,不过我这个武圣有点特殊,你这次把我打后退,下次说不定轮到我发威,一掌就能将你打出屎来,你不想死的话,快点走吧。”

  “找死!”

  中年汉子自忖乃初级武圣,就算那人也是初级武圣,他也有把握击杀,发动功法,一掌拍出,手掌如玉,面色如玉,目光如玉,而这在这种玉里面,又带着一丝阴毒的寒气。

  “玉阴诀,天级功法,好家伙,牛,我走。”

  令狐十八屁股一甩,动作略显笨拙,但身法快得出奇,转眼已经远在数十里外。

  然而,中年汉子的身法也不慢,施展瞬移**,陡然出现在令狐十八后面,一掌拍击脑门。

  “我再甩。”

  令狐十八又是屁股一摇,施展的不是瞬移**,而是古怪之极的身法,转眼就是几十里。

  “杀!”

  这一次,中年汉子不再出现于令狐十八的后方,而是前方,《玉阴诀》发动,元力高达百亿,要把令狐十八人间蒸发。

  孰料,令狐十八像是早已料到前方有人,叫道;“我还是甩。”

  屁股一晃,不进反退,瞬息倒退几十里。

  “嘿嘿,你打不着我,我这种身法名叫‘摆臀功’,不但能够锻炼屁股的肌肉,让屁股更翘、更美,而且还能强身健体,躲避追杀,怎么样?还不赖吧?”

  令狐十八一口气在百里之地中不断的来往窜动,已经不下于三十次,中年汉子自然也追了三十多次。

  瞬移**最耗元气,中年汉子一次的极限是一百里,最多能用二十次,几十里的话,一旦超过了百次,他也有些受不了。

  第三十六次的时候,中年汉子不再收力,直接将元力爆发出去,就算打不着令狐十八,也有出一口心头的闷气。

  轰!

  大地巨震,夜空颤抖。

  百里荒地上竟是多了一道宛如天刀地斧劈开的沟壑,最深的地方居然达到了百米,最浅的也有五六米。

  目送令狐十八远去,中年汉子并未追出。

  他知道自己就算追上十多万里也追不上。

  与其被这个老杂毛戏耍,倒不如让他走,反正自己记住深深地记住了这个老家伙。

  旭日东升,阳光普照大地,新的一天来临。

  那座山坡上,修炼了多时的方笑武并未收功,而是沐浴在阳光的照射下。

  突然间,他面露红光,嘴角含笑,悄然发动天阳之力,竟是能将身上太阳的光芒吸收。

  虽然这种吸收很慢很慢,但毕竟是第一次,如果以后每天能吸收一两个时辰,等累积到一定的程度以后,岂不是可以壮大天阳之力?

  虽然他现在能发动的天阳之力还很少,但谁又会介意天阳之力的壮大呢?

  打个比方,如果天阳之力有一百亿元力,他现在能发动一亿,有一天他就算将天阳之力全部发动,也就一百亿而已,但要是吸收了太阳的力量,壮大天阳之力,岂不是可以发动超过百亿?

  于是,他不着急收功,而是继续修炼。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他才收功站起,隐隐觉得天阳之力有一点点的壮大。

  更让他惊喜的是,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他的元力竟然一下子增加了三百多万,而他平时的修炼,再怎么努力最多也就增加几十万而已,许多时候都是几万,甚至连几千都有。

  站在山坡上活动了一下拳脚,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无限活力,神采飞扬,周身暖暖的。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番大地的气息,抛开所有事情。

  这一刻,他的心已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这个世界,已到了物我相融的境界,完全能看到周身每一个毛孔的舒展。

  蓦然,他看到了自己的脑海里有一个东西,只是那个东西模模糊糊的,他想看也看不清。

  一转念,他想起了武姬跟他说过的话。

  “战神鼎!”

  他有些激动,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候,让心境恢复后,暗中运起武姬传给自己的口诀,默默发动。

  半个时辰后,他终于看清了脑海中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正是他见过一次的战神鼎,只是存在他脑海里的这尊战神鼎要比他见过的那尊战神鼎小得多,也就半个拳头大小,而且死气沉沉的,毫无一点霸气。

  过了一会,他知道自己虽然能够看到了战神鼎,但距离能够控制它还有一段路要走,所以就散掉了聚集起来的意念,迈着八字步下了山坡,然后施展身法,往来时方向疾奔而去。

  回到华阳城,时间差不多是申时初,也就下午三点多。

  他原本以为进了城之后,城里肯定是到处戒严。

  不料,城里就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街头仍是行人如织,店铺依旧开张,沿街都是大声叫卖的小商小贩,热闹更胜往日。

  方笑武去了一趟东升客栈,发现孟飞没有回来,便与何斌赶去了那条胡同里面,发现这家伙站在那边,摆出一副天荒地老,只要少主不回来,我就不离开的架势,形同木雕。

  看到方笑武后,孟飞这才面露微笑,朝两人奔了过去。

  “那两个丫头呢?”方笑武问。

  “她们好了之后就走了,说是要回去给平西王爷报信。”

  “你怎么不回客栈?”

  “方少,你没回来之前,我怎么敢走?万一你回来后找不到我,倒又让你着急了。”

  闻言,方笑武笑了笑,拍拍孟飞肩膀,也没多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转东升客栈,方笑武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打算去拜访平西王,亲随是薛宝儿。

  两人到了平西王府外,方笑武向看守护卫说明来意,求见平西王。

  谁也没有想到是,护卫却说王爷现在有事,一律不见外人,要方笑武改天再来。

  方笑武弄不明白,但又不可能闯进去,谢了护卫两句,便带着薛宝儿往回走。

  街上人多口杂,不方便交谈,两人要说话的话,也只能说些无关紧要的事,不敢议论朱菁雯被掳走之事。

  正走间,前方人影一晃,,人群里多了一个人,只看脑袋,就知道是令狐十八。

  “老爷爷。”薛宝儿喊了一声。

  令狐十八像是听不到薛宝儿的叫声,在人群里拱来拱去的,看上去十分欢实。

  “这老骗子突然现身,莫非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方笑武心里想着,急忙追了上去。

  不多时,令狐十八远离人堆,走入了一条胡同里面。

  之后,他在城里转来转去,把身后的方笑武和薛宝儿带得不知东南西北,最后来到了一座破庙外。

  “咕咕咕,咕咕咕……”

  进了破庙,令狐十八学着公鸡叫,顿时引来几只母鸡,随手一扔,一把米洒出,引得几只老母鸡到处抢吃的。

  “老骗子,你这些天就住在这里?”方笑武走进破庙来,问道。

  令狐十八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说道:“哟哟哟,我不帮你打架的话,我不住这里难道还能住哪里?”

  “说得我好像非要你打架似的,你放心,我不让你打架就是,你去客栈住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才不上你的当。”说完,令狐十八望着薛宝儿嘻嘻一笑,道:“宝丫头,想不想我啊?”

  “想呀,你老人家还是搬去客栈住吧,这地方不方便住人。”

  就在这时,破庙的香火殿里突然走出一个人,却是一个道士,留着五络长须,丹凤眼,仪容不凡,卓尔不群。

  方笑武见了,猛吃一惊。

  他进来的时候,香火殿里有没有人,他听得清清楚楚。

  这家伙怎么就像鬼一样的突然从殿里面走了出来?难道是供奉的财神爷?又或者是城隍爷?

  “五柳兄,你要出去吗?”令狐十八笑问道。

  “嗯。”道士把头微微点了一下,压根儿没有看方笑武和薛宝儿一眼,扬长而去。

  “这家伙是谁?”

  “什么这家伙,人家是武圣。”

  “武圣!”方笑武心头大震,暗道:“尼玛,华阳城这么突然来了这么多武圣?还要不要人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