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43章 玩笑闹大了
  (全文阅读)

  四月十三,下午,方笑武忙完手头上的事之后,打算找点乐子。

  他知道蝙蝠洞的人已经来到了华阳城,然而蝙蝠洞的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大街上动手行凶,所以,哪怕是蝙蝠老人来到了华阳城,他也不必为自己的安全担心。

  该来的总会要来,不该来的就算来了也避不开,抱着这样的想法,方笑武带上何斌与孟飞两人,打听到附近有一家****还不错,就想去听听小曲儿,散散心。

  有人说过,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

  古往今来,男人们都好这个调调。

  所以,****自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再也没有消亡过,只是换了另外一种叫法,门面也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

  天快黑的时候,方笑武、何斌、孟飞来到了那家****大门外。

  只见大红灯笼高高挂,门前人来人往,十分喧哗。

  十几个打得花枝招展的妞儿正在门前娇滴滴的拉客,定力稍微有些不坚的,没走几步就进了**窟。

  方笑武来****不是为了找妞儿,而是为了想听听曲儿,增添一下生活情趣。

  生活在大城市里,每天除了做事、练功之外,几乎没什么娱乐,时间短的话,还可以受的了,时间一长,肯定受不了,所以进****听听小曲,解解闷,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三人进了****,由何斌安排一切,不必待在大厅,而是包下一座小院子,有身段款款的大妞儿唱曲,边上奏乐的也都是滑不溜丢的大姑娘,何尝不是人一大乐事呢。

  方笑武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小曲,正神驰飞扬的工夫,一阵吵闹声突然从隔壁传了过来。

  没等他睁开眼,何斌就走了出去,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何斌才刚出去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便又退了回来,而且是被人用剑指着退回来的。

  何斌的修为比对方高,但他不敢动手,因为对方是他不敢得罪的人,他要是敢动手,最后挨打的一定是他。

  方笑武只是看着前方,没有注意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事,而这时候,前方的几个妞儿,无论是唱曲的还是奏乐的,全都停了下来,面色略显惊慌,但又不敢乱动。

  “咦,怎么不唱了?”方笑武道。

  “方笑武,原来你是一个好色之徒。”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正是朱菁雯。

  方笑武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与孟飞一起转过身去,只见何斌被墨香用剑指着,正一步步的往后退。

  稍远一些,朱菁雯仍是一身女扮男装,只是颜色与上次不一样,也不是劲装,而是一身公子服,面上带着寒气。

  身后跟着含香,同样也是一脸煞气。

  这个画面显得有些古怪,就像是妻子发现丈夫带着家奴逛****,大怒之下,带着丫鬟前来****兴师问罪。

  但事实上呢,方笑武与朱菁雯之间毫无半点关系,如果要说有,那就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

  “郡……”方笑武道。

  “郡什么?”含香娇声喝道:“我家小姐姓牛。”

  方笑武是聪明人,忙改口道:“牛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朱菁雯双手倒背,一副纨绔弟子样,但微微鼓起的胸脯已经出卖了她。

  这时候,墨香将宝剑一收,退到了朱菁雯的身后。

  何斌退回到方笑武身边,不敢有任何怨言。

  身为一个合格的随从,要知道有所为而有所不为,那种只会给主人招惹是非的随从,连身为随从的资格都不配,充其量也就是奴才,说难听些,那就是恶奴。

  “既然牛小姐有此雅兴,那就一起吧。”方笑武道。

  “一起?谁跟你一起?我才没有你那么****。”

  “牛小姐,我就听听曲儿,这能叫****么?”

  “在我眼里,凡是进入这种场合的人,都属于好色之徒,要不是云姨说过这是许多男人的本性,凡是进来的人,我见一个阉一个。”

  方笑武苦笑一声,道:“食色,性也,难道还有男人不****吗?”

  朱菁雯哼了一声,道:“当然有,譬如我爹爹,还有定力高深的出家人。”

  方笑武暗道:“你爹要是好不色,哪里来的你?别说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这种话他不敢当着朱菁雯的面说,只能偷偷想,口中笑道:“令尊非同凡人,确实与一般的男人不同。”

  “什么一般的男人?”朱菁雯双眉一扬,道:“是除了我爹爹之外的所有男人。”

  “好好好,令尊天下第一,独一无二。那我请问,牛小姐,你既然不想和我一起听听小曲,你进来有什么吩咐吗?”

  “方笑武,你跟我听着,我要你马上跟我走。”

  “跟你走?为什么?去哪儿?”

  “不要多问。”

  听到这句话,方笑武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那位似梦幻非幻梦,似真实但又带着传奇色彩的神女姐姐——武姬。

  自从上次得到武姬的口诀后,只要有时间,他都会暗中修炼口诀,但修炼到现在,不知道是他太笨,还是别的原因,无论他怎么冥想,都没办法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存在一个鼎。

  不知道武姬是否想过他?

  武姬现在又过得怎么样?

  是不是还那么的冷傲而又美丽?

  ……

  “你在想什么?”朱菁雯陡然娇喝一声。

  “没什么。”方笑武回过神来。

  “没什么?哼,一定是在想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还以为你与其他男人有些不一样,原来也没什么区别,枉我……算了,我们走吧,这种地方不好玩,没意思。”

  朱菁雯说完,带着墨香与含香转身离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他妈的,这丫头无端端的跑进来,现在又拍拍屁股走人,算怎么一回事?害的老子都没有心情听小曲了。”

  方笑武越想越气,对方要是其他女人,他一定追出去问个清楚,但对方偏偏又是平西王的女儿,贵为郡主,他真要这么做了,今后就别想在华阳城待下去了。

  不多一会,墨香与含香去而复转,面色苍白。

  方笑武见了,觉得奇怪,问道:“你们怎么又回来了,你们小姐呢?”

  “小……小姐被人掳走了……”含香颤声道。

  “什么?”方笑武大吃一惊。

  何斌与孟飞更是面色剧变。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掳走平西王的女儿?难道以为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吗?

  “什么地方?快带我去。”

  方笑武向何斌递了一个眼神,意思是叫何斌留在这里,别让那几个妞儿胡乱说出去。

  随后,他带着孟飞与墨香、含香迅速离开****,往朱菁雯被掳走的地方赶去。

  过了几条大街,进入一条胡同里,方笑武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郡主究竟是在哪里被掳走的?你们之前到这里来干什么?”方笑武随口问道。

  没等墨香与含香回答,胡同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大笑。

  只见一条人影宛如鸿雁一般飞来,落地之后,便笑得花枝乱颤,岂不正是朱菁雯?

  这一瞬间,方笑武全明白了,自己被这三个丫头耍了。

  孟飞也明白了,偷偷看了看方笑武的面色,发现方笑武的脸上居然没有生气。

  方笑武的脸上是没生气,但他心里却是火冒三丈,不等朱菁雯笑完,他便转身大步而去,连半句话也不说。

  “喂,你别走啊。”

  朱菁雯发现方笑武转身离开,急忙收住笑声,喊道。

  但是,方笑武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的越走越远,身后跟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孟飞。

  “郡主,他好像真的生气了。”

  “不会吧?我只是跟他开开玩笑,连这也都生气?”

  “郡主,你乃千金之躯,老实说,这种玩笑……谁?”

  就在这时,胡同的尽头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因为太远,而且光线也不太好,加上这家伙又故意低着头,所以就连修为最高,目力最好的朱菁雯,也没有看清他的相貌。

  另一边,方笑武越走越快,就算听到了身后有异,也只当作是一主两仆的把戏,自己已经上过一次当,难道还会上第二次?

  嘭!

  胡同里突然响起一声听上去不大不小的震动,之后除了脚步声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孟飞忍不住回头一看,不由瞪大了眼睛,叫道:“方少!”

  “别上当,那是她们……”

  方笑武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胡同深处,墨香与含香全都倒在地上,全身不住的颤抖,像是在打着寒颤,朱菁雯已经不见,顿时知道这次不是演戏,而是朱菁雯真的被掳走了。

  方笑武一个飘身过去,蹲身伸手一摸含香的面庞,竟是觉得出奇的阴冷,以他的修为,居然也不能抵御。

  “孟老三,别找了,下来为我护法。”

  方笑武大叫一声,将含香与墨香同时抱起,将她们放靠在墙壁上,双手左右一分,落在了两女的胸前,左边含香,右边墨香,运功为她们疗伤,同时为她们驱寒。

  与此同时,正在四周窜来窜去,想寻找朱菁雯下落的孟飞急忙落回胡同,运足全身功力,凝神观察四周的动静,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拼了老命也要护卫方笑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