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37章 皇家密探
  (全文阅读)

  “哟哟哟,你想动用武力?我知道你是一个武神,就连你身后的这两个老家伙,修为应该也不会低过我。你要打,我是打不过你们。不过,我是讲道理的人,咱们去平西王府让王爷评评理,如果他说我防卫过当,我不但放人,我还会陪你一百万,怎样?”

  “你放屁!王爷日理万机,怎么会管这种事?你别去打扰王爷。”

  “既然这样,你给我二十万,大家相安无事。”

  “二十万?哼哼,你以为二十万是一个小数目?”

  “我当然知道不是小数目。”方笑武心里想:“在这个世界,二十万相当于我的前世两千万,乖乖,两千万,我可以在二环买大房子了。”

  寇富贵沉声道:“方笑武,你跟老夫听着,老夫就算再有钱,也不会给你二十万!”

  “你真不给?”

  “不给!”

  “那好,我待会把这个独眼老家伙送去平西王府,交给司马总管,让他审问一下,看他到底是谁的家奴,敢在城里闹事。”

  此话一出,寇富贵倒还镇定,那两个修为造极境中期的高手却是面色大变,觉得这事颇为重大。

  寇富贵皱着眉头想了想,只能暂时认输,说道:“方笑武,二十万老夫给你,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谢谢啊。”

  方笑武说完,让人把那六个大汉从后院的柴房里放出来,再加上独眼老头,让寇富贵全领走了。

  下午,一辆马车装了二十万两碎银,分别放在十个大箱子里面,每箱两万,来到了鸿翔酒楼外,被保镖们搬进了酒楼里。

  方笑武知道寇富贵已经被自己气得不行了,明明可以付银票,却要赌气用碎银,目的当然是要给自己添麻烦。

  然而,只要是钱,他才不在乎麻烦。

  五千两用来装修,一千两当作疗伤费给那两个伙计,一天净赚十九万四千两。

  奶奶个熊,他这次狠狠地发了一笔,倒希望寇富贵每天都派人来捣乱,不出三个月,他也就是千万富豪了。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次与寇富贵的仇已经结下了,寇富贵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还会卷土重来,而下一次,他想抓住寇富贵的把柄,就没有这次那么容易了。

  过了两天,三月十五,方笑武十七岁“大寿”。

  他自己高兴,用一万两封了许多红包,凡是来贺寿的,每个人都有一封,城里的乞丐全都来了,那场面,感觉他成了叫花头,今天是他一百岁大寿似的,热热闹闹,只差没有喊他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与此同时,寇府却是一片阴沉,连看门的都无精打采。

  府内一间大厅里,坐了三个人,主人是寇富贵,客人是左川和上官虎。

  “寇富贵,你没事吧?”上官虎见寇富贵一脸晦气,问道。

  “没事,只是被那个小子气得有些想吐血。”

  “那小子简直就是老虎嘴上拔牙,你好歹也是一个武神,居然被他摆了一道。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谢了,上官兄。”寇富贵道:“不就是二十万吗?哼,两千万我寇富贵也赔得起,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那你还想怎样?”

  “你们等着吧,不出一个月,我一定会让那小子滚出华阳城。”

  “以后呢?”

  “以后?哼哼,以后逢年过节,我就给那小子倒一碗酒,让他在地下润润喉咙,哈哈哈……”

  寇富贵想到将来的事,禁不住狂笑出声,借此一扫胸中郁闷。

  当晚,距离华阳城一百六十多里外的一座大山里,古寺深藏山内,红墙绿瓦,雕龙画凤,笼罩在一片祥和之中。

  一间禅房内,平西王双手合十,一脸虔诚。

  片刻后,他分开双手,从禅房里出来,去到了一座大厅里。

  “卑职参见王爷。”

  厅里早有一人在此等着,赫然是左川。

  “怎么样?寇富贵还想和方笑武斗吗?”平西王坐下后,笑问道。

  “回王爷,他不但想和方笑武斗,还想杀了方笑武。”

  “是吗?”平西王笑了笑,说道:“看来他这次要倒大霉了。那戴着面具的人是谁,查出来了吗?”

  “还没有,此人来历十分神秘,卑职暗中查了多日,却是无从查起。”

  “据你看来,他修为怎么样?”

  “卑职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暂时先不要管他了,以免将他触怒,伤人之后一走了之。”

  顿了一顿,平西王又问:“四大世家那边现在怎样?”

  左川将身一弓,道:“回王爷,四大世家这一年来十分平静,并没有因为华阳君的死而有所异常。”

  “难道四大世家与华阳君没有勾结?”平西王自言自语的道:“劳家、鱼家、温家、庄家,你们四大世家自从百年前来到华阳扎根之后,就把这里当成了你们的故土,舍不得离去,究竟是什么样东西值得你们如此留念?你们与四大天王又有什么关系?难道真是四大天王的后代?”

  左川听了平西王的话,却是不敢出声。

  对于外界来说,他不是平西王的手下,而是一个来华阳城做生意,并发了财的土豪。

  但事实上,早在三十多年前,他就已经是平西王的亲信。

  他不但是平西王的亲信,他还是大内高手,是皇家培养出来的。

  三十多年前,他由大内高手摇身一变,成为了平西王的密探之一。

  对于一个密探来说,永远要活在黑暗之中,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旦见了光,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意味着失败。

  十多年前,平西王尚未来奉命来华阳城镇守之前,他就被平西王派来华阳城,以左川这个名字生活在这里。

  十年前,一道圣旨下来,平西王离开驻地,前来华阳城镇守。

  当时,他以为平西王会派人与他联络,哪里想到,平西王到了华阳城后,仅仅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普通商人,而身为一个密探,他只能等,就算等到死的那一天,他也要等下去。

  华阳君被杀后,也就是一年前,有一天,平西王终于派人联络他了。

  这一年来,他名义上仍然是华阳城的富豪,但实际上,他又变成了平西王的密探,暗中观察城内各大世家的一举一动,而这件事除了他和平西王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对于一个大内高手,或者大内密探来说,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一辈子是皇家的人,所以早在他懂事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为皇家出生日死的准备,而这,正是大内高手存在的价值。

  平西王静静的想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左川,华家那边呢?有什么新的动静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属下觉得华家颇为古怪。”

  “何处古怪?”

  “九年前,华天威以商人的身份来到华阳城,卑职曾经暗中调查过他,但他的来历却比任何人都神秘,卑职暗中查了多年,却是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出来。他修为有多高,卑职至今也猜不透。更奇怪的是,那三十六个高手的修为竟然全都是入化境前期。卑职怀疑他们属于某一个势力,来华阳城的目的与其他四大世家一样。”

  闻言,平西王突然笑了一声,澳门赌博网站:说道:“外界传言,说本王是华家的幕后支持者,但实际上,又有几个人知道本王与华家其实并不熟,本王只是与华天威喝过几次酒,说过一些悄悄话而已。”

  左川道:“王爷乃大人物,对于流言与传闻,向来是一笑置之,这一点,当世无人能及。”

  平西王笑了笑,话锋一转,道:“那好,本王问你,你觉得方笑武那个少年怎么样?”

  左川先是一怔,接着说道:“卑职觉得那个少年是一个可造之才。”

  平西王道:“连你都这么夸赞他,看来本王没有看错人,借给他五百万是对的。”

  说到这里,厅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平西王向左川挥了挥手,左川立即从大厅后面的一个出口离开了。

  很快,只见一个老僧走了进来,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便与平西王聊了开来,却都是些佛家之言。

  这么看来,平西王不但修为高深,而且还精通佛学。

  要不然的话,他再怎么智慧,也不可能与老僧聊得头头是道。

  与此同时,距离古寺几百米外的一片树林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只已经吃了大半的烧鸡,脸上写满了不解,赫然是令狐十八。

  这家伙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出现在古寺的附近,难道就不怕被古寺里的人发现吗?

  只听他自言自语的道:“奇怪,这平西王是谁的弟子,居然精通佛学,说得我都要打瞌睡了,听他刚才与那个左川说的话,好像是华阳四大世家与当年在天王山比武切磋的四大天王有关。还有那个华家,也是为了某种目的来到华阳城,并不是为了单纯的做生意。他娘的,你们不想做生意的话,干脆把你们的家当全部交给我吧,有了那么多家当,我便可以天天吃烧鸡了。”

  蓦然,一道人影从古寺里飞了出来,然后从令狐十八右手十多米外闪电一般过去,也不知道是瞎子还是什么原因,居然没有看到令狐十八,看都不看一眼,感觉令狐十八就是一个隐形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