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36章 我的地盘我做主
  (全文阅读)

  夜,澳门赌博网站:静谧安详。

  别墅里,花园中,宫装女人站住不动,凉亭里的那个人更是宛如天柱似的直立亭内,纹丝不动。

  突然间,一股风吹来,带起满园花香,沁人心扉,醉人无比。

  一朵朵紫色曼陀罗像是一个个妖娆的美人随风摇曳,尽情展现自己的风姿,身处花园之中,很难不让人心旌摇曳。

  “你、是、谁。”宫装女人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你又是谁?”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朵紫色的曼陀罗,脸上戴着小丑面具,正是神无名。

  看到神无名竟敢摘下自己心爱的紫色曼陀罗,宫装女人面上陡然闪过一丝杀气,但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修为之高,城中所有女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她一个,更可怕的是,她的心智已经达到了常人没法企及的地步,绝不会做冲动的事。

  这人能无声无息的潜入别墅,她竟然事先没有察觉,说明此人修为在她之上。她一旦动手,吃亏的绝对是她。

  所以,她不怒反笑,迷人之极。

  然而,神无名像是心如止水,眼神根本就没有被她的绝色美艳晃动半分。

  “武圣!”

  宫装女人心头微微一震,不过,她终究不是等闲之辈,伸手撩了撩发丝,嫣然笑道:“贼喊捉贼,阁下不觉得很好笑吗?”

  “一点都不好笑。”

  神无名将手中的紫色曼陀罗扔出凉亭,说道:“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鼎鼎大名的华阳夫人吧。”

  “不错,我就是华阳夫人,你是慕名前来找我的么?”

  “不是慕名,而是想来问你一件事。”

  “请说。”

  “这种花你是从什么地方移植过来的?它叫什么名字?”

  “我只能告诉你,它的名字叫曼陀罗。”

  “你师父是谁?”

  “我没有师父。”

  “胡说,你要是没有师父,你这身修为是从哪里来的?”

  “阁下既然知道我是华阳夫人,难道还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吗?似你这般说话,当心平西王爷杀你的头。”

  神无名一步步从凉亭里走出来,边走边道:“我连神都不怕,更何况是平西王。说,这种花是从什么地方移植过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潜入华阳城?”

  宫装女人眼见神无名一步步逼来,心里虽然微微吃惊,但面上不为所动,道:“阁下这话令人好生不解,我来华阳已经长达十五年,有什么是见不得人的?”

  “有没有,你心里明白。”

  “这么说,你是来找我麻烦的。”

  “我与你无冤无仇,不会找你麻烦,我只想问清楚这种花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宫装女人怔了一怔,道:“你真想知道这件事?”

  “说。”

  “我不告诉你,你就要杀我?”

  “我没说要杀你。”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宫装女人说的时候,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走了两步,面庞如玉,风姿撩人。

  神无名一步步走上去,距离宫装女人差不多有两丈的时候,突然站住脚步,像是想到了什么,决定放弃逼迫宫装女人。

  “告诉那个人,就说我会在华阳城待一段时间,她若来,我必定见她,她若不来,今后绝无再见之期。”

  声音一落,神无名施展瞬移**,消失而去。

  听了神无名的话,宫装女人看似镇定自若,其实内心翻腾,惊骇不已。

  “他到底是什么人?他说的那个人是谁?难道是师父?如果是师父,他与师父是怎么认识的?师父身份尊贵,已经有九十多年未曾离开住地,怎么会认识这个人?”

  想来想去,任她聪明机智,怎么也想不通。

  ……

  三月十三,一家名为鸿翔的酒楼里,方笑武与薛宝儿正在吃东西。

  突然间,六条大汉走了进来,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

  果然,没过多久,这六条大汉就开始闹事了,说菜不好吃,菜里有虫子,拍了屁股就要走。

  伙计自然不肯让他们走,纠缠之中,三个伙计被打伤。

  奇怪的是,负责保护酒楼的十几个修为登堂境的武者却是不见踪影,没有一个现身出来制止。

  眼见六条大汉就要扬长而去,方笑武站了起来,说道:“六位,你们吃了饭不给钱,还打伤人,不觉得很过份吗?”

  “过份?”为首那个大汉冷笑道:“你小子是什么人,莫非是皮痒了不成?也想管我们几个大爷的事。”

  “大爷?”方笑武望着薛宝儿笑道:“宝儿,他竟然说自己是大爷,你说该怎么办?”

  “凉拌。”

  薛宝儿身躯陡然一动,快得六个大汉谁都看不清。

  啪啪啪啪啪啪。

  六声响过,六个大汉每人脸上挨了一巴掌,牙齿都打落了好几颗,满嘴鲜血。

  “将他们拿下。”薛宝儿拍了拍手,下令道。

  转眼之间,那十几个酒楼的保镖从外面跑了进来,将六个大汉一顿暴揍,然后五花大绑,带进了酒楼后院的一间柴房。

  方笑武料想待会寇富贵会来,便双手一拱,对那些或被吓住,或是本身有些修为的人道:“各位,这顿饭我请了,各位下次再来的时候,可以免费再吃一顿。”

  食客们都是明白人,不多时,全都走得一干二净。

  很快,寇府的人果然来了,但为首的不是寇富贵,而是寇府的一个高手,修为乃登峰境初期,乃一位独眼老头。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敢与我们寇府做对,原来是你。”独眼老者用一只眼睛冷冷的瞪着,说道:“方笑武,识相的话,赶快把人放了,老夫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放人?”方笑武讥笑道:“那可不行,我还要用他们来赚一笔呢。”

  “赚一笔?什么意思?”

  “他们不但吃了霸王餐,还打伤了伙计,我粗约算了一下,差不多是三万两。”

  “三万两!”独眼老头沉声道:“你怎么不去抢?你放不放人?”

  “把银子拿来,我就放人。”

  “找死。”

  独眼老头爆喝一声,伸手往前一拍,力道高达百万,想探探方笑武的底。

  这一次,薛宝儿并没有出手,因为她知道方笑武要亲手教训对方。

  砰!

  方笑武站着不动,让独眼老头一掌击中了自己的肩膀,然后退了好几步。

  “好啊,打人吶。”

  方笑武怪笑一声,身形一晃,突然到了独眼老头身后,一掌按在了对方的背心。

  这一瞬间,一股元力打入独眼老头背心,独眼老头运功对抗,却是没法抵御,吓得魂飞魄散。

  “噗”一声,独眼老头口吐鲜血,被方笑武从身后一掌打得往前冲了几步。

  “老夫宰了你!”

  独眼老头转过身来,运足一千多万的元力,即便是爆掉整个酒楼,也要让方笑武知道自己的厉害。

  然而,他刚一运功,便发觉后心一痛,冷汗直流。

  原来方笑武那一掌看似只把他打得吐血,其实暗藏玄机,已经伤了他经脉。

  刹那间,他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吐血,内伤之重,已经到了没法出手的地步。

  “你……你……”独眼老头又惊又怒,颤声道。

  方笑武不理会独眼老头,对那些寇府的高手道:“回去告诉寇富贵,叫他亲自来接人。”

  那些高手的修为虽然都是融会境,但他们眼见独眼老头都被方笑武打成了这样,谁敢动手?

  急忙回去禀告寇富贵。

  过了一会,三个人走了进来,为首那个正是寇富贵,身后两人乃是寇府的超级高手,修为都是造极境中期。

  目光一扫,寇富贵淡淡的道:“方笑武,老夫来了,放人吧。”

  方笑武笑道:“人我是会放,不过我想和你算算账。”

  “你想怎么算?”

  “你给我二十万,我就放人。”

  “二十万,你开什么玩笑?”

  “谁说我在开玩笑?二十万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光是一个登峰境初期的高手就不止二十万。”

  “凭什么?”

  “就凭我已经是鸿翔酒楼的老板。”

  “放屁,你是投了钱在鸿翔酒楼,但老板……”

  “你落伍了,就在一个时辰之前,我已经买下了整个鸿翔酒楼。”

  寇富贵面色一变,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方笑武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在手里扬了扬,笑道:“这是我买下鸿翔酒楼的证据,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还有手印,你若不信,可以拿去看看。”

  寇富贵没想到方笑武真的买下了鸿翔酒楼,不觉微微一呆。

  只听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寇府高手冷笑道:“方笑武,就算你买下了鸿翔酒楼,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不过有一句话叫我的地盘我做主,谁来了我的地盘,与我交好,我就和他做朋友,但谁要是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二十万,寇富贵,你给是不给?”

  到了现在,寇富贵才意识到自己被方笑武耍了,但他身为华阳城有头有脸的人,岂会说给就给?

  “方笑武,你别忘了,你也打伤了我寇府的人。”

  “我是自卫。”

  “自卫?我看是防卫过当吧?”寇富贵冷笑一声,说道:“你把人放了,老夫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要是再敢狮子大开口,勒索老夫,别怪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