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35章 朱菁雯
  (全文阅读)

  墨香向前走了几步后,突然又站住,转过身来,低声道:“方笑武,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你没有闻到曼陀罗的花香吗?”

  方笑武苦笑着道:“刚才不是你叫我小声的吗?我当然不敢说话。对了,什么是曼陀罗?”

  墨香道:“谅你也不知道,让我告诉你吧,曼陀罗是世间奇花之一,共有十种颜色,十分罕见。方圆五万里之内,除了这里外,你要是在别处找得到这种花,我就跟你姓。”

  “不会吧?”

  “不会?哼,你以为曼陀罗是凡花能比的吗?蓝色曼陀罗,象征着情爱,你……”

  话没说完,忽见前方人影一晃,来了一人,正是含香。

  含香一脸嗔怪道:“墨香,你搞什么鬼?磨磨蹭蹭的,郡主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闻言,墨香急忙了赶了上去,小脸儿十分紧张,问道:“郡主生气了吗?”

  含香看到墨香的样子,忍不住“噗哧”笑了一声,说道:“骗你的啦,谁叫你去了这么久,快走吧,郡主真要生气了,我们两个都要倒霉。”

  说话间,两个丫头叽叽咕咕的说着,往前走去。

  方笑武没有跟上,站在原地想蓝色的曼陀罗是什么样子。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我们来。”

  墨香一回头,看到方笑武仍是站在哪里,声音稍微加大了一些。

  “好。”

  方笑武脉动脚步,走了上去。

  此时,别墅中的一座小别院里面,正站着一个女扮男装的少年,正是平西王的女儿。

  平西王姓朱,她的女儿名叫朱菁雯,因为身份尊贵,乃郡主之身,所以被尊为菁雯郡主。

  她站在院中的一颗大树下,右手拿着一朵紫色的花,面上带着浅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墨香与含香领着方笑武来到了这边,将她惊动。

  她举目向外一看,脸上的浅笑已然不见,手里的紫色花也藏到身后去,摆出一副雄赳赳,自以为很帅气的样子。

  “郡主,方笑武给您带来了。”墨香道。

  “带来了就好,让他进来。”

  “是。”

  墨香与含香都没有进入院中,而是让方笑武独自一人进去。

  方笑武不知道朱菁雯把自己叫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进了院中之后,张口问道:“郡主,不知你……”

  “方笑武,你死到临头了,你还不知道吗?”朱菁雯娇声喝道。

  “我死到临头了?郡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据本郡主所知,你的行为已经得罪了华阳城的不少人,他们恨不得杀了你。”

  听了这话,方笑武当然不相信,华阳城只要有平西王在,就算是五大世家的人,也不敢乱来,更何况是别人?

  他淡淡一笑,故意问道:“郡主,不知谁要杀我?”

  朱菁雯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方笑武,给他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方笑武一点也不上当,不觉露出了小女儿家的神态,小嘴一嘟,道:“哼,我怎么知道谁要杀你,不过想杀你的人很多就是了。你求我的话,我帮你,只要我一句话,我保证没人对动你一根手指。”

  “你这丫头分明就是耍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要不是平西王的女儿,谁有时间陪你在此浪费时间?”方笑武心里这么想,但话是这么说的:“郡主,我自认行得正,坐得直,没做过亏心事,不怕有人找我的麻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真不怕吗?”

  “不怕。再者说,这华阳城有平西王爷坐镇,又有谁敢在王爷的眼皮底下闹事,不是想找死么?对不对,郡主。”

  朱菁雯的资质虽然极高,擅于修炼,但资质不等于智慧和人情世故,听到方笑武话里有把平西王当成神一般的膜拜的意思,出身富贵之家的她,又怎么可能明白方笑武的真实想法,况且方笑武“膜拜”的人又是她最敬爱的父亲,她当然心花怒放。

  “你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朱菁雯欢然一笑,说道:“不过,有人想整你,那倒是真的。”

  方笑武心中一动,本来想问谁想整我,可转念一想,有了注意,佯装满脸不解,道:“不可能啊,我到华阳城才一个多月,见过的人本来就不多,更何况是得罪人呢?奇怪,究竟是谁想我整我呢,难道是我以前的仇家?”

  朱菁雯听了,顿时上当,不用方笑武问,她就自己说出来了。

  她道:“笨蛋,你以为不得罪人别人就不想整你了吗?云姨说过,这个世上有一些人,就是看不得别人好,想方设法也要整人。你听说过寇富贵吗?就是他想整你。”

  “寇富贵?”方笑武岂能不知道寇富贵是谁,只是假装见识有限,让朱菁雯自动把说什么都出来而已。

  “哼,你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做生意的?连寇富贵都知道。这人十多年前带着一批手下来华阳城居住,当时只是百万富豪,如今已经是千万富豪,身家至少也有六千万,修为乃出神境后期。

  “啊,我想起来了,城里好像有这么一个人,奇怪,他为什么要整我?我连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不知道。”

  闻言,朱菁雯撇撇嘴,道:“我听说你有一个手下名叫孙亮,是不是?”

  “是。”

  “这个孙亮以前得罪过寇富贵,后来还被寇富贵设计陷害,变成了乞丐,你想想,寇富贵那种人会放得过孙亮吗?现在孙亮想依靠你来对付寇富贵,寇富贵能无动于衷?”

  “糟糕,听郡主这么说,这事倒有些麻烦。”

  见到方笑武一脸担心,朱菁雯却是笑了,说道:“你放心吧,他胆子再大,也不敢乱来,顶多也就给你弄一些小破坏罢了,本郡主已经收到消息,他收买了你投资的一家酒楼老板,要让你投资的钱在十天内赔光。”

  “好家伙,寇富贵那么做的话,不是自损八百,伤敌一千吗?”

  “哼,他几千万的身家,难道还会在乎那点小钱?只要能让你赔钱,别说一二十万,就算是几百万,他也承受得起。”

  “郡主说得对,他财大气粗,要用银子来拼我,我肯定是拼不过他。郡主,澳门赌博网站:谢谢你告诉这件事,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请你喝酒,我现在得赶回去和其他人商量一下,免得损失惨重。”

  朱菁雯一愣,问道:“你有办法?”

  “应该有,恕我告退了。”

  方笑武说完,从院中退了出来,请墨香带他出去。

  墨香望了一眼朱菁雯,眼见朱菁雯挥了挥手,便带着方笑武走了。

  不多时,墨香回来,说道:“郡主,方笑武已经被奴婢送走了,夜已深,郡主千金之躯,还是……”

  蓦然,一声轻笑传来,香风过处,朱菁雯身边多了一人,却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这个女人貌似二十五六,一身宫装,头上梳着高高的发髻,姿容绝美,风华迷人,不足以用美人来形容,绝对是美人中的美人,佳人中的妙品,墨香与含香身为女人,见了她都会有些神色恍惚,连礼都忘了行。

  “奴婢参见云贵人。”墨香与含香回过神来后,急忙跪下行礼。

  “起来吧。”宫装女人玉手轻轻一挥,巧笑着道:“傻丫头,你被骗了还不知道么?”

  朱菁雯愕然道:“云姨,我被骗了?”

  宫装女人笑道:“那方笑武故意在你面前装傻充愣,你倒好,什么全都说了,不是被骗了又是什么?”

  “好你个方笑武!”朱菁雯面色一沉,道:“你竟敢欺骗本郡主,本郡主要把你抓来五十大板。”

  “这倒不必。”宫装女人摇摇头,道:“你长这么大,谁敢在你面前耍心眼?我看这个方笑武倒有些意思,你不是老说每个人都怕你吗?这下好了,有人不怕你,你可以和他交朋友,要是连他都被你吓跑了,你以后想找一个异性朋友那可就难了。”

  “我才不要和他朋友呢。”朱菁雯满脸气呼呼的道,其实心里却是有些心动。

  “随你吧,不过云姨给你一个忠告,男人都是泥做的,想要男人听你的话,眼泪是最好的武器。”

  “我为什么要流眼泪?”

  “傻丫头,难怪你那么喜欢女扮男装,怎么连云姨的话都听不懂?眼泪不是泪,是柔情,你是习武之人,当知道以柔克刚。”

  “他又不是刚?”

  听了这话,墨香与含香都已经暗中开始在为朱菁雯的智商着急了。

  宫装女人却是不厌其烦的笑道:“柔都能可刚,更何况是泥?傻丫头,明白了吗?“

  “啊,我明白了,原来如此。”朱菁雯一脸恍然大悟,那只拿着紫色花的手仍是放在身后。

  “你手里拿着什么?”

  “没什么,云姨,你快走吧,我要休息了。”

  “你这丫头是不是又偷偷地摘了一朵曼陀罗?”宫装女人望着朱菁雯那张开始低下去的脸,无奈的道:“照你这么摘下去,总有一天,我园里的曼陀罗将会一朵不剩。哎,算了,以后别摘了就是,云姨走了。”

  话音一落,举步走出院中,离开了现场。

  不久,宫装女人走进一座花园,正打算数一数还剩下多少曼陀罗的时候,眼角一瞥,突然看到花园中的那座凉亭里站着一道人影,不由得内心巨震,神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