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08章 无药可救
  (全文阅读)

  “义弟,你醒来了。”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正是令狐十八。

  “老家伙,你搞什么鬼?”方笑武听到是令狐十八的声音,立刻知道自己之所以会稀里糊涂的跑到野外跟令狐十八有关,稍微宽心,坐起来骂道:“你这个老东西,你不是说你认识圣宫的人吗?圣宫的人现在何处?他妈的,你拿走了……”

  话没有说完,突然身子一紧,被一股没办法抵御的力量笼罩,悬空吊起,飘在半空,头下脚上,气血倒流,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二十多米外的令狐十八,而在令狐十八的身边,就站着一个貌约四十,风韵不减的中年女子。

  方笑武敢肯定自己被吊起,跟中年女子有莫大的关系。

  只恨自己现在全身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股力量摆布,要不然的话,自己一定上去和中年女子打一架不可。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方笑武觉得自己就快窒息的时候,才觉得那股力量离开了自己的身子,人便从半空中栽了下来。

  他也不是好欺负的,半空中一个翻身,双脚着地,十分生气的道:“老家伙,你从哪里找来的老相好,为什么要折磨老子?”

  听他把自己称为令狐十八的“老相好”,那个中年女子面色微微一沉,似欲发作。

  这个时候,令狐十八急忙一脸赔着笑道:“王姑娘,你别生气,我义弟年少无知,念在他是初犯,绕了他吧。”接着,摆出一副兄长面孔,教训似的道:“义弟,你胡说什么。这位是圣宫的高人,她正在给你治病。”

  方笑武一怔,问道:“她就是圣宫的人?”

  那中年女子冷冷的哼了一声,反问道:“难道我不像?”

  方笑武道:“不是不像,而是我没有想到。既然你是圣宫的高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前辈,不知你看出些什么了吗?”

  “你没救了。”

  “我没救了?”

  “我本来想把你体内的贪吃虫逼出来,但它已经深入你的骨髓,纵然是仙丹灵药,也没办法根除。看在你是令狐十八义弟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可以延长性命的办法。”

  “前辈请说。”

  “你以后饿得非要吃东西的话,最好不要吃普通的食物。”

  “那我吃什么?”

  “只要是山珍海味,什么都可以。”

  “那不是富贵病吗?”

  “对,就是富贵病。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拉肚子吗?那是因为你上次吃了太多的油腻之物,贪吃虫已经不满足。我跟你说实话吧,几年之后,你就算吃山珍海味,那也不管用了。届时,再美味的食物,也满足不了贪吃虫的胃口,你必须吃天地之间的灵气,或者是奇珍异果,才能让贪吃虫安宁,但你要在几年后成为武仙,不是我小看你,除非是有大运气,否则,你想都不要想。”

  闻言,方笑武才知道自己错怪了白婵。

  原来不是药有问题,而是他自己的身体有问题,那贪吃虫已经进入骨髓,病情到了药石无灵的地步,连圣宫的高手也束手无策。

  “王姑娘,你是圣宫的……”令狐十八道。

  “令狐十八,你不用说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还要回去向圣女复命,告辞。”

  话音未落,中年女子身形一晃,突然从原地消失,身法类似于瞬移**,但又不是,其诡异程度,堪称当世一绝。

  中年女子走后,令狐十八与方笑武都没有出声,场上一片寂静。

  半响,方笑武才咳嗽了一声,说道:“老家伙,我还以为你携银私逃了,早就无影无踪,原来你真去找圣宫的人了。”

  “携银私逃绝不是我令狐十八的风格,义弟,你不为自己担心么?”

  “有什么好担心的?看着吧,三年,最多五年,我一定会成为武仙。现在我只担心我身上的银票不够吃喝,照我饥饿时的吃法,就算是金山银山,也会被我花光。”

  “不如我们到山里当山大王去吧,只劫财,偶偶劫劫色,不劫命,怎么样?”令狐十八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正气凛然。

  “当山大王远远不够,只能解燃眉之急,得想一个长久之计。”方笑武一脸思索,想了想,道:“这事以后再说吧,我已经不是飞羽宗的人,继续留在青鸾镇的话,说不定会引来非议。明天中午,我们就离开,至于要去何处,先走再说。”

  于是,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离开了场上,往青鸾镇的方向而去。

  翌日,谁也没有发觉方笑武昨晚被令狐十八带出去过。

  看到令狐十八出现在客栈,白婵一把揪住令狐十八的袖子,说道:“老骗子,你不但骗了我师父八锭金子,你还骗了方笑武六千两银票,我现在与方笑武是一家人,你给我还回来。”

  令狐十八满脸无辜,说道:“我是骗过你师父的金子,但我没有骗义弟的银票,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他。”

  这时候,方笑武正好出来,看到他们两个在院子里拉拉扯扯的,像一对祖孙,便笑道:“哟哟哟,你们祖孙干嘛呢?”

  白婵一怔,道:“方笑武,你不找他算账?”

  “算什么帐?”

  “他骗了你几千两银票,你不心疼?”

  “我当然心疼,不过他没有骗我,我已经见过圣宫的人。”

  “怎么样?”白婵一脸紧张的问道。

  与此同时,乌大冲、何斌、孟飞也来到院里,竖耳静听。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好得很,根本就没有什么贪吃虫。人家圣宫高手说了,我这是吃货病,没有吃的,就浑身难受。”

  “当真?”白婵不相信。

  “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圣宫的人啊。鬼丫头,你以后别再给我吃药了,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方笑武道。

  白婵仍是满面狐疑,但她又不会真的去问圣宫的人,所以只好闷在肚里。

  至于乌大冲、何斌、孟飞,则是深信不疑。

  这也怪不得他们,他们早把方笑武当作少主,无论方笑武说什么,他们都相信,哪怕方笑武说乌鸦是白的,他们也相信。

  当天中午,方笑武没有吃饭,只是喝了一些水,说青鸾镇已经呆腻了,要去别的地方转一转。

  乌大冲、何斌、孟飞以为他是不想留在这个伤心地,便稍作收拾,算清了房钱,跟着方笑武一起出了客栈,往镇外而去。

  白婵负有保护方笑武的责任,当然要留在方笑武身边,也跟着一起走。

  令狐十八在他们出门的时候就走了,说自己随时会出现在他们的周围,自己先要去一趟青鸾山,跟朋友道个别。

  方笑武本来想在临走之前见一见方笑西、唐傲、燕东,希望他们突然出现,但他三步一回头,始终没有看到熟悉的踪影,看来连老天也不给他一次机会啊。

  最后,他只得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再也没有回头,反而加快步子,离镇而去。

  方笑武等人离开青鸾镇以后,镇外突然飘来三个人,中间那位是花花夫人,右边那位是她的女儿,而左边的那位却是方笑西。

  方笑西一脸黯然,显得有些难过。

  “方笑西,你怪为师不让你见方笑武吗?”花花夫人问道。

  “不怪,师父这么做,也是为了徒儿好。”方笑西乖巧的道。

  “你既然知道为师这么做是对你好,以后到了万果岛,你更加要刻苦修炼,知道了吗?”

  “徒儿知道。”

  这时,花花夫人的女儿走过去拉起方笑西的手,嫣然笑道:“师姐,我家可好玩了,你一旦在万果岛住下来,就不会想离开。”

  “是吗?”

  “我不骗你,我们万果岛虽然是岛,但地大物博,长着数不清的奇花异果,只要我跟爹爹说一声,五年之内,你不想成为武神都难。”

  听了这话,花花夫人突然瞪了一眼女儿,像是在责怪女儿不应该说起她不想提到的那个人。

  “娘,这十一年来,人家只见过爹爹三次,每次见面的时间都不超过三天,回万果岛以后,我要搬去和爹爹住一段时间。”

  “不行!”花花夫人面色一沉,道:“我这次回万果岛,不是和你爹爹复合,只是想回去好好授徒,没必要的话,我连他都不想见。”

  “娘~”

  “你不听话了吗?娘不是不让你见他,以后每个月你可以见他三次,每次不超过两天,这是娘的条件。你要是不答应,咱们就不回去了。”

  “好吧,我答应娘就是了。说真的,娘,你什么时候才肯原谅爹呀?”

  “什么时候?哼,除非是他肯弯下腰来求我原谅他,否则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会原谅他。男人都一个样,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男人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真心悔悟,以后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女儿,你记住娘今天说过的话,男人都是贱骨头,你越是讨好他,他越不懂得珍惜,你一脚踢开他,他才会知道你的珍贵。”

  听了这话,方笑西虽然不敢多问,但也猜到了几分。

  在外人看来,百里长空与花花夫人本是一对神仙眷侣,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但事实上,他们的婚后与平常人没什么区别,同样存在矛盾。

  夫妻两个闹了这么多年,居然都还没有解决。

  “我将来到了万果岛,若非必要的话,百里师伯还是不要去拜见的好,以免师父不开心。”方笑西心里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