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07章 一听圣女就来劲
  (全文阅读)

  方笑武诧道:“天宫?难道是神仙住的宫殿?”

  何斌道:“不是。”

  方笑武笑道:“既然不是,为什么叫天宫?”

  何斌解释道:“那是因为这座天宫一直漂浮在空中,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座仙宫,所以就被人称之为天宫。”

  方笑武恍然大悟,说道:“原来这座天宫是飘在天上的,既然能飘在天上,那这座天宫应该是一件非常厉害的宝物吧。”

  何斌一脸肃穆的道:“是的。传说这座天宫是由东海一座大山衍化而成,每五十年出现一次,一旦有人在海上看到这座天宫,就会被天宫的人视为有缘人,收为圣宫门徒。圣宫中的武学,全都是天级,甚至还有比天级更厉害的功法宝典。”

  方笑武搔了搔头,道:“难怪你们一听到圣宫就变得有些不正常,像是听到了什么超级大人物似的,原来这个圣宫如此厉害。”

  这个时候,白婵像是才回过神来,撇撇小嘴,有些不以为然的道:“我师祖要是还在元武大陆的话,圣宫在他老人家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闻言,令狐十八说道:“丫头,那是你师祖,可不是你。义弟,都怪我不好,高估了这个丫头的能力,以为她能帮你除掉肚子里的贪吃虫,没想到虫没有除掉,反而害得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义兄看着也难受。现在好了,圣宫的人已经来到县城,只要圣宫的人肯帮忙,别说你肚子里有一条虫,就算是有一条龙,也能把它打出来。”

  “圣宫的人有那么厉害?”方笑武问。

  “不厉害的话,又怎么能叫圣宫?”令狐十八道:“三百年前,圣宫来元武大陆渡人,有几个自认本事很大的武仙想与圣宫为敌,结果你猜怎么着?圣宫只派出了一个侍女,用了不到十招,就把那几个武仙打得残废。”

  听了这话,方笑武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乖乖,一个圣宫的侍女就能将几个武仙级别的高手打残废,要是换成圣宫的高手,岂不是连武圣也没地方站,只能靠边走?

  如果说势力也可以用天、地、人来划分,这个圣宫应该就是天级了。

  “渡人是什么意思?”方笑武想了想,问道。

  “每隔百年,圣宫弟子都会出现在元武大陆,收三十名弟子,为期三年。那三十名弟子不需要资质很高,只需要被圣宫弟子看中,认定是有缘人,最后都能跟随圣宫的人一起离开元武大陆,到东海那座天宫修炼。三年时间里面,圣宫的弟子也会为世人解决麻烦,凡是圣宫出手处理的事,没有不成功的。”圣宫如数家珍的道。

  “怎样才能让圣宫的人帮忙?”

  “很简单,让圣女见上一面,一旦圣女开口说话,那就意味着天大的难事圣宫也会帮忙解决。”

  方笑武听说圣宫有圣女,兴趣越来越大,最关心的问题当然就是圣女的年纪,要是不大的话,自己倒可以结识一下,问道:“圣女很年轻吗?”

  “非常年轻,这一届的圣女最年轻,据说都是天仙一般的美妞儿,年纪从大到小分别是二十岁、十八岁、十六岁。”

  “有三个圣女?”

  “怎么?你嫌多吗?”令狐十八一脸笑嘻嘻的道:“反正我不嫌多。三个圣女同时寻找有缘人,每人找满十个以后方能完成任务。”

  “出现在县城的这个圣女有多大年纪?”

  “芳龄十八。”

  “那好,我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与这位圣女姐姐做朋友。”

  “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不行?”

  “这位圣女率领圣宫的人来到县城之后,消息早已传开,住处从早到晚都是前来碰运气的人,有的甚至是从几千里外赶来的,你现在过去的话,只能去排队,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你?”

  “那怎么办?”

  令狐十八嘿嘿一笑,神秘兮兮的道:“我有办法。”

  方笑武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令狐十八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面露得意之色,目光缓缓的扫视四方,直到方笑武快要发飙了,他才慢腾腾的说:“告诉你们吧,我认识圣宫的人。”

  “你认识圣宫的人?”方笑武半信半疑。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实话告诉你,我不但认识圣宫的人,我还与圣女说过话。当然,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不过你放心,我与圣宫毕竟是有些交情的,最迟明天下午,我就能把这件事搞定,在此期间内,你先在客栈里待着,哪儿也别去,免得我回来找不到你。”

  “好好好,你快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然而,令狐十八并没有立刻启程,而是嬉皮笑脸的道:“那个,俗话说,皇上不饿差兵,况且我需要银子打点一下,能不能给我一些跑路费?”

  “尼玛,这老家伙难道又想骗我的银子?”方笑武心里想,但还是很爽快的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六张银票,每张面额一千两,总额六千两,递给令狐十八,道:“够了吧。”

  令狐十八双目发光,迅速要过六张银票,道:“应该够了。”

  方笑武之所以有这么多钱,那是他当初在武阳城的时候,尚未被马王彪抓走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往储物戒指放了好几万的银票。

  用到现在,也才用了一张,根本就不差钱。

  “那我走了,等我的好消息啰。”令狐十八将六张银票往怀里一揣,路过白婵身边的时候,从白婵手里要过药碗,咕咚咕咚把汤药喝个干净,笑道:“这药不能浪费,还是我喝了吧。”咂咂嘴,显得有些意犹未尽,一摇三晃的离开了客栈。

  第二天,方笑武哪里都没去,一直在客栈里等着。

  可是,他等来等去,等到天都黑了,也不见令狐十八回来。

  他以为自己又被令狐十八骗了,恨不得跑去县城把这个不知道躲在哪里吃喝的老家伙抓回来,但天色已晚,要去的话,也得明天再去。

  反正那老家伙跑不了,除非他再也不要出现。

  深夜,方笑武睡下没多久,本来已经睡着了,突然被“叮叮当当”的声音惊醒。

  他睁开双眼一瞧,澳门赌博网站:顿时吓得毛骨悚然,人已经不在客栈的客房里面,而是躺在一片漆黑的原野上,冷风呼呼吹着,格外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