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龙脉战神 > 第104章 灾星还是福星?
  (全文阅读)

  听到方笑武叫自己“胡叔叔”,胡满天背影微微一震,显然是有些激动。

  但是,他身为飞羽宗的宗主,绝不会让自己失态,语气依旧平静的道:“江老身为羽化山山主,负有保护羽化山一草一木的职责,那么一座大山被毁掉了,你以为他对得起历代羽化山的山主吗?更何况本宗的开山祖师曾经留下一道箴言,早已料到那座大山将来会毁于一旦,所以早有安排,定下了一个规定,凡是与大山被毁之事有关的弟子,都要被逐出飞羽宗,永不再录。江老那么做,也只是遵照老祖师的话去做了而已。”

  方笑武心道:“原来鲁羽早已料到了那座大山有朝一日会崩塌。我真笨,寒人都说了,它的主人不是人,而是神仙,神仙又有什么办不到的呢?鲁羽既然在寒人的身后贴了那道灵符,而那道灵符一消失,就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与其说鲁羽早已料到大山会毁掉,倒不如说大山被毁掉是他许多年前就早已安排好的。”

  只听胡满天缓缓说道:“你在飞羽崖上面壁思过多日,想必领悟了不少,出去之后,只要不胡乱招惹是非,自保应该没有问题。”

  方笑武苦笑一声,道:“胡叔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也知道,我与星宿宫有仇,星宿老妖那个老东西要是知道我离开了飞羽宗,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抓到我。”

  闻言,胡满天只是淡淡的道:“那是你自己的事,需要你自己去解决,不过,我有两个法子可以帮你。”

  “不知是哪两个法子?”

  “第一,你拜在花花夫人门下。刚好这两天花花夫人也要离开飞羽宗,回万果岛,你只要成为花花夫人的徒弟,星宿老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与万果岛岛主为敌。”

  “花花夫人要回万果岛吗?她不是跟她的丈夫闹翻了吗?”

  “他们夫妻是闹翻了,澳门赌博网站:但他们夫妻情分还在,花花夫人离开万果岛也有十余年了,也是时候回去看一看了,况且她总不能不让她的女儿不见父亲,另外,她……”说到这里,胡满天没说下去,可能是有所顾忌,不方便把自己知道的事说给方笑武听。

  方笑武也没追问,想了想,摇摇头,道:“花花夫人的本事虽然不小,但要让我拜她为师,我觉得我有些亏了,如果是她的丈夫,我倒可以考虑一下。”

  胡满天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也只有你,敢说这种貌似大话的话。既然你不选第一个法子,那我再给你另外一个法子。”

  他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分明就是早已为方笑武准备好的。

  可是,他并没有转过身来,一直背对着方笑武,道:“这是我亲手写的一封信,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可去,又害怕星宿宫的会人找上你,你就把它拆开,对你或许会有一些帮助。”说完,随手朝后一扔,信笺便朝方笑武飞了过去。

  方笑武伸手接住信笺,知道是胡满天为他准备的,份量极重,一点也不敢大意,十分珍惜的放进了怀中。

  “你有什么事尽快问,我只给你半个时辰。”胡满天道。

  方笑武想了想,问道:“胡叔叔,临走之前,我能不能见见我的朋友?”

  “能,不过我不希望你见他们。”

  “为什么?”

  “他们伤好之后,我一直安排他们在某个地方闭关修炼,你要是去打扰他们,我怕会影响他们的修行进度。同样的道理,我也跟他们说过,你这段时间一直在修炼,他们本来也想看看你的,但一听了我的话,他们就决定不来看你了。”

  “原来如此,那好,我就不去打扰他们修行了。”

  “既然说到你的朋友,我就索性全都告诉你吧。你的妹妹方笑西,我是没有办法再照顾她了。”

  方笑武面色一变,道:“胡叔叔,你不是说她在闭关修炼吗?”

  胡满天道:“她之前是在闭关修炼,不过就在昨天,花花夫人突然改变注意,说是要带走方笑西,要把她造就成为一个高手,既然花花夫人愿意收方笑西为徒,我又怎么会阻止?自然是点头答应。以方笑西的资质,如果去了万果岛,比在青鸾山好得多。”

  方笑武转忧为喜,笑道:“没想到花花夫人最后还是把方笑西收为了弟子,我虽然不是她的亲哥哥,但我也为她感到高兴。”

  胡满天点了点头,道:“至于唐傲、燕东、韩素儿,他们三个来我飞羽宗修炼,带着极大的目的,我会成全他们。等他们达到目的后,我也会让他们离开飞羽宗。今后在别的地方,只要你们之间有缘,当然还可以相会,所以你不必担心再也看不到他们。”

  “胡叔叔,你对我们这些后辈实在太好了。”

  “年轻人只要肯吃苦,我都会给机会,无所谓好不好。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方笑武想了想,鬼使神差的,不由自主的脱口问道:“胡叔叔,一百多年前,飞羽宗是不是曾经将一个弟子逐出过师门?”

  胡满天听了,倒是没怎么惊讶,像是早已料到方笑武会问这件事,说道:“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你想知道内中详情?”

  “很想,不过胡叔叔若不方便的话,不说也罢,我将来要是遇到了那个人,他应该不会再对我保密,会全部告诉我。”

  “既然你提到了这件事,我就简单的跟你说一下吧。当年神无名打死的那个亲传弟子因为是磨剑峰主的师兄,我师祖迫于压力,不得不打了神无名一掌,将他重伤,而就在神无名被打飞出去的时候,有人施展神通,把他救走了。救走神无名的人就是那位被逐出飞羽宗的弟子。严格来说,这名弟子早已不能用弟子来称呼,本来以他的地位,就算宗主,也不可能将他逐出飞羽宗,但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得罪过宗内的一个前辈,而那位前辈又查到了他暗中指导过神无名,又把打死亲传弟子的神无名救走,便借这个机会排挤他。他一怒之下,不但冒犯了这位前辈,还骂了我师祖两句。我师祖知道他的用意,便只好成全他,将他逐出了飞羽宗。这就是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可惜我那天反应迟钝,没有立即看出他的身份,要不然的话,事情可能就会有一些新的变化了。”

  听了胡满天这番话,方笑武方才明白那个宿老为什么会针对飞羽童子,原来飞羽童子年轻的时候曾经得罪过他。

  正如飞羽童子所说,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心胸开阔的,即便是大人物,也会有小肚鸡肠的时候。人又不是圣人,即便是修为再高,又怎么可以做到不喜不怒不嗔不妒呢?

  “那神无名以后还会不会找上飞羽宗呢?”方笑武问。

  胡满天道:“不会。老实说,神无名当年之所以会杀掉磨剑峰主的师兄,与你杀掉磨剑峰主的徒弟类似,都是为了自保。神无名当年虽然不过二十出头,但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只是他一直隐藏自己的修为,为的就是能在飞羽大赛上夺得飞羽箭。磨剑峰主的师兄与他之前本来就有些过节,两人即便不在飞羽大赛上斗起来,也会在其他地方相斗,一旦斗上,那就是不死不休,谁也管不住。据我所知,神无名与那位弟子都是两三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属于孤儿,在未曾进入飞羽宗之前,他们都受过许多苦,可能是同样的遭遇,所以那位弟子才会暗中指点神无名。你可能会问,那位弟子当初何不干脆收神无名为亲传弟子呢?但事实是,那位弟子性格古怪,而像他那样的人,绝不会收弟子,反倒是喜欢到处指点,然而要得到他的指点,首先得让他看中,若是看不中,哪怕资质极高,他也不会多看两眼。”

  方笑武道:“原来如此,难怪我觉得他有时候怪里怪气的,不过,我不讨厌他的这种怪里怪气,反而觉得有些好玩。”

  胡满天道:“你能说这么说,说明你和那位弟子属于同类人,而这应该就是他为什么其他人不找,偏偏找上你的原因吧。”

  两人交谈到这里,已经是越说越明显,就差没有捅破最后一张纸了,但他们不会捅破,因为那是一种对飞羽童子的尊重。

  过了一会,胡满天道:“好了,我看你也没有什么事要问了,你现在就离开吧,一路保重。”

  方笑武知道自己这一走,今后就算还能回来,那也是用另一种身份了,便朝着胡满天的背影深深一躬,千言万语都在这一拜之中。

  尔后,他没有说一句告辞的话,转身而去。

  等他走了以后,胡满天这才转过身来,面色虽是十分平静,但他的心里面,却是颇为不舍。

  就在此时,两道人影出现在胡满天身边,正是傅千树和江四德。

  江四德叹道:“终于将这个小子送走了。这小子究竟是我飞羽宗的灾星还是我飞羽宗的福星?若说他是灾星,要不是他,那个人也不会出现,神无名就不会走。他若是福星,这小子又害得那座山崩塌,真是没办法捉摸。”